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马新对南海的博弈/谢诗坚

当中国在2003年宣布将“和平崛起”后,有些国家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来观察中国;也有的国家认为这一回中国是来真的,因为她在各方面的发展都已取得耀眼夺目的成绩。

回顾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在1978年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到了2003年总共是25年,已把整个中国翻转过来;当时身为党总书记兼国家主席的胡锦涛终于向世人展示中国的宏伟愿景。

这一年,(一)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114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五;(二)外商投资45.5万家,合同外资全额9431亿美元;(三)境外直接投资570亿美元,占全球三分之一,仅次于美国的860亿美元;及(四)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突破8000亿美元(8512亿美元),成为世界第四大贸易国。

李光耀建议美军返亚太

在2005年,中国的国防开支达900亿美元,军事开支占世界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总兵力共4200万人,在军力上已升为第二位。

到了2009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高达4.92万亿美元,比日本的4.69万亿美元还高,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

也正如《泰晤士报》总编辑威廉里斯英格在2005年时的预言,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自然使到西方国家开始警惕起来。在东南亚国家中,最先建议美军重返亚洲太平洋,以保持军力的平衡的是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2009年)。

美国为了自身利益接受了新加坡的观点,在2011年重返亚太,因而提出南中国海是国际水域,各国船只可自由通航,不受中国干扰。

直接冲撞中国利益

后来新加坡也宣称南中国海也是她的核心利益之一,向美国全面倾斜;李显龙总理不但在今年8月初访问美国,以强化美新关系,并重申小国寡民的新加坡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和对国际法的尊重,以维护区域的利益;随后李显龙访日本时也支持“南海仲裁判决”。

这就直接冲撞中国的利益,也引发中国的《环球时报》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的笔战,因为中国从一开始就表明南中国海的绝大部分岛礁归中国所有,既不承认菲律宾占有的岛礁,也不苟同越南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争夺,更宣称九段线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因而全面否定所谓海牙仲裁庭判决的有效性(菲律宾在2013年上诉要求宣布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是不成立的;结果,判决有利菲律宾)。

在这方面,中国的舆论认为新加坡并不属于南中国海的利益所属国,也不是岛礁的争议国,为何要跳出来在南中国海搅局,甚至比菲律宾还激烈呢?中国副外长刘振民希望新加坡不要插足其中。

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因素是,新加坡一向以来提供空军基地及军港供美军的战斗舰和导弹驱逐舰乃至航母停靠和补给及演习等,这是美国在东南亚最大的战略基地,可以对南中国海进行全面和有效的监控。

如果说新加坡在独立之前,国防军事薄弱,需要美国的保护并非不正当,但在今时今日看来,已过了50年的独立,新加坡还需要美国来平衡中国在亚洲的军力,也就引起中国质疑其用意了。有媒体指出,新加坡此举是要保住新加坡继续作为世界第二大港(巴生港排第十二)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有70%至80%的油糟船经过马六甲海峡是运往中国的,多数在新加坡港口进行补给,也给新加坡带来巨大的利润(川行马六甲海峡的油货轮每年约10万艘)。

新加坡一旦失去这些优势,对她的打击是十分大的;虽然直到目前为止,中国加强与马来西亚的军事和贸易联系还没有直接冲击新加坡的地位,但有人说柔佛的依斯干达区来了不少中国投资者,在将来可能成为第二个“深圳”,会影响新加坡的商业地位。

马中步入“蜜月期”

也有人说,近期马中关系大跃进,尤其是中国提供550亿元贷款供建从巴生到吉兰丹顿拔的高铁,将在一些年后使到巴生港口更具国际地位;与此同时,中国耗资800亿人民币在马六甲兴建的皇京港是个涵盖港口、贸易、旅游于一炉的超前景点,并可提供中国方便以保护马六甲海峡的航行安全。

事实上,中国从去年开始已与马来西亚开展海军及空军联合军演,在各方面展示了马中两国正步入“蜜月期”,自然被视为对新加坡“立场”的直接反应或“反击”。

无论如何,中国向东盟国家伸出橄榄枝已使到菲律宾、马来西亚调低纷争,印尼也因得到纳士纳群岛,再也没与中国争夺海岛;而马来西亚与汶莱也低调处理争议,只剩下越南与中国之间存在“领海”纠纷尚待解开。

就在此时,美国又面对新总统特朗普的行将就职,世界格局又怎样变化,就有待观察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