《丹凤传奇献异彩》
娘惹珍瓷演绎大雅

1996年,国际著名拍卖行佳士得移师新加坡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马新侨生文物与娘惹瓷器拍卖,轰动一时、传为佳话。 

时隔20年,本地知名拍卖行亨利行(Henry Butcher)于11月初举拍侨生文物与娘惹古董瓷器专场,让源于马六甲、兴于新加坡、槟城的侨生文明再放异彩,别具意义。

【光绪御瓷】与【娘惹常用瓷】的对照: 可见凤凰于飞的态势一致,海外侨生身处南洋,心系神州。

【光绪御瓷】与【娘惹常用瓷】的对照: 可见凤凰于飞的态势一致,海外侨生身处南洋,心系神州。

【光绪御瓷】与【娘惹常用瓷】的对照: 可见凤凰于飞的态势一致,海外侨生身处南洋,心系神州。

至搁笔前一刻,从亨利行拍卖现场得自负责人亲口证实,此次娘惹器物与文物拍卖总数91件拍品中,有近70%成交,在景气放缓之际,能获得此佳绩值得鼓舞,也再次证明娘惹瓷器与文物拍卖,始终是收藏界与文物交易市场的定海神针。 

侨生(英称:Straits Chinese /巫称:Peranakan Cina)是聚居于马六甲、新加坡、槟城、泰国普吉岛、印尼泗水、散落于吉隆坡、怡保、东海岸、澳洲等地的社群。源于古波斯语,男性被称为BABA,乃“先生”之意;女性即广为人知的Nyonya(中译“娘惹”),在新加坡文献馆《谁是峇峇娘惹》一文中指出,Nyonya一词源于印尼爪哇,当地曾被欧洲人统治,Nona是“女士”之意。由于新加坡文献馆此文乃揣测推论,因此“娘惹”称号仍有待考察。 

凸显社群特色

峇峇娘惹的语系、服装、饮食、居住环境深受中华文化与马来文化的融合所影响,在信仰与传统礼俗上尊崇儒道以及一部分佛教仪式、甚至后期因英殖民或放洋而转奉天主教。 

峇峇娘惹文化以文物最显社群特色,其中娘惹瓷器、家具、金银器、刺绣最引人入胜。 

娘惹瓷器又称“海峡侨生瓷”(Straits Chinese Porcelain)或“上海瓷”,这是因为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期,马六甲海峡华人订制由江西景德镇窑制成的娘惹瓷器,通过上海港口转运至马六甲海峡的马六甲,因而得名。

娘惹瓷早在上世纪中叶,向景德镇批量订制、亦有部分要求精致的限量精制瓷,器物上多有同治或光绪、甚至宣统、中华民国、洪宪年等制印。娘惹瓷器的身世,细述着海峡华人对中国的情意结,这与一般中国外销至欧美的出口瓷,在人文与艺术价值的角度,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故此,从研究的角度出发,做工精细、器型讲究、图案规范、彩绘绚丽的粉彩娘惹瓷,不应被视为一般的景德镇外销瓷。 

告别一个时代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后,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因此耗时费力、为专属社群特制的真正意义娘惹瓷器停产;自此娘惹瓷器作为告别一个时代的物以稀为贵珍瓷,渐渐受到关注与收藏家追逐。 

娘惹瓷代表了清末民初景德镇用器的高水平手工瓷,反映了中国瓷业生产和外贸经历百年的衰退后而有过一次瓷器的复兴——娘惹瓷恰恰赶上了晚清瓷器回光返照的列车,弥足珍贵。 

【大雅斋瓷】与【娘惹盖盅(Kamcheng)】 的釉色对照:

在笔者这些年来的考察中发觉,娘惹瓷中的知名型制“绿地牡丹盖盅”(Kamcheng),与2013年首都博物馆展出的故宫馆藏慈禧太后“大雅斋御瓷”中的“绿地牡丹葡萄大罐”的绘饰与釉色竟有许多相似之处。再次证实娘惹瓷在釉色与绘饰的品味上,深受慈禧大雅斋宫廷御瓷的影响,而非峇迪蜡染的影响。

【大雅斋瓷】与【娘惹盖盅(Kamcheng)】 的釉色对照:

在笔者这些年来的考察中发觉,娘惹瓷中的知名型制“绿地牡丹盖盅”(Kamcheng),与2013年首都博物馆展出的故宫馆藏慈禧太后“大雅斋御瓷”中的“绿地牡丹葡萄大罐”的绘饰与釉色竟有许多相似之处。再次证实娘惹瓷在釉色与绘饰的品味上,深受慈禧大雅斋宫廷御瓷的影响,而非峇迪蜡染的影响。

【大雅斋瓷】与【娘惹盖盅(Kamcheng)】 的釉色对照:

在笔者这些年来的考察中发觉,娘惹瓷中的知名型制“绿地牡丹盖盅”(Kamcheng),与2013年首都博物馆展出的故宫馆藏慈禧太后“大雅斋御瓷”中的“绿地牡丹葡萄大罐”的绘饰与釉色竟有许多相似之处。再次证实娘惹瓷在釉色与绘饰的品味上,深受慈禧大雅斋宫廷御瓷的影响,而非峇迪蜡染的影响。

特订瓷与常销瓷

世界瓷都景德镇对娘惹瓷的外销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峇峇娘惹贵族从景德镇直接订制,每件瓷器均有家族专属的款识或徽号,如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开埠先贤叶亚来的“叶姓蝶恋花粉彩专用瓷”的纹饰,就有围绕一圈的“叶”姓古篆文字样,瓷器内中更有叶亚来向清廷进贡而获得的爵号殊荣纹饰“朝议第制”(“朝议”乃其官衔,“第”乃门第之意,制即制造),叶亚来专用娘惹瓷的底款往往还盖上其公司的印章“德生公司”,可见一件精致的娘惹瓷器,相较于其他景德镇外销瓷、甚至中国境内的民窑瓷器,更讲究艺术性。 

