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东盟社会人文交流——中国的借鉴/谢祥锦

不久前,今年11月的最后几天,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数百名年轻人装扮成自己喜爱的动画、漫画、电动游戏人物,参加在柬埔寨日本合作中心的角色扮演(cosplay)活动。

这样的活动,大概在许多国家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不过,这背后却蕴含着日本在东盟里的软实力。

日本较早就投入了东盟社会人文交流,在这个区域的不同成员国有一定的基础和优势。

在1970年代,一些东南亚国家,认为日本在亚太地区进行经济新殖民主义,甚至当时日本首相田中角荣(Tanaka Kakuei)造访印尼和泰国时,还发生了反日示威和暴动。

积极推动“人文外交”

这些事件,让历代的日本领袖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在过后20年开始积极推动“人文外交”政策。

安邦智库(Anbound)的分析曾指出,日本最主要的工作范围依然是知识、学术和文化交流。

除了如中国那样,设定目标让更多的东盟年轻学者、学生和机构领袖到日本调研和学习之外,日方也通过新的交流项目,如《JENESYS 2.0》,《JENESYS 2015》,《Kizuna》(纽带)计划和《Japan Foundation Summer Institute》,建立该国与东盟年轻一代的长期合作网络。

日本-东盟足球训练项目、日本-东盟电影节和年轻创业者会议(科技和非科技领域),都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上台以来所落实的项目。

在大力发展日本学的前体上,日方不但继续保持日本基金原有的补助金项目(如《日本研究补助金》,《日本学奖学金》,《日语补助金》和《知学术交流大会补助金》),日方也落实了《亚洲中心奖学金项目(Asia Center Fellowship Program)》。

流行文化成软实力

其目的有两个:一是建立日本与东盟合作研究计划或活动,互相了解对方的情况;二是培养新一批东南亚日本学专家,也通过这些专家们,在东盟各国维持、稳固和发挥新的影响力,甚至可以结成为游说力量。

当然,推广受到世界各地青少年,甚至是不少成人所喜爱的日本流行文化,也成了日本争取其他国家民众好感的软实力。

虽然有学者认为流行文化在政治上无足轻重,不过,其在传播一个国家的影响力,实际上也有一定的重要性。

以中国而言,目前中国也重视着与东盟开始加强人文交往;在2016年6月的中国与东盟十国外长特别会议上,除了讨论政治、安全和经济议题等外,中国外长王毅也特别强调社会人文交流作为未来中国-东盟双边的发展方向。

中国应修改人文交流项目

虽然经济合作是中国与东盟多年以来建立的重要支柱,不过,中国在经济上的优势和影响力并不一定能转成普通东盟国家人民对中方的信任,因此“社会人文交流”这块支柱对中国而言更显得重要。

在日本的例子上,我们看到了其系统性战略一面,而日本也把资金的投入用于战略性的交流项目。

日方用不同的资金来资助不同的项目和活动,以及通过各种“优惠或惠及人民”项目,寻求深入东盟草根的效应,从中获得当地人民的好感,也在实际上为东盟人民带来一定的贡献。

在这方面,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在东盟的项目,更是应该了解所在地的民情、社会文化、才能更有效地推广社会人文交流。

在马来西亚而言,也应该考虑到马来西亚的多元民族、宗教的结构,拟定适合马来西亚的策略。

安邦智库的研究团队也认为,中国“人文外交”战略也需要以长期的角度来推动。

中方需要把目前与东盟的社会人文交流项目重新修改,以组织、针对和贡献作为前提。只有这样,中国-东盟社会人文交流支柱才能成功。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