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蛭

近日读李振城在《南洋商报》专栏“流浪旅人”的文章——〈水蛭战斗记〉,感同身受。李振城在尼泊尔的蓝塘山脉健行遭水蛭侵袭,他感觉有水蛭在肛门附近蠕动,却找不着,无计可施下,只好脱掉裤子用手指伸入屁眼寻找水蛭。

小时候在甘榜河里游泳,我也曾被水蛭侵袭,甫上岸,那种“水蛭朝肛门蠕动的感觉”太恐怖了,我十万火急冲向在桥上打水的妈妈,脱掉裤子,凄凉喊救命,还好妈妈动作快,及时阻拦,没让水蛭得逞。事后,看见一条青色、瘦削水蛭缠在妈妈的手指间,我吓得脸色发青,从此不敢在河里游泳。

我一直以为,有水的地方才有水蛭,其实不然。去年7月,我带妻和幺女到尼泊尔高2000米的纳加阔特(Nagarkot)村庄健行,正值雨季,地面潮湿,走在布满枯叶的小径发现水蛭,瘦削,但动作敏捷,顷刻间,从鞋到袜子,还不断往上爬,妻和幺女惊慌尖叫,一边走,一边驱赶水蛭,狼狈极了。

尼国地陪说,潜伏在枯叶的水蛭不算什么,在绿荫遮天的山脉健行,水蛭从树枝掉落,附在健行者的衣领或腰间,迅即潜入衣物内,让你措手不及。在尼泊尔的雨季登山健行是一种折磨,奉劝读者勿冒然前行。

水蛭是令人鸡皮疙瘩的冷血环节动物,无意中看见它粘附身上,宿主肯定被吓着,甚或尖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