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舵工商银行16年
姜建清“向西看”

姜建清

要让金融业进一步站稳脚跟,中国要做的还有很多。

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兼執行董事姜建清说,应当鼓励企业去资本市场融资而不是依靠银行贷款。

他说,西方的银行业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中国的现代银行业还是起步较晚。

展望未来,中国日益庞大的影子贷款网络颇让他有所警觉。 

姜建清自认是位鉴赏家,不过其鉴赏对象并不是人们惯常想象中会跟他这样地位银行家联系在一起的法国红酒,而是一种你想不到的东西:金融危机。

在中国银行业摸爬滚打近40年的姜建清,担任过资产排名世界第一的中国工商银行的董事长。

在其职业生涯中,他仔细研究过不同时代的金融危机,并就几个世纪来世界经历过的并非罕见的金融危机写过一些书和文章。

点出危机3主因

他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不无忧虑地说,一场危机发生过后不久,年轻一代人就会忘记危机是怎么发生的。他同时指出了历次危机背后三个永恒的主因:经济失衡、监管缺位及人性贪婪。 

当下的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负担沉重、许多企业负债累累、房地产市场火热异常。中国会成为下一场世界金融危机的源头吗?这是眼下全球金融圈中备受热议的话题之一。

在较为悲观的投行和观点相异的投资者眼中,随着不断增长的信贷带来的经济回报日益减少,中国经济要么会滑向危机深渊,要么将陷入停滞。 

现年63岁的姜建清认为,西方金融家和经济学家的这种想法无异于杞人忧天。

无金融危机迹象

今年5月从工商银行董事长位置上退下来、身心放松而又善于思考的姜建清说,他并未看到任何金融危机迹象。对于中国银行业对如山不良贷款隐而不报的说法,他也进行了驳斥。

他说,与事实不符的胡乱推测暴露出了那些人对中国和中国金融体制的无知。

“过去毛主席说过,你要知道梨子的味道,你就要亲口去尝一尝梨子,”

曾在文革期间干过农活、做过矿工的姜建清说。

“很多人就靠想象来写出许多关于梨子味道的文章。”

金融警报接踵而来

有关中国金融业的警报一个接一个。

德意志银行在9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向客户发出警示,说深圳、上海和其他中国一线城市存在潜在房地产泡沫。

10月份,高盛建言中国政府迫切需要根除“僵尸”企业。对冲基金经理凯尔·贝斯(Kyle Bass)预计,随着始于2008年末的前所未有的信贷扩张达到极限,中国的银行业将会面临高达3.5兆美元(15.54兆令吉)的亏损。

凯尔·贝斯在电子邮件中说:“这一数字显著高于中国银行业的股本总和,因此是有意义的。”。

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也发出了硬着陆警示,另一位投资者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认为,中国在重蹈1980年代末日本的覆辙。

国际货币基金(IMF)10月份表示,中国企业债务急速膨胀,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已经达到165%,中国政府控制风险的“窗口稍纵即逝”。 

姜建清管理优良,中国银行业的资产价值在8年内猛增276%,达到了218兆元人民币(146.52兆令吉)。

控制风险 成绩斐然工商银行市值飙升

姜建清完全不同的洞见,源自其37年的职业生涯,而这一职业生涯与中国飞速崛起为一个规模11兆美元(48.84兆令吉)的经济大国,以及走走停停的金融体制现代化进程可谓完全同步。

在2000年成为工商银行行长的时候,他所接手的是一家坏账缠身、风险管理缺失、急需政府救助的银行。 

姜建清实现了局面的扭转。别看工商银行现在的不良贷款率不到2%,殊不知1999年他在该行北京总部供职时,这一比率曾高达34%。

他说,如果按当时刚试行的五级分类标准衡量,那时的不良贷款率更高达47.5%。

他说,风险控制的改善,是他取得的最令其感到自豪的成就之一。据姜建清说,工商银行现在根据风险水平把贷款分为12类,所使用的分类方法比中国银监会要求的五档分类法更为严格。

姜建清掌管工商银行时,正值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信贷扩张时期。

截至今年6月,中国银行业的资产价值8年时间里猛增276%,达到了218兆元人民币(146.52兆令吉)。这一数字是美国商业银行总资产规模的两倍以上。截至11月初,作为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中国工商银行的市值为2280亿美元(1.01兆令吉)。 

执掌中国-中东欧基金直抵一带一路“终点”

在任16年后,姜建清调任掌管由工商银行牵头的中国-中东欧基金。该基金计划筹集多达100亿欧元(492.84亿令吉)的资金用于中东欧投资。

这一基金也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据工商银行和中国政府公告,该基金将重点投资基础设施、高科技制造及消费品领域。 

安永驻香港主理合伙人基思·波格森(Keith Pogson)说,姜建清担任这家投资基金的掌门可以说是天作之合。

自2001至2012年,安永一直担任中国工商银行审计师。

他说,工商银行一直活跃在基建融资最前沿,不但在国内如此,也越来越多涉足在国外的中国项目或企业。

“这种经验运用到东欧类似的事业上可谓是无价之宝。要知道,那才真正是一带一路的终点。”

“上山下乡”是中国文革期间的一句战斗口号.

