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过万 母当助手
中国童模经济火热

小魏(右)是东莞虎门知名模特儿之一,她的母亲还“转行”当经纪人。年仅5岁的她每月收入轻松过万,但她也吃了不少苦。

中国的童模经济正处于火热时期,有者甚至年纪轻轻就月入过万。

《广州日报》报道,在广东东莞虎门,有许多童模经常外出表演和拍摄广告,天生丽质、聪明活泼的小魏就是其中一人。

身高1.1米的她,几乎每天穿梭于各种表演场和摄影棚之间,按客户的需求向镜头展示自己的“女神”形象。

据报道,每次童装公司选模特儿,拥有一张明星脸的她都能脱颖而出。年仅5岁的她,每月的收入已是轻松过万。

小魏的母亲原本从事小本生意,但在女儿走红后“转行”当经纪人,并“兼职”助手、保姆和司机。

每当小魏外出拍摄,她就会开车带上服装道具、口红、饼干等陪伴左右,并即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小魏的拍摄过程。

连续拍逾60套衣服虚脱

小魏的母亲表示,女儿2岁起就接受训练。“她在虎门童模界迅速走红,但也吃了不少苦。有一次她连续拍了60多套衣服,拍摄结束后当场虚脱。”

多数情况下,小魏都特别听话,能马上领悟到摄影师的要求。但母亲指女儿“毕竟还是个孩子,偶尔还是会哭闹”。

和小魏一样在虎门童模界小有名气的,还有混血小帅哥小冬。他的爷爷是一名阿联酋阿拉伯人。

小冬的母亲李女士表示,5岁的儿子天生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早上起来时都会对着镜子打扮。

在中国童模市场,混血或外籍男孩炙手可热。小冬的眼神透着忧郁且文质彬彬的样子,自然地在人堆里特别显眼。

此外,小冬安静的性格让客户十分喜欢,他做事很认真,从不无理取闹。一场广告拍摄下来几个小时,他几乎都不会闹脾气。

虽然儿子已在童模界顺风顺水,但李不希望他长大后从事模特儿行业。“我希望他当一名律师。”

有阿拉伯血统的小冬一样在虎门童模界小有名气。他的母亲与其他童模家长一样,面临学业、“事业”两难选择。

学业还是“事业”童模家长陷两难

童模家长往往面临一道难题:该让孩子专注于学业还是“事业”。

《广州日报》报道,多数家长把孩子送到虎门凯模童模基地接受培训,初衷都是想矫正孩子的体形,锻炼走姿、站姿,提升气质、胆量和气场。

据报道,有的家长却是“强人所难”。有的孩子根本不喜欢走猫步,培训时要么在一旁发呆,要么嬉戏打闹,但还要每星期上课3小时。

有的家长看到个别童模收入高后也想让自己孩子试试。虽然家长不会向孩子灌输赚钱的观念,但很多时候在大量“订单”面前,他们也陷入纠结之中。

5到6岁往往是童模的黄金年龄,而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大多已就读幼儿园,因此外出拍摄经常需要请假。

小冬的母亲既想让儿子外出拍广告,但特别害怕向老师请假。其实,这是高知名度童模的家长,经常面临的两难选择。一方面,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去更多的平台展示。另一方面,家长又特别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

小魏的母亲曾表示孩子上小学后一定要她以学业为主,只在周末外出拍摄。小冬的母亲也表示,孩子上小学后一定会“金盆洗手”。

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到虎门凯模童模基地接受模特儿培训,但从一些孩童打盹、无精打采现象,可看出有些家长“强人所难”。

中介经纪谋分杯羹童模行业发展混乱

童模经济的火热,让许多中介、经纪人都想从这个领域中谋利,整个行业发展略显混乱。

虎门凯模童模基地的老师史水莲表示:“我们有培养家长如何当个经纪人,因为这个行业目前太混乱了。”

随着童模经济的火热,越来越多的人想在这个行业中分一杯羹。前两年,虎门众多所谓的童模中介、经纪人、影视文化公司横空出世。

他们利用家长想锻炼孩子的心态,打着轻松让孩子成为明星的旗号到处行骗,如今多家机构非但没有帮孩子们实现梦想,反倒纷纷倒闭。

史认为,虎门童模行业起步早,接触过专业童模训练的孩子已经过千,许多长三角的童装企业甚至冲着虎门的童模资源把企业的营销部门设在虎门。

“但虎门童模的演艺经纪市场还不够成熟,也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好多中介忽悠家长能帮助孩子成名,让孩子免费拍摄广告。”

更有无良中介和经纪人克扣孩子的辛苦钱。《广州日报》称,小魏有次的拍摄费用就从人民币1800元(约1157令吉),扣剩800元(约514令吉)。

许多家长还忽略了一个问题:童模外出拍摄往往都是口头约定,很容易出现纠纷,孩子的利益无法受到法律保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