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破坏安宁?/官泰发

近年来国内发生的许多事件,让我忽然有种想查询在十多年前成立的大马皇家警察运作与管理提升特别委员会,究竟提出了什么样的125项建议。

不知道当年的委员们除了建议成立所谓的投诉警察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之外,有无建议警方也必须对浪费公帑或选择性执法的行为负责?

只不过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我们从视频看到穿黄色衣服的骑士或民众,遭大批穿着红衣的人士飞踢或强行推倒,我们也看到十多名男子在国会试图殴打诚信党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

警察拘留遭闹场者

无论如何,更令人感到震惊之处,就是国会殴打事件才刚发生不到一天,就有大批据说是槟州巫青团的团员,前往光大底层马银行前的漫画展闹场,威逼政治漫画家祖纳结束画展。

此案的进展显示,警方在次日援引煽动法令和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即故意侮辱和蓄意破坏安宁条文拘留祖纳。 

老实说,身为外行人,我确实不敢对警方的执法行动说三道四,因为警察总长卡立不久前才说过,警方知道如何执法,无需其他人指指点点。

有鉴于此,本文只想探讨一下在我们的国家,究竟是什么样的行为,才足以被认为是“破坏安宁”?

早在去年开始,就有一宗司法案件引起了我的注意。该案的被控者名叫贝尔基丝。案情指她在2015年8月31日下午3时15分,在武吉免登路柏威年广场第五层,作出羞辱及犯众怒的行为,足以破坏公共秩序,触犯1955年轻微犯罪法令14条文。此条文的唯一刑罚为最高罚款100令吉。

经过将近一年的辗转,承审推事在今年7月1日裁定,因控方没有掌握该案的表面罪证,因此宣判被告在无需答辩下无罪释放。惟同样令人震惊的是,控方选择继续提出上诉。

羞恶之心非人人有

老外喜欢说“笔比剑更锋利”,这句话若要套用在我们这里,就必须改成“气球、漫画或和平示威,会比纠众闹事更足以破坏安宁”。

主张性善论的孟子曾在数千年前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如今看来,人人都有羞恶之心这句话,应该不适用在很多人身上,包括深陷“闺密干政”丑闻、支持率已跌至4%历史新低的韩国总统朴槿惠。

平心而论,如果我是朴槿惠,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只要看到学妹高举“前辈,记得圣心的校训吗”的大字报,我立马一鞠躬下台!很可惜,我不是朴槿惠,以及也有很多人不是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