文革时期“上山下乡”再教育了解社会底层

虽然姜建清已经站上了中国银行业的峰巅,但是他去年的年薪所有加在一起只有8.1万美元(35.64万令吉),与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的2700万美元(1.20亿令吉)相比只是区区的0.3%。

作为部级官员,他或许可以享受某些特权,比如专车和司机,但是工商银行并未在披露文件中提及这些。 

“上山下乡”是中国文革期间的一句战斗口号,每每让人回忆起始于1960年代的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当时数以百万计像姜建清一样的城市青年,被送往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1970年,17岁的姜建清离开家乡上海,火车、汽车加步行,整整4天才到达下乡地江西农村。对他来说,当年车站月台上无数家庭洒泪告别的情景而今依然历历在目。

当世界其他地方一些像他一样年纪的青年正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姜建清却在辛苦劳作。他先是在农村干农活,之后成了一所农村学校的唯一一名教师,从数学到音乐什么都教。后来他又到河南做了一名矿工。

对于他来说,“再教育”真的有用。

“这个经历使我们能更了解,更深刻地了解中国的底层社会。” ‘

须平衡政治与商业利益

姜建清的银行职业生涯始于1979年。

他表示,最初是在央行上海一家支行担任针对企业客户的会计。

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分析师贺烜来说,在政府主导的体制下当一名银行职员,姜建清得学着在“政治和商业利益之间”作出各种平衡。

在改革开放迎来第15个年头的1993年,姜建清当上了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的副行长,不到两年时间,他开始执掌今天的上海银行。

1997年,他又重新加入工商银行,成为工行上海分行行长。两年后,就在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大刀阔斧重组部分大型国企、无数工人下岗之际,姜建清被任命为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副行长。

他说,处理巨量不良贷款并建立有效的风险管理机制,挑战和压力极其巨大。

裁减冗员勇于转型

但是据与其共事过的前高盛大中华区董事长胡祖六称,姜建清的最大成就之一是完成了一项政治上极为敏感的艰巨任务,那就是裁减臃肿的员工队伍,其中包括文化水平低的员工和缺少现代银行所需技能的军队转业人员。

根据工行资料,1995年高峰时该行员工总数高达约57万,但在21年后的今天,在贷款规模大大扩大的情况下,这一数字已经减少到了45.9万。 

对于姜建清来说,裁员以及通过大手笔投资科技实现工行的现代化转型,并非简单之事。

作为春华资本创始人兼百胜中国非执行董事长的胡祖六称,姜建清有胆量面对任何政治压力,任何他认为对于工行找到正确立足点必不可少的事他都敢去做,即使是在只拿投行初级分析员那么点薪水的情况下,姜建清对其工作还是保持着极大的热情。

堪称现代中国银行业之父

姜建清在工行掌门人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并未像其他国有大行掌门人那样后来改到金融监管机构或省里任职,就此而言,他颇为与众不同。

在工行任职时,他以高效推销著称——先是说服高盛持有了5.8%的工行股份,之后又在2006年成功推动工行上市,筹资220亿美元(976.8亿令吉)并使之成为当时全球规模首屈一指的IPO。

安永的基思·波格森说:“把他归入现代中国银行业之父行列也不为过。” 

姜建清认为,1990年代的坏账处置比中国当今面临的任何问题都更有挑战,前路将布满荆棘。

中国经济的两位数增幅已成历史,从2010年以来,GDP增速连年放缓。伴随旷日持久的去杠杆进程,银行需要停止对“僵尸”企业的贷款。

姜建清说,过去两三年中,经济结构调整使不良贷款遭遇了压力。

“不良贷款水平得到控制证明我们建立起来的风险控制体系发挥出了良好作用。” 

姜建清说,应当鼓励企业去资本市场融资而不是依靠银行贷款;同时,由投资者承担风险的规模高达3.9兆美元(17.32兆令吉)的理财产品,需要得到更好的规范并应增进透明度。

警惕影子贷款网络金融改革由浅到深

研究历史后,姜建清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中国银行业演化进程。

他说:“西方的银行业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中国的现代银行业还是起步较晚。” 

展望未来,中国日益庞大的影子贷款网络颇让他感到警觉。 

对于一些境外银行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的遭遇,姜建清并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抱着一种从中吸取教训的态度。

“从他们的教训中间,我们得到的体会是,中国在未来的金融改革创新中,如果我们要下水,先从水浅的地方下去。”

而今姜建清即将揭开新的职业篇章。若无他的带领,这潭水许是会更深一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