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芙蓉公开登记司机
60德士司机抗议驱人

(芙蓉26日讯)优步(Uber)今日首次到芙蓉开设柜台公开登记优步司机,惟遭本地60名德士司机举大字报闯入抗议,甚至驱逐正在办理登记手续的工作人员,气氛一度陷入紧张!

优步是于今日上午开始在芙蓉市A&W快餐店为有兴趣登记成为优步司机的市民登记,不料一群德士司机于中午12时30分突然闯入快餐店内,高举大字报及喊口号。

莫哈末哈费兹(右)和安华巴西高举大字报表达不满。

由于德士司机驱逐优步工作人员,一度惊动快餐店管理层及警员。

优步工作人员基于登记工作被打扰,及避免与情绪激动的德士司机起冲突,因此他们收拾电脑及器材后迅速离开快餐店。

德士司机们在驱逐优步工作人员离开现场后,高声欢呼,犹如赢得一场胜利般,而巡警接获消息后赶抵现场了解情况。

一群德士司机闯入快餐店,高举大字报向优步工作人员(坐者)抗议。

德士司机称,芙蓉是一个小城镇,德士司机载客路线受到限制,并与出租车共享芙蓉市的顾客,不应该开放给优步进入,否则导致德士司机的生计陷入困境。

芙蓉的地理环境特殊,既有载送全森州的出租车(Kereta Sewa),及川行巴生谷河流域的有表及无表德士,两者的川行路线皆不同,但河水不犯井水,可是如今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允许优步合法化及开放进入芙蓉,进而引起德士司机们的不满,进行今次的抗议行动。

他们也放话,若优步公司继续开放登记,他们将持续举办抗议行动。

德士司机●莫哈末哈费兹(51岁):德士司机权益被忽略

我们并非对抗或反对优步,而是政府及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向来忽略德士司机的权益,如今更让优步来到芙蓉,进一步抹杀我们的生存空间,导致所有德士司机感到非常愤怒。

所有德士司机每日收入不超过100令吉,扣除每天57令吉的租车费、20至30令吉的燃油费,我们每日所得所剩无几,根本不足以糊口,如今优步进入芙蓉,更是进一步把我们赶尽杀绝。

我们每日辛苦日出晚归,每日净收入不超过60令吉,每当晚上我们回家时,无法满足孩子要求时,他们的失望神情让我们感到非常痛心;我们并非懒惰,我们非常勤劳工作,但我们的收入越来越少。

德士司机必须承担德士的维修费、租车费及更换轮胎费不等,必须穿上整齐的制服及包鞋、做身体检查及去电脑验车中心做验车,营运非常庞大;反观优步无需承担任何费用就可与我们竞争,对我们非常不公平。

德士司机●安华巴西(51岁):德士竞争大

芙蓉的德士业者面对非常大的挑战,即载送地区被限制,尤其是芙蓉被纳入巴生谷河流域后,载送范围更是缩小。

我们的德士可以到吉隆坡、雪兰莪多个地区,基于当地德士竞争非常大,基本上我们是无法插足雪隆区,但我们的德士只能在芙蓉范围的25公里外、汝来、波德申及马六甲,其余的如马口、淡边、林茂甚至晏斗,都不能载到当地。

以晏斗为例,我们的车资约35令吉,但被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执法人员取缔时我们将面对350令吉的交通罚单,得不偿失;反观出租车则不受限制。

我从2003年开始当德士司机至今,初时每日100令吉的净收入应该没问题,偶尔每日可得到200令吉的收入,但在近年内乘搭德士的顾客减少,我们的整体收入越来越少。

德士司机●沙拉瓦南(45岁):德士司机找不到吃

我们希望政府能认真看待我们德士司机所面对的窘境,而不是一味的让优步进入芙蓉这个小镇。目前芙蓉有约1000名德士及出租车业者,大家都是共享仅有的生存空间,若再开放优步进入芙蓉,这个平衡肯定会打破,届时会有更多德士司机找不到吃。

据我所知,上个月已经有6名德士司机因无法支付每月车贷,导致德士被拖走,若情况没有改善,不排除会有更多德士司机将面对同样情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