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下的自由无价/廖珮雯

下着绵绵细雨的星期五晚上,笔者出席在新山市中心举办的“声援玛丽亚”烛光晚会。在各非政府组织和政党号召下,新山响应吉隆坡的活动,在玛利亚陈被关押后,连续数晚举办烛光声援活动,大有Bersih 5.0未完的声势。

警察包围引起瞩目

声援现场地点深具意义和策略性。此处位于新山与新加坡交界处,背向柔佛海峡,面向新山市中心,往前走就是马华公会大厦,左边望去是人潮聚集的bazaar JB。每当夜晚来临,许多友族同胞都会聚集此处消费逛街,热闹非凡,各式摊位密集排开,吸引人潮。

从集会地点往左步行半公里,右转,就可进入新山华社极力打造的陈旭年文化街,在华社领袖的推动下,这条文化街声名大噪,也吸引新颖商店进驻,年轻人展示个性文化重地,入夜后也是人流聚集之处。

烛光声援晚会就在这样一个位于新山具代表性的地方举行,旁边是繁忙的依布拉欣路,集会时车龙冗长,塞车下车速缓慢,司机绝对能看见一群人聚集路边小广场。加上20多名穿上制服和便衣警察呈半包围之势,很难不会引起群众瞩目。

附近人流攒动之处,马照跑,舞照跳,灯照闪。我们在马路另一边,个个手持烛光,在雨中闪着微光。在一座极度保守的边城中,汇聚成一幅向往自由、抗议暴政的另类风景。

出席人数约70人,比前一晚的50几人还多。我看见妈妈牵着小朋友的小手,撑伞在旁边静静听着;头发斑白的一群安娣结伴一同前来;年届老年的一对夫妇安静聆听;一对在新加坡工作的年轻情侣,天天越堤前来声援,风雨不改,集会后又越堤回新加坡。

自发参与民众不多

大部分出席者多为年轻华人,勇于用行动抗争、发声,面对不公不义之事不会坐视不理。不过,一位据说天天出席的友族大学生,自告奋勇走上前发言,语气激昂控诉贪腐暴政,抗议法令残暴。

他没有朋友,一个人孤身前来,现场也不见其他年轻友族出席者。他发言之后,静静走到一旁继续参与集会,偶尔和华人出席者简短交流,但显然没有太融入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抗议集会。

我还是看见他努力留在现场,展示人数,表达立场,因为声援玛丽亚与种族无关,而是原则——对公民行使基本权益的人权的支持,对无理残酷对付异议分子的法令的控诉。仅此而已。事实上,无关种族宗教。

但是,显然地,从出席的种族比例来看,除了拥有政党背景的各族人士,自发参与集会的依然以华人为主。当中,以黄色行动小组基层成员为主,自发参与民众有,但不多。

当大家唱着国歌,呼喊口号“Bebas Maria, Mansuh SOSMA”,附近的夜市和文化街依然灯火通明,向往常般,似乎黄潮集会的声势至今未曾在这座边城激起涟漪。民众依然呼吸着保守的空气,在牢笼般的城市里,展现消费能力,过自己的小日子。

冲撞体制、挑战社会秩序、借抗争追求公平正义,永远都有一群人在努力做着。在声援玛丽亚活动上,他们每晚不辞劳苦,风雨不改地出席。广大群众仍自顾自地过生活,安定富足稳当最重要,做工赚钱消费是日常,在体制下安稳度日,自然要与执政者共同维系体制结构,成为共犯。

是在装睡,还是永远都叫不醒?只能是个人选择。少数人勇于抗争下,争取而来的自由,无价。装睡的人,是坐享其成,还是排斥反感,都一样,历史会记下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