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是门好生意?

  

(新视野)讲座——文化是门好生意 主讲:郑秉吉

嘉宾:希望之谷何灵慧

文人,谈文化商人,亦能谈文化!

与记者步入四合院艺文坊(Quad Art),听听商人、文化人怎么看——文化! 

“流芳至今的古代商人,我们能叫得出名字的或没有几人。反观,文人、政治,乃至科学家,我们随口即说出很多。随着大家收入的增加,生活的改善,在未来的世界里,文化、艺术亦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郑秉吉(机兴工业总执行长)

某日,郑秉吉出席了一个画展,指着一幅画询问画家:“画作中‘黑黑的’究竟是什么?”现回想起来,他仍是会心一笑,因那些“黑黑的”正是叶子,水墨画中的叶子本就这般“黑黑的”。 

“看来,我对文化、艺术了解不深呀!自古以来,不管在东或西方,我们(商人)在社会上的地位皆很低。可是目前情况却有些颠倒了!举例,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就把国民分成了3类,即:一等国民,哲学家;二等国民,战士;三等国民,商人。当然,中国更是干脆,从‘士、农、工、商’这4个字,即可看出端倪。” 

让“产品”述说“文化”故事 

“其实,对艺术界的朋友来说,文化艺术创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求真、善、美,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过于考虑经济的需要,亦造成‘商人对艺术界不甚了解;艺术界的人亦看不起商人’般局面。”

郑秉吉以本地资深画家黄美为例,表示黄美从法国留学回来后,因不想帮别人打工,所以这么多年来仍坚持不懈的从事艺术工作。只是他的画中人物、动物全都是“黑溜溜”的,故根本没太多人懂得欣赏。直至最近,他总算遇上了懂得欣赏他作品的伯乐(画廊),方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当你三餐皆不温饱之际,你自然不会想起艺术。但以今天这般情况,人们的经济、学问、知识普遍上都提升了,艺术若能在此时与商业接轨,势必擦出更多的火花!” 

他续说,我们目前正处于一个“供过于求”(生产远多过于消费者需要)的年代,故我们在商场看了很多的新产品,惟就是没有想买的意愿!如此情况下,商人除了可以靠提升产品的质量外,更可以让这产品说起它的“文化”故事,进行更好的“文化”包装,或能将自家生意带往另一种层次。 

“‘文化产业化,产业文化化’即做生意之人得靠(企业)文化来加强产品的包装,乃至意义;同样地,搞文化的人亦应以更专业的(商业)模式,把自家‘生意’带到另一层面,让给多人了解文化、认识艺术。” 

(新视野)讲座——文化是门好生意 主讲:郑秉吉

嘉宾:希望之谷何灵慧
借你的“脑”,换我的“产品” 

“企业界的朋友或可将你们的‘脑’借给我们,因为很多像我这样搞文化、搞艺术的朋友,‘产品’是有;‘水准’亦有,可惜就是没一个很会去卖这个产品的平台!” 

——何灵慧(本地音乐剧导演) 

何灵慧分享了其搞文化、艺术的理念—— 就是要“傻傻的”! 

“1999年,我就这样‘傻傻的’搞起了文化、艺术,并在一群好友的帮助、支持与鼓励下,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首部音乐剧《释迦牟尼佛传》。其实,至此刻我仍厘不清为何当年资方会那么信任我,并将一个如此大型的计划交托给我们当时仅是二十几岁的小朋友。最重要的是,我亦不清楚自己哪来的勇气,竟把这计划给杠下来了!” 

果然,初出茅庐不怕虎的何灵慧创造了奇迹,《释》剧亦如期在可容纳6000人的武吉加里尔体育馆内举行,并获佳评。 

“一路走来,我们确实做了好多演出。惟,通常像我们这种搞文化艺术的,最后总会走到一种不得不‘求人’的地步呀!”

“脑”与“产品”的配合 

以前,何灵慧最常跟企业界朋友说的是:“我们真的很难生存呀!很难、很难呀……” 只是这十几年下来,她发现这一套似乎不太行得通! 

“其实,倘若我告诉他们,这将会是一门好生意,快来投资吧!可能、或许,我不清楚(效果),但我觉得不妨一试!我们搞文化、艺术的,其实本应要往那方面多想想!” 

每次演出,何灵慧皆希望能传达正能量、真善美,从《释迦牟尼佛传》、《天心月圆》等,再到近期即将上演的《遇见观音》皆是如此。 

“以观音菩萨为例,不管你是否是佛教徒,祂救苦救难的精神,正是我们现代人非常需要的。当然,企业界朋友亦应该跟我们说:‘我赞助了什么,我希望看到什么’,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了解你们的需求呀!很多企业家总是问我,为何我们要做那么多,但他们听了我们的故事后,更有可能被感动!” 

大马政府对于文化、艺术这一块的拨款近乎是“零”,这亦是为何大马会被称为文化、艺术的“廉价工厂”的个中原因。 

“大马,有没有很棒、很厉害的艺术家?(现场出席者频频点头),他们是不是很便宜?(众人皆笑了)。在国外,文化艺术本就是一门好生意呀!惟,大马企业家却对我们了解得不多,更没想过文化产业也是可以投资的!” 

甘芯怡

舞蹈,可以很简单!

 

“舞团成立十八载,正处‘小鲜肉’与‘老腊肉’交接之间。凭着‘舞进土壤,让根生长’这核心思想,我们冀在大马这片土地上培育出更多优秀的艺术种子!” 

——甘芯怡(共享空间舞团经理)  

“说到舞蹈,很多人第一个会联想到的就是传统舞蹈(华族舞蹈),认为它是属于较过去式的东西;若想到现代舞蹈,很多人亦会立马联想到那些前卫艺术家较为新潮的玩意儿,属大众看不明白的东西。其实,舞蹈也可以很简单!” 

适逢共享空间舞团两大“台柱”(舞蹈家马金泉、叶忠文)带着舞团舞者到南美洲为台湾彰化喜乐小儿麻痹关怀协会筹款之际,共享空间舞团经理,甘芯怡亦向大家阐述了舞蹈之美。 

“舞蹈,其实就好似我手中的这枝笔,它具有很多面貌与功能。它,可以是画笔帮我画画,亦可以是铅笔帮我写字。当有人攻击我之际,它更可以化成武器,帮我防身!这,就好似马金泉、叶忠文两位老师,这么多年来皆希望能透过舞蹈、艺术,带给大马这边土地上更不一样的东西!”

从“零”开始,扎根大马 

政府给的拨款、资源皆太少,马金泉、叶忠文创立舞团后,往往都得靠自己去找资源,舞团能走过18载,确实不易! 

“艺术,在外国备受尊崇,更是一种专职,大家皆会买票去看各种演出。这些年来,大家皆很好奇为何两位在国际上界享有名气的人物(马金泉、叶忠文)会毅然放弃外国这般专业的平台,回到大马默默耕耘。那是因为他们认为,大马需要有‘艺术’这颗种子在这里茁壮的成长呀!” 

“艺术,可以带来反思,同时也能成为时代巨轮里的载体!舞团名字由来,即是用艺术、舞蹈达成交流与共享。这专业舞团跟其它舞团的差别,即我们每位舞者都是领着月薪的呀!希望未来能得到更多朋友的关注、支持,并让这颗‘艺术’种子可更茁壮的成长。”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