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灌溉这片土地

庄立康

无论“恋乡情谊”、“情有独钟”还是“日久生情”,王和伦、庄立康、陈彦妮皆付诸行动,并以“爱”来灌溉了自己所热爱的那片土地(适耕庄、邦咯岛、希望之谷)。“一庄、一岛、一谷”,皆有着动人故事!

热情洋溢的邦咯岛

 “70年代,邦咯岛退潮之际,对岸即会浮现出一座布满珊瑚的美丽小岛。惟,此般美景现已不复存在。虽说,艺术能唤醒岛民们的醒觉意识,但岛民同样需要相关方面的专家来教导他们该怎么做呀!” 

——庄立康(东方人文艺术馆执行总监)

邦咯岛,仅有20%的土地被开发,故整座岛屿仍保有着一大片绿幽幽的热带雨林。但东方人文艺术馆执行总监、邦咯岛海岛节策划人,庄立康对邦咯岛如此的“迷恋”,不仅只为这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更多的是来自这里的人,即:邦咯岛上的热情岛民!

“目前,邦咯岛仍有好多、好多的犀鸟。傍晚时分,野猪更会下山觅食,猴子亦到处都是!岛上3大民族相处融洽,像吉灵湾(华人新村)内,就有一座清真寺,而岛民家中更可能左边是观音,右边是印度神祇。若我们看到一位阿嬷拿着头盔站在路旁,绝对会有摩哆停下来,并把她载到她要去的地方。直至现在,这里仍保存这这样一个传统呢!”

不仅“阿嬷”,庄立康笑称,自己也有着相同的经历。“某日清晨,我得赶船到港口去,一位‘黑溜溜’的安哥(uncle)经过,问我要去哪儿?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回说‘赶船、赶船’时,那安哥毫不犹豫的就叫我‘上车、上车’!这般情况不仅一次,每每我赶时间‘招手’拦车之际,岛民们皆会很乐意停下来呢!”

这,正是邦咯岛独有的传统,亦是让庄立康爱上这里的原因。

山区原族民与岛民的相遇 

无需“洪荒之力”,邦咯岛近些年出现如此巨大的转变,庄立康与其团队自然起到了“开荒牛”之效!

“海岛节连续办了3年,我们看到许多年轻人亦开始逐渐的回流,惟他们部分人的祖屋早已被卖掉了!有岛民更开了一家民宿,专门收留这些回乡的岛民,这举动亦带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怀呀!

配合海岛节,庄立康亦把3位来自砂拉越里奥高原的可拉必长者从偏远的小镇带到了邦咯岛,而这3位长者中,就有两人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来到一个海岛,并第一次看到大海。

“同样的,岛民们亦是第一次看到耳朵‘长’得如此长的阿嬷,并相互加深了对彼此文化的认识,不是吗?岛上村民与森山原住民,从那一刻起,即开始有了一种微妙的连接呀!”

庄立康笑说:“我觉得,这就是奇妙的人生,对吧?!”

陈彦妮

向世界文化遗产迈进

 “纵然‘希望之谷’相关运动已跑了好多年。惟,它似乎于今年才正式地‘发酵’起来。文化部亦承诺将在宪报上,颁布‘希望之谷’为国家文化遗产。未来,我们更会向世界文化遗产迈进!”

—— 陈彦妮(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参议员)

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又名“希望之谷”,走过了86个年头,当年那些对抗麻疯疾病的院民已垂垂老矣!“希望之谷”的历史,院民的生命故事以及麻疯病院独有的生活文化,皆急需有系统的记录下来。由此,展开口述历史采集工作、成立故事馆,皆是刻不容缓之事!

常关注《南洋·副刊》的朋友,对“陈彦妮”这个名字,应该不会太陌生。她在两年前成为了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参议员。这些参议员,多为康复者,而陈彦尼表示,自己是唯一一个跟这个园区没有关系的参议员,但由于一直在园区里走动,故亦被委任为这些老人家服务。

老人捐出“至宝”

话说“没关系”,但陈彦尼却为这园区近乎付出了所有的心力。“我在为他们服务时,就在想,我们可能是最后一届为他们服务的病人理事会了,我希望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故亦办起了国际研讨会,邀来日本、菲律宾等国的病理专家前来大马,并与我们的院长一起交流。”

一听到陈彦妮要办故事馆,很多老人都捐出了他们的“挚爱”。大喇叭、藤菜篮、秤子、电影菲林、客家诗歌等皆“古早味”十足。陈彦妮表示:“他们每个人的故事,就算是一首诗歌,我们都不容错过,应该被收录在我们将来的故事馆里面!”

