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只发出恶臭的死鸡/郑喜文

就在日前,有人在第4晚声援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的烛光会上,发现四周遍布“发出恶臭的死鸡”——大概十只左右的小鸡,尸体被打得扁扁的,散落在500人出席的烛光会上,即独立广场附近,意图非常明显,动机幼稚,手段下流。

看到这新闻的时候,我马上想起了巴西沙叻区的国会议员达祖丁——必须特别声明的是,我绝对不是因为那死鸡的臭味而联想到他的。

这名尊贵的农业部副部长,以谐音的方式拿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心的姓氏开黄色笑话而遭卡立沙末怒斥“混账”(Sial) ,随后其“甚有父亲风范”的儿子竟然率领10余名跟班与卡立沙末理论,当然,所谓的理论就是谩骂对方“杂种”、“走狗”之类的垃圾言论,然后再挥拳打人,最后高喊什么万岁之类的——他们层次也只能这样了。

事后,父爱洋溢的达祖丁在受访时表示,闯入国会闹事的儿子只是在保护他,因为他们被卡立沙末的那句“混账”给冒犯到了,甚至巴西沙叻区的选民都非常生气,而那些都是他们的权利,他们只是在维护尊严,一点错也没有的。

靠拳头口水解决事情?

我多希望他的儿子以及他的跟班无罪并当庭释放,不仅出于他的爱父心切,更是因为如果这招“诅咒加谩骂加闹事”的方式会凑效的话,那我相信跳出来“维护另一边的尊严”的人,绝对不止500人了。

首先,马上就会有上万人前往安华被囚禁的监狱外头,与执法单位“理论”——安华被弄丢的,何止是尊严?家人也被诸多“谣言”给冒犯,理由够充分了吧?

成功之后,集中力量去为赵明福的逝去声讨公义——他被弄丢的,是一条生命!

奈何,我们副部长所说的是一个连5岁孩子都知道如此处理事情,是错得如此离谱的低智商的野蛮行径啊!怎么脑袋和位置如此脱节?巫统都是靠拳头和口水解决事情的吗?

而魏家祥这些“同僚”,就会说竞选盟偏离了原本该有的路线——想来他手上有一把非常笔直的尺,而这尺只会用在测量反对党,面对自己人的时候,那把尺就戏法一样的吞进了那庞大的肚皮里——“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就是用这把尺来撑咯。

刚刚才脱掉了红衣,这边厢又要去国会撒野,那边又要赶去画廊打架、拆台,巫统在这方便实在有足够的人选,去干那苟且之事。

那些发出恶臭的死鸡,何止散落在广场?国会里也有好多好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