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前总统 一代革命领袖
卡斯特罗逝世

卡斯特罗今年4月在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讲话。(美联社)

(哈瓦那26日综合电)古巴革命领袖、前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于星期五晚10时29分,在首都哈瓦那去世,享年90岁。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宣布胞兄的死讯。卡斯特罗的遗体于26日火化。

古巴将哀悼卡斯特罗9天,于12月4日举行葬礼。

卡斯特罗一生经历牢狱和暗杀、革命和改革,不乏传奇,晚年多次传出病危的消息。

今年8月,卡斯特罗度过90岁生日。当时他罕见出席公开活动,在哈瓦那的卡尔·马克思剧院与众人共同庆祝。当天的活动共持续大约1小时10分钟,卡斯特罗观看全部表演,这也是他近几年来公开露面时间最长的一次。

卡斯特罗生于1926年,是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领导人及最重要人物。卡斯特罗天生聪颖,于1950年考获法学博士学位。他在1955年于墨西哥成立726运动,与弟弟劳尔展开革命事业,翌年重返古巴展开革命。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小哈瓦那区,是许多古巴移民和中、南美洲移民的聚居地。民众听闻卡斯特罗死讯后,半夜上街高举国旗敲锣打鼓庆祝。(路透社)

中情局多次策划暗杀

1959年,卡斯特罗成功推翻古巴政权,成立美洲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成为古巴总理。卡斯特罗其后统领古巴数十年,在2006年时因病住院,此后由其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担任古巴总统一职。

外界一度以为,卡斯特罗一旦去世,古巴就会大乱。美国中央情报局因而多次策划暗杀他,均告失败。

卡斯特罗与弟弟劳尔的平稳交接,基本上终结了这种臆测。

退休后,卡斯特罗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即便现身,也很少穿着标志性的军装,而是改为一身运动服,在哈瓦那的家中会晤客人,或参加一些公益活动。他还不时撰写专栏文章,就国内外问题发表看法。

路透社曾指出,尽管卡斯特罗的影响力随着他退休和劳尔启动市场经济式的改革而渐渐衰退,但他在许多古巴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中依然有着道义上的权威。

在劳尔掌政下的古巴,已和美国恢复邦交关系。

卡斯特罗在2011年古巴共产党第6次代表大会闭幕时,高举胞弟、现任总统劳尔的手。(路透社)

从屡遭暗杀到美古关系解冻

卡斯特罗在维护民族独立、不畏强暴方面表现出的大智大勇,赢得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拉美人民钦佩,人们称赞他是“吓不怕、压不垮、打不倒的大胡子”。

对于美国来说,卡斯特罗这个“家门口”的难啃骨头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眼中钉”。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中情局就将卡斯特罗作为其暗杀的首要目标。

638种方式暗杀卡斯特罗

已退休的前古巴反间谍总局局长冯特将军撰写的传记《刺杀卡斯特罗的638种方法》,详细讲述美国中情局从1958年开始,为“刺卡”设计的638个恶毒计划,其中有164个计划曾付诸实施,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有一次,卡斯特罗在加勒比海度假,中情局特工在潜水衣上涂了一层会引起慢性皮肤病的真菌。但因潜水衣不合身,卡斯特罗改穿另一件。另一次,则是在巧克力混合饮料里放毒,由于阴差阳错,勤快的佣人把有毒的饮料误放进冰箱的冰格里,结果冻成冰块,无法饮用。

1957年3月14日,卡斯特罗(中)与其弟弟劳尔(左)、亲密战友卡米洛·西恩富戈斯在东古巴的山上进行打击巴蒂斯塔政权的游击战。(美联社)

象征一个时代结束

卡斯特罗逝世,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都象征着一个复杂多变、危机四伏的时代的结束。

对于昔日的“敌手”美国,今天的古巴有了不一样的情绪。随着两国关系变化,古巴人民正试图在新的时代风声里,从新的角度,去解读和继续塑造两个国家的关系。

自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月入主白宫后,两国关系开始逐步解冻。从放松出口限制,到放宽旅行和财产控制,美国与古巴关系一步步走近。

2015年7月,古巴和美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今年3月,奥巴马对古巴展开历史性访问,成为美国88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在任总统,并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呼吁美国国会停止对古巴的禁运。

2004年11月,我国前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左)在出席智利亚太经合峰会后,对古巴展开3天的国事访问,期间和卡斯特罗举行双边会谈。(欧新社)

卡斯特罗名言录

面对本国的独裁统治和外国的经济封锁,卡斯特罗领导古巴人民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是古巴领袖式和传奇式的人物,留下不少令人难忘的经典话语。

1953年,卡斯特罗领导发动反对巴蒂斯塔独裁政权的武装起义,攻打蒙卡达兵营失败后被捕。他在法庭上发表著名的自我辩护词《历史将宣判我无罪》,其中包含一句名言:“判处我吧,这不重要,历史会宣判我无罪!”

1959年,卡斯特罗说:“我和82个人一起开始革命。如果我必须再做一次,我将怀着坚定的信念,和10或15个人一起干。只要你有信念和行动计划,队伍再小也没有关系。”

1959年,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30天后,卡斯特罗告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我没想过剃胡子,我习惯留着胡子,我的胡子对我的国家来说意义非凡。当我们实现诺言,建立起一个好政府时,我会剃掉它。”

1959年,卡斯特罗说:“革命不是玫瑰花床,革命是未来与过去之间的斗争。”

今年4月19日,卡斯特罗发表告别演说。“我很快就要年满90岁。很快,我就会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我们所有人都会面临那一刻。但是,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继续在这个星球上证明,如果人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我们必须告诉拉丁美洲和全世界的兄弟们,古巴人民将会取得胜利。”

习近平(左)过去3年,两度探望卡斯特罗。

与中国领袖情谊深习近平3年2度探望

古巴前领袖卡斯特罗与中国几代领导人都有非常深厚的情谊。今年9月,总理李克强在哈瓦那湾探望卡斯特罗。双方就中古关系以及世界和平、地区热点、粮食安全等议题举行长时间交谈。

李克强当时说,十分珍视中古传统友谊,愿同古方巩固政治互信,拓展合作空间,增进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

卡斯特罗表示,两国建交50多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高兴看到中国取得的发展,中国人民勤劳和不屈的精神值得钦佩。

卡斯特罗还陪同李克强夫妇到户外种植园参观经济作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在过去3年两次在哈瓦那探望卡斯特罗。

2014年7月,习近平访问古巴到卡斯罗寓所,谈及中古关系、国际形势等话题。卡斯特罗当时还邀请习近平参观其庭院和农庄,习近平还赠送辣木和桑树种子,见证中古友谊。此次到访,习近平还送给卡斯特罗一个重达175公斤的铜像,是卡斯特罗年轻时在古巴革命中的形象。

早于2011年6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古巴时,就曾拜访卡斯特罗。

胡锦涛和卡斯特罗则是有多年友谊的“老朋友”。

他先后在1997年1月、2004年11月访问古巴时,与卡斯特罗会面。胡锦涛2008年再度访问古巴时,特地前往医院探望卡斯特罗。

江泽民则于1993年11月首次美国西雅图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峰会后,到访哈瓦那,卡斯特罗则在1995年和2003年两次访问中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