颁国家文化遗产

就成立故事馆计划,陈彦妮亦在去年找来了UCSI建筑系讲师张集强帮忙。

“纵然,‘希望之谷’相关运动已跑了好多年,惟它似乎于今年才正式地“发酵”起来。文化部亦承诺将在宪报上,颁布‘希望之谷’为国家文化遗产!未来,我们更会向世界文化遗产迈进!”

发现梦想成真

“相信大家跟我一样,对自己的家乡总有着一份深厚的情谊。这种情谊,即是要我们把自己美丽的家乡给可以介绍出去,让更多人认识它,然后爱上它!” 

——王和伦(“发现适耕庄”执行长)

王和伦(“发现适耕庄”执行长)

如同许多乡镇般,适耕庄很多年轻人都选择到城市打工了。王和伦最初回到适耕庄之际,也曾备感孤独与无助,并常在想自己能为这片土地做些什么。

“于是,我开始参予了一些社区团体(会馆、乡团)并开始做起了许多的社区工作,渐渐地,我们亦发现自己做了好多的事情。当时,我们就开始有了一个梦想,而这个梦现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越做越大了!”

是梦想,促使了7年前“我爱适耕庄”计划的诞生。当时,王和伦常与自己对台湾淡水码头的认解,说服自己的团队,乃至“半信半疑”的适耕庄人。

“虽然,我并没去过太多的地方,但我却去过台湾的淡水码头。我觉得,淡水就‘仅不过’是一片红树林区,亦‘仅不过’是一个渔港,而我们适耕庄同样有如此的条件,为何就没好好的被善用,并呈现给大家呢?惟,当我跟团队、适耕庄人提及时,大家总是半信半疑,惟我始终觉得,每个小地方都有它的美丽之处,仅在于大家怎样去呈现它!”

梦想,从我做起!

适耕庄有一望无际的稻田,亦有数不尽的美食。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早在20年前还没有太多人到过适耕庄去旅游时,这里已经是一个海鲜天堂了。当时,很多人到适耕庄就是为了吃海鲜而去,不是为了稻田而去。

“其后,我们也察觉好多制作单位来到了适耕庄取景,亦拍了好多的MV,而‘我爱适耕庄’立牌亦随后而生。当时我们就觉得,那么美好的一个地方应该用一种‘统一’的方式带给更多的人。其中就包括:怎么去教导适耕庄人推广自己的家乡!”

由此,王和伦与团队拟定了一个3至5年的计划,并号召来当地六十多个社团开了一次的会议。惟,大家听完了他们的计划后,睁大了双眼看着他们,并直问:“这有可能吗?这不该是政府的工作?”

“纵然,我们可能等不到那一天;纵然,它不一定开花结果,并完成我们的梦想。惟至少从我们开始,仅要我们敢跨出一小步,终究仍然可以做出一些东西呀!”

“发现适耕庄”油然而生

 

“大家是否曾在春节之际去过适耕庄?每年春节前夕的前一个月开始,我们都会在适耕庄举行一系列的活动。这里,除了会有美食市集,乃至艺人朋友的演出外,更会有适耕庄当地小朋友、音乐社、艺术爱好者的表演呢!”

陆续办了4年,王和伦表示每年的活动皆需动用至少1000至2000人方可完成。“当上万人聚集在一起观看演出,享用美食之际,亦同时感动了好多的适耕庄人。大家似乎明白了:——‘原来,我们也可以这样做’!”

他们会感动的理由好简单,皆因他们深爱着自己的家乡、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亦是这个原因,很多适耕庄人更愿意走入社区,付出自己为适耕庄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就此,“发现适耕庄”亦油然而生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