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近被取缔 太远误入邻国”
吉胆渔民宁卖船退休

雪州海域与邻国非常靠近。渔业局将法定捕鱼海域拉远到5至8海里,稍微不慎,便会误入邻国海域而面对被逮捕的风险。(档案照)

(莎阿南28日讯)基于雪州海域非常靠近邻国,吉胆岛渔民在渔业局拉远B牌法定捕鱼海域后,面对太近被大马执法机构取缔,太远则误入邻国海域的风险,进退两难使到10%渔民被迫卖船退休或转行!吉胆岛渔船主要都是B牌拖网渔船,合共约有350艘。B牌渔船法定捕鱼海域,去年从原有的3至5海里,拉远到5至8海里,同时严厉执行在法定海域外捕鱼将面对罚款3000至5000令吉及停牌一年的惩罚。

吉胆岛今年内共有5艘渔船因在不足法定距离的海域捕鱼,而被罚款及停牌,使到渔民生计备受影响。

马华加埔区会主席拿督宋奇才今日与渔民前往雪州渔业局与局长阿里沙对话,并呈交备忘录反映他们所面对的窘境。

宋奇才表示,雪州海域与邻国非常靠近,最靠近的地方只需开船30分钟,便可抵达邻国。渔业局将法定捕鱼海域拉远到5至8海里,稍微不慎,便会误入邻国海域而面对被对方执法单位逮捕扣留的风险。

“但渔民若在5海里内捕鱼,又会被大马海事执法机构取缔,而且惩罚非常重,除了罚款3000至5000令吉、充公捕鱼用具,还要面对停牌一年的处罚。”

B牌渔船能行驶8海里?促检讨不务实法令

宋奇才说,此外,渔业局也应当考量到以目前B牌渔船的设备与规格是否有能力行驶至8海里这么远作业,否则不务实的法令条规只会让渔民饭碗不保。

惩罚过严应检讨

“我希望渔业局应当以个案处理雪州,尤其是吉胆岛渔民的情况,同时也检讨目前过于严厉的惩罚,应当先以罚款、重犯加重罚款,以及当第三次违法,再执行罚款与停牌一年的终极处罚。”

他指尽管执法单位是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但该机构也是援引渔业法令取缔渔船,希望渔业局能从源头着手,制定出符合吉胆岛和五条港渔业实况的务实条例。

另外,宋奇才同时促请渔业局允许五条港和吉胆岛现有的A和B牌渔船聘用外劳。

促允渔船聘用外劳

“尤其是采用七星网捕鱼的五条港A牌渔船,捕鱼方式与其他A牌渔船不同,必须使用很大的劳力作业。渔业局不能一概而论,当局须以实际的作业方式制定聘用外劳政策。”

宋奇才(右六)渔民移交备忘录给阿里沙,左六是谢茂存,右五是苏记。

B牌升级至C牌渔船设备难以面对大风浪

吉胆岛联邦村长谢茂存在会上提及有关渔业局执行B牌渔船一旦申请转名,便会被升级至C牌渔船的问题。

他说,以B牌渔船的设备与规格,难以面对大风浪,要如一艘上百万令吉的C牌渔船般,航至8海里外作业根本是很困难。此条例只会造成吉胆岛渔业萎缩。

“吉胆岛是一个以捕鱼业为主的岛屿,大部分岛民都是渔民;一旦被停牌一年,他们便只能赋闲在家,再不便是帮忙其他渔民以维持生计。”

他表示,上述种种新条例使到这一年来,大约10%的渔民已卖掉渔船退休或转行,岛上捕鱼业备受冲击。在场者还有五条港联邦村长苏记。

雪渔业局向布城总部反映是否以个案处理雪州渔业

雪州渔业局局长阿里沙表示,渔民所反映的问题大部分都是布城渔业局的政策,包括停牌一年也是现有的法令,州渔业局只是执行者;不过,该局将向布城反映吉胆岛和五条港所面对的个别情况。

“全国都是执行同样的政策,而有关渔民在非法定海域捕鱼被取缔的问题,则须由部门定夺,但渔民可以据理力争,提出上诉。”

他表示,基于雪州海域与邻国非常靠近,州渔业局也会向布城总部反映渔民进退两难的情况,由布城决定是否以个案的方式做出相关考量。

“至于聘用外劳,渔业局基本上是支持B牌渔船聘用外劳,但最终外劳政策是由内政部制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