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驳斥卖国论 资金不分中日美
“外资与主权有何关系?”

纳吉质问抨击者,引进外资何时和国家主权有何直接关系?

(布城29日讯)向中国招商引资惹来批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驳斥“卖国论”,反呛“来自日本、美国、欧洲和中国的投资,究竟有什么不同?”纳吉政府早前因为东海岸铁道计划(ECRL)遭受颇多抨击,包括有政敌质疑这形同出卖国家主权,未来需要在中国面前低头。

纳吉在巫统大会前夕,接受媒体访问时直言:“如果我们不带投资者进来,他们说我们失败;但是,如果我们带来了投资者,他们说我们卖国。这就是个政治游戏。”

他也质问那些抨击他的人,引进外资何时和国家主权有何直接关系?

纳吉是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编辑拿督祖基菲里韩沙及国营电视台主持人沙耶慕纳瓦长达一小时的访问,针对政治、经济、党务等课题发表看法。

东海岸铁道物有所值

纳吉也强调,所有外国投资都是依据政府政策所设定的框架,呼吁国人别相信那些“不合理”的说法。

他强调政府对ECRL计划进行了评估,确保这项工程是物有所值,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融资方面也有很好的配套,此计划预计将能推动东海岸州属的经济增长1.5%。

“破产论无数据支撑”

纳吉驳斥我国将会破产的言论,更指这些政治攻击毫无数据支撑。

他要求国人必须懂得分析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等中立单位提供的数据和声明。

“这也是为何我们必须向人民解释,他们不能盲目相信那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言论,尤其当这些言论是来自那些要捞取政治利益的人。”

纳吉配合今日开始的巫统代表大会接受特别访问时说,中立单位的言论和分析,比那些怀有政治目的者的言论更准确。

他也透露,本身在秘鲁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时,曾与信贷评级机构穆迪的代表及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拉嘉德见面。

评级机构没拉警报

“如果我们的经济真的破产,那评级机构如穆迪的代表一定会告诉我,他们预见,如果我们不会采取行动,会有这样(破产)的情况;拉嘉德没有说我们是处于危机状态。”

拉嘉德在和APEC领袖展开的非正式会议上,也支持大马针对令吉采取的行动,更指令吉波动超过了政府的控制,而选择让令吉汇率浮动也是最佳的防护措施。

巫统不能忽略其他群体

纳吉强调,巫统的目标须有包容性,不能仅关注核心支持者而忽略其他群体。

询及巫统就管理国家的挑战,纳吉认为该党须致力通过合适的平台与人民接触。

他指社交媒体充斥各种错误信息、谎言、半真半假的事,使得人民混淆及被愚弄,巫统有必要通过合适渠道解释,让人民接收正面和积极的信息。

纳吉强调,作为领导国家的政党,巫统也须拥有继续其斗争的强烈动机。

“今年巫统代表大会上讨论的内容,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探讨巫统所需及如何为国民贡献,这包括我们能提供什么?一个为人民和国家而战的政党是我渴望的。”

特朗普亦赞大马经济

纳吉说,他与刚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选的特朗普交流时,特朗普也指大马经济良好。

“因为我国在第三季度取得4.5%增长。”

纳吉说,他是在11月27日和特朗普交流。

询及明年和未来的经济表现不确定性,会否对人民或政治形态有所影响,纳吉直言国际经济的变化是超乎政府的控制,而政府也已尽力降低其带来的冲击。

他相信人民会了解,政府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且国阵比目前的在野阵线更能满足人民的期望。

何种身分致词面对困难

对于是以首相或巫统主席身分在巫统代表大会上致词,纳吉坦言面对困难。

“这是巫统代表大会,而非财政预算案致词。这是(我作为)巫统主席的致词,巫统党员是我的观众,巫裔及土著须明白这一点。

“我也必须明白作为首相,我不能侮辱非巫裔及非土著。我们的优先事项是巫统、回教及土著议程事务,但不意味着我们不关心他人的权利和利益。”

指行动党不支持土著议程

纳吉说,民主行动党是不会支持任何与土著议程有关的事。

“这是事实。就以回教地位课题为例,我们要发展回教,我们希望提高回教教义,行动党在这方面会有什么立场?”

