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到国会大厦去/黄浩宁

纠众闹事闹到国会大厦,还要出手殴打国会议员,被警察保安拦住了就大声说“这只是个开端”。这是典型的黑社会流氓行径。那他们的“大哥”是谁呢?既不是臭名昭著的帮会头目,也不是作恶多端的奸党首领,而是尊贵的副农长达祖丁的儿子。

平心而论,父亲在议会厅内被莎阿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指斥为“混账”,儿子心有不忿,基于孝心,想为父亲讨回公道,这是正常的心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藉此使用一切粗暴蛮横的手法去解决问题。就像我在前面说的,他既不是帮会头目,也不是奸党首领,他是堂堂副农长的儿子,应该是一个有教养的人。

有教养的人怎么能用流氓痞子惯用的方式去处理事情?这岂不是让文明扫地、痞气弥天了吗?难道副农长儿子的职责就是“不遗余力”地助长流氓歪风,任其横行任其猖獗?我想大概不至于吧?

低级嘲讽掀骂战

我们不妨先回顾当天议会厅的情况,我们的副农长达祖丁为什么会被人指斥为“混账”?因为他拿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姓氏来开玩笑,做一种低级趣味的嘲讽,惹恼了郭素沁及众多在野议员,才掀起了骂战,才会有卡立沙末指斥卡祖丁为“混账”的事情。

不管达祖丁和支持达祖丁的人如何为拿姓氏开玩笑的这种行为辩解,始终无法叫人心服。理由很简单,如果达祖丁坚持自己不是在讲黄色笑话,那你谈别人的姓氏用意何在呢?即便是整个议会厅内只有一人姓郭,那又有什么问题呢?你认为她的笑声干扰了你就能拿别人的姓氏来开玩笑吗?那达祖丁以后在议会厅内有任何举动干扰了别人,别人也拿你的名字和姓氏来开玩笑,你能接受吗?

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达祖丁拿别人的姓氏来谈事儿,是在侮辱对方,是错误的做法。

流氓作风不可长

副农长的儿子,你就是“孝感动天”,在为父亲被人说成是“混账”而感到气愤时,是否该想想对方也在为你父亲的不当言语造成的伤害而恼怒不平呢?然后再想想,对方可曾像你这般冲动鲁莽,纠众闹事,欲以拳脚致伤令尊呢?没有。因为我们是法治国家,崇尚的是法律精神。带一班人马到国会大厦殴打国会议员,成何体统?你可以不顾你的人格,但国家的形象、法律的威信你不能视若无睹。

首相纳吉已表示严正看待这件事情,并谴责暴徒的卑劣行径,呼吁各方尊重国会机制。要是觉得对方犯了大错,可以选择将其告上法院,大家对簿公堂,解决争端。郭素沁卡立沙末可以这么做,达祖丁如果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也可以采用同样的方式,做儿子的也应该充分支持父亲用合理合法的方式来处理事情,而不是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在文明时代选择用野蛮方法去解决问题。总而言之,流氓作风不可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