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关系难以切割/陈金阙

上期谈到新元的暴涨,引起一干朋友的好奇。

我们的同学或是朋友当中,有些在读完中学就过去新加坡生活,不知不觉已过了约30年,到底这三十年,马新的生活水准是否越拉越远,人民财富的差距是否也扩大很多,是大家都热切想知道。

也许读者会认为这些都可以从国家经济数据里得到,但是我们这些朋友并不是经济学家,因此他们对数据上的分析和实际上的情况有相当大的歧见。

比如,虽然1新元兑换令吉已经超过3,但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以当地货币为标准,新加坡的生活水平比马来西亚低。

在那边,还可以吃到3至5新元(约9.4至15.7令吉)的饭菜,但在大马,一餐杂饭已到了6至8令吉的消费。所以,我们只能称之为杂菜饭,“经济饭”这名词在大马已经绝迹。

我尝试找一找过去15年新元兑换令吉的资料。在2000至2003年,1新元的兑换率已在2令吉以上,当时是在2.05至2.20令吉间涨贬不定,窄幅波动。

2003年尾,新元突破2.20令吉,一直到2008年,波幅介于2.20至2.40之间,令吉又贬了10%。

不过,在08年金融风暴来袭,令吉在6月时已经跌破2.40,一年间继续贬值,曾达2.45令吉。

令吉新元此消彼长

到了2010年,令吉有过短暂转强的日子,回升到2.31至2.34左右。2010年尾又再滑落,到了2014年跌到2.60令吉了。

拜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和油价低迷所累,令吉在2015年跌势加剧,到了9月已经跌破3令吉。

虽然2016年头有短暂的回升,但是环境继续恶劣下去,终于在近期再次跌破3令吉,如今在3.12令吉左右,没有人敢乐观的预测令吉即将回升。

从货币的贬值,我们可以发现到日常生活用品价钱日益高涨。

这情形,在政府收入下跌,必须减少津贴的情况之下更加剧冲击我们的生活水平,尤其是住在城市中的人民。

大道收费涨价,燃油/燃料涨价,柴米油盐也起价,唯有薪水花红下滑,加大了贫富的鸿沟。这在新加坡何尝不是?

不过,一个很大的分别是,当地政府的撙节和廉洁政策,不是我国可以比拟。

在捉襟见肘的情形之下,政府没有改善弊端,反而花更多时间和金钱去搞民粹,或者继续让种族和宗教课题分化人民,在振兴经济上却一筹莫展,空留口号。

国运盛衰南轅北轍

反观新加坡,15年前综合度假村概念撑起了经济,如今效应已经式微,国家也逐渐走入经济衰退。不同的是,该国政府并没有自欺欺人,而是自强不息,开始了寻找提振经济的新政策/新方法。

也许令吉对新元的持续贬值是国家政策制定者有意为之,以低令吉加强我国的出口动力。

不过,近两年令吉的一落千丈,肯定是他们始料之所不及。

当初以为1MDB以3.1令吉兑1美元汇出数以亿计的资金,今时以1美元兑4.5令吉把钱汇回来,肯定“衣锦还乡”,不料汇出去的钱,原来根本没什么议程,已经烟消云散,不知所踪,身为大马国民,居于国内,原来却是对国家财富知道得最少的愚民。

这点对在彼岸居住的人民,肯定是不能想象。

所以,虽说新马关系一萝萝,难以切割,不过国情和政府的不同,却造就国运的南轅北轍与盛衰,货币的此消彼长,只不过是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已,悲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