纳吉回应希望联盟与新政党结盟对国阵的影响时说,人民须在由巫统为首的国阵,及由民主行动党主导的反对党之间作出衡量及选择。

“人民必须知道行动党的政策为何,其斗争政策、党立场等,例如他们肯定会尽量消除土著议程。”

巫统政策中庸

至于巫统就回教及巫裔斗争问题,纳吉指人民应该全面了解包含中庸、进步及带领国家转型的巫统政策。

前领袖变反对党不容低估

纳吉也提醒巫统党员别低估反对党,特别是由巫统前领袖主导的反对党。

他说,虽然由巫统前领袖设立的新政党,没有引起明显的支持风潮,惟巫统仍不能掉以轻心,须尽力捍卫本身权力。

安华当年影响更甚

对比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当年离开巫统并成立人民公正党,纳吉认为当时的影响风潮比现在更明显。

“这带来的后果不一样,但我意识到在(巫统)区部或国会,肯定有人因某种原因而不满,可能是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所以)失望,他们就设法聚集,用这种方式召集他人加入其政党以反抗我们。”

巫统不怕反对党

纳吉强调,他提出这项提醒,并非意味着巫统害怕反对党。

“这与害怕无关,但我们不能低估(反对党),同时须尽全力捍卫我们的权力。”

首相说,人民不应该以巫统部分党员为某种斗争而出现的极端行为来判断巫统。

“若他们因不满而做出某些事,这不代表巫统立场,这只是个人或一小群人的行为。”

指马哈迪超级“自我”

纳吉形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一名拥有超级“自我主义”的领袖。

言词更具攻击性

“当他斗争时,他一定要胜,想方设法去取胜;如今他无法成功,他将会在言词上更具攻击性。”

纳吉说,马哈迪企图通过其宣言推翻他的努力已失败,因为有关动作并不符合法律及宪法,而且在上个月的统治者会议上被拒绝了。

鉴于此,纳吉说,马哈迪已没有选择而攻击他,并认为要摧毁巫统,必须先推翻其党主席。

“马哈迪是最糟糕的”

他说,当马哈迪担任巫统主席时,今日与他同在者说他真的很糟糕。如果我们回顾旧的录影带,他们指马哈迪是最糟糕的。“这是政治的过程,政治游戏。如今他不成功,他在言语上会更急进。”

询及他冷静面对这些攻讦的心得,纳吉说:“了解像马哈迪这样的一位领袖,了解他的攻略招式及信息(他所使用的)。”

巫统伊党合作惟未结盟

纳吉说,随着伊斯兰党如今已较开放,巫统与伊党之间的紧张关系已逐渐趋缓及改善,会在一些课题合作,但未到合组政府的程度。

他说, 现在的伊党会致力于合作争取包括相关回教徒课题在内的事务。

“同样的,巫统也对许多与国家及人民相关的课题维持同样的立场;有时候我们对课题有同样的看法。不过,我们还没达到像1974那样的地步,当时我们共同组成联合政府等等。” 

纳吉说,巫统和伊党会继续为各自的政党斗争。

“有时候我们意见不同,有时候有不同的立场,但我们有时候立场是一致的。”

私人法案非回刑法

另外,纳吉重申,伊斯兰党的回教法庭(刑事权限)私人法案动议并非回教刑事法。

他说,巫统将针对伊斯兰党的回教法庭(刑事权限)私人法案动议与国阵成员党讨论。 

“作为国阵政府,我们将与国阵成员党讨论这课题,以便他们更了解有关修正法案到底是为了什么。” 

纳吉强调,该私人法案并非回教刑事法,而是寻求加强回教法庭权限,而且只适用于回教徒,与非回教徒完全无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