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和马来西亚的情意结/吴恒灿

作者(右)与王蒙合照。

2016年11月18日,在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会务执行顾问戴小华的安排下,我第二次和王蒙见面,距离上一次见面1994年相隔了22年。这一次,看到他的太太单三娅同行,她是中国《光明日报》一名资深记者。 1934年出生的王蒙,今年已经82岁,精神状态很棒,记忆也超强。他对我说,一般上,早上精神状态比较好,晚上就差了。 

也许马来西亚的读者对他比较陌生,但是,他在中国文坛上,是响叮当的人物。想想,一位著名的作家当上中国的文化部部长,其地位及影响力非一般。 

在欢迎午宴上,他会叫出许多人的名字,也会提到许多往事的细节,一位作家的洞察能力之细腻,观察力之透彻,从王蒙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到一淸二楚。 

被划为“右派”

如果对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略有注意的话,他的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描写1950年代初期几个女子中学学生在新建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兴奋和困惑,1980年代该书被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同名电影,轰动一时。 

另外一部引起中国文坛注目的长篇小说,是1956年发表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描写一位新到某共青团团委工作的青年对官僚的领导不满。由于当时几乎没有任何作品可以表达共产党的干部也有阴暗面,该小说迅速引起轰动,并使王蒙于次年被划为“右派”。 

在当天欢迎午宴上,我有很多机会和他交谈,我发觉他会说多种语文,他特别提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活了16年,让他的生命色彩鲜艳,他将16年的实地生活历练,写了一部长篇小说《这边风景》,以新疆农村为背景,从公社粮食盗窃案入笔,用层层剥开的悬念和西域独特风土人情,为读者展示了一幅现代西域生活的全景图。同时,也反映了汉、维两族人民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下的生活实景,他凭着这部作品,荣获中国长篇小说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 

文学创作的执着

我在交谈中,深深感受到他对文学创作的执着,他写爱情,他写人生,他看爱情和人生是文学的创作泉源。他写光明,但是,黑暗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写黑暗,是希望光明的早日到来。 

我有幸在几个月前,收到广州花城出版社寄来他亲笔签名的《这边风景》,我带来给他补上我的名字,让我的藏书更丰富。 

希望王蒙能继续创作更多作品,现代的中国需要你。

(作者为大马汉文化中心主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