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当头 
B40 M40社群最苦/蔡维衍博士

对于B40及M40社群来说,他们已经含辛茹苦度过了2015与2016两年,怎么也没想到2017年还将是个苦年,更想不到连一些日常生活的基本必需品也持续在涨价。

这些年来舆论认为补贴会造成惰性,反对补贴,要求国人提高生产力。数据说明事实,2009年财政赤字达到20年新高,超过7%,当年的补贴开销高达740亿令吉,非减少补贴不可。

政府也因此顺水推舟,推行补贴合理化其数额及分配机制,并在2010年7月进行第一轮削减补贴措施,以减少财政赤字。

逐步削减必需品补贴

但是这么一来,国内生活成本因而扬升,只好不得不将削减补贴措施搁置下来。2014年为了在一定程度上能帮助马来西亚平民渡过物价上涨难关,补贴不减,反而推出了多项补贴措施包括:向农民、渔民、割胶工人等提供补贴;减免税收;医疗保险补贴;教育补贴;廉价住房项目;每月电费20令吉以下补贴;向穷人发放一马援金(BR1M)等。

与此同时,却又因国家债务高筑,只有提高公共设施的收费,加上逐步削减对必需品的补贴,以纾缓财政赤字的压力。这些年来,已经削减或计划削减补贴的有ST15统制米补贴、白糖、柴油、燃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电流/电费、渔业、面粉和食油等等。其中家用1公斤装的面粉及食油补贴依旧,5公斤装食油和25公斤袋装面粉的取消补贴。

这项改变对中小规模的饼家和面食业者带来冲击。熟食店商家为了节省成本,不用5公斤罐装的食油,改用1公斤袋装油。

中小规模的饼干及面包生产厂家采用大袋包装,生产成本高涨,制成品涨价也就变得无可厚非的。日常生活消费品(如板面,鱼头米)价格高涨,影响所及乃是必然的。

消费税最令民情愤怒

最令民情愤怒的非消费税(GST)莫属。2015年实施的6%消费税的税基广而深,无孔不入。第一年推行时,发现有更多的交易是征收消费税的函数,因而税额总收入大增。然而这也让一些从没缴税的B40社群发现他们成为无辜受累的一群,怨声四起。

须采取全面紧缩措施

除此之外,国人也必须承受过公交费高涨之苦,例如德士和长巴在2015年5月调涨,18条大道于2015年10月15日宣布涨价。2017年还有4条大道可以根据合约,调高过路费,分别是柔佛东部疏散大道(EDL)、加影芙蓉大道(Lekas)、士乃迪沙鲁大道(SDE)及牙直利走廊大道(GCE)。

其他如机场税,车费(轻快铁,电动火车,单轨火车)涨价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压力及生活困难。马来西亚是少数提供完善的公共医药服务的新兴国家,但是这个月中政府医院也宣布增收留院病床费。巧立增税项目,以及收费高涨都是市民始料不到的。

为挽回民心,政府必须坚决采取更加全面的紧缩措施,削减行政费用,减少征税名目,量入为出。如果首相署树立榜样,率先瘦身,管辖下的92个单位,或精简、或分配职责到内阁其他相关部门,以减少冗员,间接减轻人民沉重的经济压力,让2017年轻松地安度过去。幸甚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