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M党号召了多少兵马?/黄子

1MDB已经像青菜炒了又炒被炒到黑煳一团,看不出是什么菜,任谁见了都倒尽胃口,不想看枉说下箸了。因此虽然是BERSIH 5.0的主题之一,但已难激发上一波的群众热情了。而敦马和老慕的加入,更无助于激动马来同胞共襄义举的劲头。

这是双慕被逐出巫统之后,三M组党加入在野阵营第一次展示号召力的关键契机,奈何却落得惨澹局面。BERSIH 5,一开始也谷不起BERSIH 4.0的人民激情,华裔继续在各城集会从各地赶来吉隆坡表达不满的温度大幅下降。

上次被扣帽子为华人示威是否也有影响则不清楚。在伊党再度拒绝参与下,诚信党和三M的土团党,根本缺乏动员草根的能力。黄衫军从4.0的四五十万急挫到三四万人,不表示支持BERSIH的人民减少。但土团党和诚信党无能号召动员兵马上阵,将是其吸票力的最关键的考验。

相信有关单位已有情报,估算过多少黄衫军会出动;而权力当局也不要把局面弄得更糟,因此红衫军的预算也相应锐减,加上上次许多人未领得所应许的工资;有人不满被令进攻茨厂街时要求TAMBAH不果;更惨的是来隆时有人载,回程却如垃圾被弃搞到自己要设法回乡等等,在在增加这次雇佣困难,按照《今日大马》的估计,只得4000人上街。也算是勇勐过人的精兵,以一挡十—因为黄衫军有4万人。

光辉岁月不复返 

红衫军上次粮飨分发不均,事后又不顾外埠无辜贫穷老弱,影响极坏,名声恶劣。如果黄衫军有四个师之众,则红衫军连一个旅也不足,只是比一个团多一些。

黄衫的四个师四万人,其中多少是三M这一个前首相、一个前副首相、一个前州务大臣的马前卒呢?

敦马在位时,唤风唤雨,所到之处,若有需要,必定是交通封锁,万众夹道挥旗相迎。但那是或下令学生停课站在太阳下,或是租巴士到各地调水以壮声势,甚至是进京勤王。不只是有水过水,冇水散水这么简单。

壮岁旌旗拥万夫的岁月过去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