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选盟运动应否升级?/黄子伦

净选盟第五次集会在马哈迪、这个在位期间打压人民不遗余力的独裁者的黑色幽默演讲后,算是圆满落幕了。整个集会可以说是和平和谐,虽然始终未能行使基本的集会权利,走进独立广场,但集会者在面对当局者的蓄意刁难,还是充分显示出了文明人的高度智慧和百忍成金的美德,遵从指示到了KLCC。

这一次集会人数比上一次少很多,我猜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抗争者内部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净选盟的行动应该更加激进,而不是趋向妥协,被称之为勇武派;而另一个相反的群体则较为温和,被称之为温和派。这两个派系的辩论,就像是美国民权斗争史上,代表非暴力行动的马丁路德金和激进的马尔科姆X(Malcolm X),这两者的原型也可在X战警漫画和电影看到。

不讲道理

温和派所持的理由无非是:不能让集会者承担过高的风险、不能被当局者找到借口逮捕或镇压集会者、以及帮助马来西亚人摆脱害怕集会的心理阴影。撇开最后一个有点像心理辅导的功能不说,我们来看看前两个理由能否成立。

无可否认,从日常经验或逻辑推理来看,尽量守法是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风险,但这里有两个大前提,第一个就是政府愿意和你讲道理。正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从茅草行动、安华被革职后的烈火莫熄、前三次的净选盟集会、反稀土运动,到安华再次被入狱等等的血泪史,试问有多少次政府在对付异议分子时是讲道理的?如果讲道理的话,我们就不会看到这一次集会前夕,数名社运分子和反对党人士被逮捕了,至今仍未完全释放。

第二个大前提,就是政府认为你没有威胁。然而,任何国家的社会运动会否被标签为具有威胁性,其诠释权完全在当权者手中,在这方面,净选盟可说是完全被动。也就是说,如果政府有一天连KLCC也不许集会,净选盟恐怕也得乖乖地换地点。这样的话,出席净选盟集会的人数也许不会减少,但这个活动恐怕会越办越安全、越办越保守。

因此,如果净选盟打算遵守这两个原则办集会,很容易就被他们的对抗对象(政府)玩弄于鼓掌之中,失去了公民运动的意义。

事先声明我是很怕死的,而我相信那些对我的言论反感的人已忍不住开启他们的经典反驳:“你这么厉害,你来做!你去冲锋陷阵!”这种程度的反驳和马华当初指责未有执政经验的行动党一样,也和今天红豆兵在网上捍卫行动党无能的表现一样。

不该退让

连批评和提意见的空间都不允许,我们的公民意识似乎从未进步过。

并不是每一个抗争都是需要用人命去填补,但这不代表净选盟应该墨守成规。如果净选盟有想过改变这个国家的话,对于宪法中赋予的权利就不应该有所退让(对,就是不要转移阵地),以身作则让人民明白法治的重要性。改变人民的主流思维是首要任务,接着进行更多的基层教育,甚至公开点名不给予那些赞成不公平选举的朝野政客,让选民对他们进行施压。

这么做,也许会得罪很多人,但如果在选举制度上已吃亏的议员都这么身娇肉贵,又怎能指望当他们有机会执政中央后就会改变?

如果净选盟的目标并不是这样,而只满足于举行活动,让人民知道体验集会,让人民可以安全地宣泄对政府的不满,如此做法,和他们所不齿的键盘战士有何差别?这种消耗社会资源,变相维稳的做法,倒不如不要办。当然,他们可以说:“我并没有阻止你参加或举办激进活动。”但社会的关注度从来就是有限,如果净选盟不断抢道德制高点,那么,他们就是在削弱公民运动升级的可能性。

清官要更奸

我知道社会每一次的重大变革都需要各种天时地利人和,但与其老是说人民尚未准备好,倒不如主动出击改变人民。

迎合市场固然重要,但是我更相信创造市场的必要性,商场如此,政治亦不例外。要安全、要可靠,又要可以改变命运。你以为你是保险套广告商吗?贪官奸,清官要更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