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利民生经济 带动行业升级
军民通用科技缔双赢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256
作者:郭乾隆博士、盧文民教授、黃鳳雯硕士

拜现代高科技发展所赐,国防科技与民生科技的界线越过了模糊,生活周遭常用的产品与技术,例如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网际网路、微波炉等等,都是经由国防研发与应用后,移转至民间使用。这也带动相关行业的科技发展,如资讯通讯、半导体新兴行业的发展,这相当大的部分是受惠于国防科技的发展。

根据美国国防经济学家埃米尔·贝努瓦(Emile Benoit),于1978年分析研究世界上70余个国家,至少40%以上的国防科技研发成果,会对民生经济产生益处。

因此,国防科技实力具有兼顾“国家安全”及提升“国家整体经济”之双重指标意义,所有世界各国的国防科技发展,均以结合民间行业为发展趋势。

一方面将国防科技研发技术释放予民间,进行再投资转化为民生商品,创造经济价值;一方面透过技术移转,协助民间行业技术升级,进而积极参与国防建设。

在马来西亚,大马国防与安全科技园(MDSTP)是我国国防科技研发之专责机构,是所有高科技制造设施和国防服务的中心。

其目标包含专门为研发、生产设备和零件、维修保养和检修,以及与国防和安全行业有关的其他技术相关服务,提供必要的设施和基础设施。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曾说:“我相信MDSTP的发展,将大大改善该地区人民和整个霹雳州的社会经济状况,创造机会,能够为国家的繁荣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然而,我们独缺将国防科技积极的移转民间的政策。所以,马来西亚政府应在政策指导下,以国防科研能量与系统整合经验为基础,以行业需求为导向,积极推动科技研究发展专案计划,推动军民通用科技发展。

此外,将国防科技能量转化为行业所用,协助国内行业转型升级,以开拓国内外市场,建立新兴行业关键技术,协助推动国家经济行业之发展。

所有世界各国的国防科技发展,均以结合民间行业为发展趋势。

结合民间建自主国防

马来西亚政府可推动“扩大内需、活络行业经济”政策及“结合民间力量、建立自主国防”。

或许设立一个专科技研究行政院,作为军通专案最原始及核心执行部分,主要为他处委托执行之法人科专,并可大略区分为三种类型:

一、关键技术科专:

以民生行业需求为基础,将“国防科技能量”转化为“民生产品技术”,提升行业技术水准及国际竞争力。

二、军品释专门专业:

以国防军备需要为基础,引导业界参与军品关键技术开发,成为军品研制合格供应商,建构我国防科技行业。

三、振兴传产专业:

协助传统行业精进其研发及生产技术,开发关键零组件及产品,扶植传统行业转型升级。

无人机作为未来的作战战机已成为世界各个国家都大力发展的对象。

应慎重思考军通专案选题

那么,马来西亚政府应慎重思考军通专案选题:纯粹军事用途的国防科技发展,基于维护国家安全与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可以不计成本的投入资源,以求达到特定的军事或政治目的。

而民间科技发展,则以利润为依归,因此,选择题材是否符合业界所需,亦即另一重要考量因素。

惟我国属浅盘型经济,仰赖进出口贸易,且考量研发资源有限及不确定性高,因此,选题应聚焦全球未来发展焦点及民生福祉类(如:绿色能源等),以提升行业国际竞争力为目标,进而对社会经济产生贡献。

创造军民互利的行业环境是应该的,因为研发成果对国内行业带来研发创新加值、扶植传统行业升级、进口产品替代、带动本地投资、创造国防与民生双重效益、形成行业群聚等6方面综合效益。

既然如此,研发之绩效评估,应进入国家层级的规范;例如美国在1993年颁布的“政府绩效与结果法案”(Government Performance and Results Act),要求包含科技研发机构在内部的公共部门,必须对其绩效进行评估。

日本则在1997年,通过“国家研究开发评价实施办法指南”中提及研发所带来的效益,就如同建设高速公路所带来的利益,不能只单看其建设所需的经费,以及日后所收取的过路费这样的直接收入,来看其投资报酬,因为其所带来的经济繁荣,带动地方建设等外部效益,远远高于账面上的收益。

考量社会经济价值全面展现实际绩效

军通专案之执行亦同此理,仅仅用传统的财务报告来衡量其成本效益,会偏向短期有形之衡量,对于外部效益有无法认列之缺失。

且以其“落实国防科技扩散于民生工业与协助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而言,若能于衡量对研发机构本身所产生的效益(例如:学术成果、技术成果、研发收入等)之外,纳入社会经济价值效益的考量(例如:技术移转数、带动厂商投资衍生的产值、研发成果库存数等等),则更能全面展现军通专案的实际绩效。

首先,相关部门可以生产概念探讨研发机构对研发经费、资源等,是否已充分运用并发挥其使用效益,故可以研究经费、研究人力及执行期间为重要投入之衡量,以学术成果(论文、研究报告数)、技术成果(专利获得)及研发成果收入数为重要产出之衡量。

接着,以外部观点探讨“社会经济效益”探讨军通专案,除了对研发机构所带来的研发效益外,其对于国家、行业、厂商之影响。

除就技术构面来评估外,另就经济效益构面加以衡量其对民间行业技术升级、个别厂商衍生产值及研发机构对国库之贡献,故可以学术成果、技术成果及研发成果收入数为投入之衡量,后以技术移转及促进行业投资衍生产值、研发成果缴库数为重要产出之衡量。

加强行销 链结需求

若在长期下致力于科技研发与系统整合,大马政府应可在研发产出方面有表现。

惟因部门单位,囿于制度、经费等因素,可能导致行销推广不足,造成业界未能完全了解军民通用科技之价值。

故应强化其社会经济效益之扩散,以达“发达国家经济”及“强化自主国防”之军民双效价值。

那么,首先马来西亚政府应先强化管理团队功能,其中包括规划军民通用科技之策略方向、相关资源整合、技术推广(国内外参展、园区参访、推动交流合作等等)、平面媒体宣传与数位媒体简报制作,及行业拓展等,以加强行销,有效链结行业需求。

再者,可加强智财权经营管理,其中包含协助各计划进行先期布局,以提升研发成果价值、建立研发组合分析,创造研发成果价值、专利侵害鉴定等等,使所获致之研发成果研发质量并重,进而衍生高附加经济价值之贡献。

大马国防与安全科技园(MDSTP)是我国国防科技研发之专责机构。

军转民,民通军

环顾世界各国,为强固安全、永续生存,无不以建立可长可久的国防军备能量为先。

时至今日,国防军备更多与民生相结合,相关高科技技术成熟后转移民生工业生产,“军民通用”特性成为奠立民富国强的基石。

如上所提:专科技研究行政院可肩负使命,将国防科技研发成果推广运用至民间行业界,对我国的科技行业发展与整体经济竞争力的提升,有着显著的贡献。

正因国家安全与民生经济影响甚巨,落实国防科技扩散于民生工业与协助国家经济发展之目标,借由民生行业技术的提升与发展,进而支持军品开发,建立有效“军转民,民通军”之双向转化机制,以创造“国家经济”及“强化自主国防”之军民双效价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