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阿末扎希:应再成国阵后盾
“共同解决华社三大议题”

阿末扎希指华社关注的重要议题有三,包括商业机会、教育系统的公平及治安。

(吉隆坡25日讯)阿末扎希认为,他很了解华社要什么,华社关心的三大议题,依序是商业机会、教育系统的公正,及良好的治安。

“我觉得华社应该要再度成为国阵的后盾,因为我觉得国阵正在做着的事情,应当获得华社正面的回应。我觉得我们在做着对他们好的事情。

“要解决这三个问题,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这不能只是单方面的努力,应该是各方合作。”

他说,尽管过去可能犯错,然而,大家应该忘记过去,努力前瞻,开设历史新篇章。

“如果我们不断耗费心力时间处理各种的不满,这将会是没完没了。”

助马华民政重塑形象

阿末扎希认为,人们不应该认为马华和民政是羸弱的政党,目前这两个政党正进行重整,及塑造新的形象。

“两党注入的新血也证明他们有良好的领导层,不过,转型需要一些时间,以赢回华社和选民的支持。”

谈到国阵华基政党的情况,阿末扎希直言大家需要很努力的工作,马华和民政也需要强化自身,因为这两个政党正处于艰难时刻。

“巫统会协助它们。”他说,马华、民政曾在巫统弱势时施以援手,现在轮到巫统协助强化马华和民政。

他称赞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都是好领袖,然而无可否认的是,这两个政党内部都有问题,而他也呼吁两个华基政党强化其领导。

他相信通过转型,两党可吸引更多华裔选票回流。

“如果他们(选民)不喜欢本身的政党,他们可以直接接洽国阵;或者如果他们不支持这些政党,他们也是可以支持国阵候选人。”

促成员党枪口对外勿内斗

阿末扎希受询及本届巫统大会会不会就是“下届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巫统大会”时,卖关子地微笑说:“也有可能是选前的最后一次。”

他是配合11月29日开始举行的巫统大会,接受本报专访。

至于这届巫统大会想对党员传达怎样的信息,他说,主要信息是不要再内斗了,国阵成员党勿再互相攻击,而是枪口一致对外。

“巫统党员必须了解,国阵其他成员党也正在帮助巫统,强化巫统。

他说,巫统须巩固及强化内部,此外,需要和国阵成员党有更好的关系。

“不要再互相攻击了,这有什么意义呢?最终还需要耗更多时间来解决这些内部问题和彼此之间的问题,那不如解决外部的问题。”

阿末扎希说,他将会协助首相纳吉,促进国阵成员党之间的相互了解。

探讨应对内忧外患

此外,他也曾在其他的访问中提到,本次大会的议题应该环绕于如何应对“巫统前领袖”在外围的攻击、如何解决内部争端来面对大选,及远至未来三十年的TN50转型计划。

“我不会擅自夹他人饭菜”

阿末扎希博士强调,他是101%效忠于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并随时做好准备协助纳吉处理党国方面的事务。

询及目前正代掌巫统署理主席职务,他是否有意更上一层楼,放眼以后迈向首相一职,他表示本身并不太在意职位的问题,反而交由真主决定他的政治前途。 

“我只会夹我面前的盘中餐,我不会跑到其他桌子去擅自夹他人的饭菜,尽管我的饭菜不够。”

他说,换句话说,他必须尊重现有的机制,这都是真主的意思。

阿末扎希也是巫统副主席。他是配合2016年巫统代表大会接受马新社独家访问时这么说;马新社新闻频道将于明晚(26日)的“特别访谈”节目中播出。

穿巫青团服怀旧

他表示,巫统最高理事会委托他为党三大臂膀,即妇女组、巫青团及女青年团大会开幕,他对此感到欣慰。“我已经21年没穿过巫青团的团服,我当晚将穿上以示我个人的怀旧之情。” 

提到他曾被指责为“极端马来人”(Ultra Malay)及他如何同时扮演好巫统领袖及副首相,处理党国任务,他说,那只不过是一个称号,但他时时刻刻谨记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大家都不能否认大马是多元种族国家。 

他说,作为政府里的老二及执行着巫统老二(署理主席)职务的副主席,他必须对各方公平。

“我想说的是,我的马来人色彩和回教色彩浓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漠视其他种族及宗教。我必须对所有马来西亚人公平。”

阿末扎希(中)接受本报专访。左起为苏正义与傅德发;右起为黄秋桦及黄兆平。

国阵不惧前领袖另起炉灶

询及一些巫统前高层领袖如今另起炉灶,会否在来届大选对巫统构成艰巨挑战,阿末扎希强调,这种现象并不新鲜,过去也曾发生过不少次,而且国阵从未因此而倒下。

“这并不是巫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了。例如巫统曾分为两个AB两个阵营、包括创党人也曾因为不认同巫统不对外开放给其他种族加入的政策,来捍卫独立,而成立了独立党或国家党。”

领袖可去可留

他认为领袖可去可留,去留是常事,然而,巫统和国阵必须能继续存在。

他接着说,当年的联盟(国阵的前身)也曾在1969年失去非巫裔选民的支持,而时任首相敦拉萨也曾努力将联盟扩大成为国阵。

巫统也在1987、88年经历分裂,形成了A派、B派两大阵营,甚至一度被撤销党的注册,并且在1990年的大选面对极艰巨的挑战。

“不过,我们还是赢了。1998年(前首相、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成立另一个政党,1999年我们还是赢得了三分之二的议席。”

之后前首相敦阿都拉接棒,国阵在第11届全国大选大获全胜,是国阵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纳吉让领袖有信心”

谈到巫统党内的“人格谋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经常成为攻击的目标,阿末扎希指过去的选举期间不少见各种攻击,然而首相能让党领袖保持信心,并让基层心声获得回应。

阿末扎希自1984年中选为巫统峇眼拿督区部青年团长后,开始活跃政坛,并在1996年至1999年担任巫青团长。

他接着在2000至2007年,两次被选为巫统最高理事;并在2008至2011年及2013至2016年,中选为其中一位巫统副主席,过后他在去年7月28日受委副首相,取代内阁重组后被除名的丹斯里慕尤丁。

前领袖成巫统最大敌人

阿末扎希说,随时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来临之前,对巫统领袖和该党展开的诽谤攻势,越来越凌厉及频密。

他指出,反击每一波攻势,包括主要通过网络世界发动的心理战,并迅速有效解决每一项被挑起的课题,已成每一位巫统党员的任务。

“我们须巩固我们的团队,不仅捍卫而已,也要采取更积极步骤确保我们是处在对的一方。”

阿末扎希承认巫统目前面对极大的挑战,因为曾是巫统主要领袖的一些人,现在却在反巫统。他说,党员和政府领导层有责任协助首相纳吉解释所有被挑起的课题。

与党主席分担问题

“我的看法是,不要让党主席单独面对这些问题,我们要向过去的领袖学习,必须站在同一阵线,我们必需向外界解释党领导层所要传达的信息,诚如我们所知,某领袖过去在22年的时间里,也面对诸多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攻击。”

他所指的是巫统前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在位期间巫统也面对过类似挑战。

阿末扎希说,尽管有人打着“不是仇视巫统,只是针对主席”的招牌而来,但这已不是第一次,昔年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尽管当时的情况被诠释为敦慕沙希淡与东姑拉沙里和当时的领袖意见不同。

“不过,从政治理论上,我们应该了解,攻击一个组织的最高领袖,就代表攻击整个组织。”

他说,当时慕沙希淡和拉沙里被指不满马哈迪,也提出同样的理由,表示本身不是不满巫统,而是不满时任党主席和首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