也因此,有学者与收藏家认为,精致的娘惹瓷不排除是受峇峇娘惹贵族委托订制的一些晚清官搭民烧窑口所精制。 

供日用之需

另一种娘惹瓷是当时的马六甲或新加坡、槟城当地瓷商,直接从景德镇批量进口至当地销售以供娘惹家庭日用之需,早期在店面销售,后期亦有沿街叫卖,这类娘惹瓷多属景德镇的作坊名款,如:许顺昌造、程义泰造、汪生肃造等等。

当时的娘惹瓷因制于江西景德镇、又在上海港口寄发,因此被普遍称为“上海瓷”或“江西瓷”。直至上世纪80年代,马新学者开始关注这类瓷器,著书论述才逐渐定名为“娘惹瓷”(Nyonya Wares)。 

【娘惹瓷黄地盖盅】与【大雅斋黄地牡丹缠枝大罐】的相似度几近: 黄地釉色乃粉彩瓷中级别最高的精瓷;在清廷,黄色釉彩的瓷器专属宫廷御用,在海外娘惹瓷中,也仅有贵族侨生如具有“甲必丹”荣衔”的峇峇娘惹家庭,方能订制专用。

【娘惹瓷黄地盖盅】与【大雅斋黄地牡丹缠枝大罐】的相似度几近: 黄地釉色乃粉彩瓷中级别最高的精瓷;在清廷,黄色釉彩的瓷器专属宫廷御用,在海外娘惹瓷中,也仅有贵族侨生如具有“甲必丹”荣衔”的峇峇娘惹家庭,方能订制专用。

大雅斋瓷之启发

近年有新加坡作者发表论述称娘惹瓷器的粉彩用色与纹饰受“峇迪蜡染”影响,此说实属揣测之论,以瓷都景德镇千年历史的传统而论,订制器物的型制与纹饰有其一定的原则与根据,尽管娘惹瓷器的粉彩纹饰与彩绘雍容华贵、色彩斑斓,然而以美术专业眼光的判断,娘惹瓷受峇迪蜡染影响,未免牵强附会。 

许多相应之处

事实上,据笔者多年观察,娘惹瓷受晚清景德镇瓷业的“回光返照期”代表瓷——“慈禧大雅斋瓷器”的影响极大,尤其是慈禧60大寿以其御书房“大雅斋”命名的官样庆典瓷、慈禧为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大婚所御制的官样瓷器等影响至深。 

慈禧太后是清朝继乾隆皇帝实际在位执政63年之长、康熙大帝实际在位执政61年之长后,排行第三、实际执政清廷长达47年的统治者;慈禧于同治、光绪二帝年间“垂帘听政”,期间慈禧在1872年为亲生儿子同治皇帝筹办大婚,并御制皇帝大婚用瓷。 

2013年,“故宫珍藏慈禧瓷器”于首都博物馆盛大展出,揭示了慈禧御制的同治大婚官样瓷“黄地粉彩百蝶双喜瓷”与前述的“叶亚来专用娘惹瓷”——“叶姓蝶恋花粉彩专用瓷”有许多相应之处!(笔者将在本文附图对照解说) 

著名型制“盖盅”

此外,笔者也发现娘惹瓷器中的著名型制“盖盅”(Kamcheng)以及其他多种重器的绘饰、纹饰、图饰也深受慈禧专用瓷器“大雅斋天地一家春”绿地粉彩瓷的影响。 

鉴于篇幅所限,慈禧大雅斋瓷与娘惹瓷的关系,将在未来继续探讨。 

在此,就让我们以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再发现之情,重温大马国宝瓷——“娘惹瓷”的大雅之风以及丹凤传奇! 

【叶姓蝶恋花粉彩瓷】与故宫馆藏【同治皇帝大婚御瓷】的对照: 娘惹瓷中的稀有精品,在型制与纹饰上,深受慈禧实质执政于同治光绪两朝间,所御制的“官样瓷”所影响。图为当时英殖民政府册封的马来亚最高领袖“甲必丹”叶亚来的专用瓷,对照于慈禧在1872年同治皇帝大婚时下令御制的《黄地彩蝶粉彩渣斗》以及相关的官样图。对照之下,可见精致的娘惹瓷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叶姓蝶恋花粉彩瓷】与故宫馆藏【同治皇帝大婚御瓷】的对照: 娘惹瓷中的稀有精品,在型制与纹饰上,深受慈禧实质执政于同治光绪两朝间,所御制的“官样瓷”所影响。图为当时英殖民政府册封的马来亚最高领袖“甲必丹”叶亚来的专用瓷,对照于慈禧在1872年同治皇帝大婚时下令御制的《黄地彩蝶粉彩渣斗》以及相关的官样图。对照之下,可见精致的娘惹瓷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叶姓蝶恋花粉彩瓷】与故宫馆藏【同治皇帝大婚御瓷】的对照: 娘惹瓷中的稀有精品,在型制与纹饰上,深受慈禧实质执政于同治光绪两朝间,所御制的“官样瓷”所影响。图为当时英殖民政府册封的马来亚最高领袖“甲必丹”叶亚来的专用瓷,对照于慈禧在1872年同治皇帝大婚时下令御制的《黄地彩蝶粉彩渣斗》以及相关的官样图。对照之下,可见精致的娘惹瓷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慈禧太后的母权执政,深深影响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甚至海外的娘惹瓷在题材与纹饰的品味上,也情系丹凤。

慈禧太后的母权执政,深深影响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甚至海外的娘惹瓷在题材与纹饰的品味上,也情系丹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