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应万变 令吉难止跌/杨名万

令吉兑国际主要货币汇率还未止跌之际,国家银行周三正如所料维持隔夜政策利率不变,这反映国家银行可能优先稳定汇率,不再像今年7月份般,紧急保经济增长。

国家银行今年7月,将隔夜政策利率调低25个基点至3%,这是7年来第一次降息行动。基于过去经验,许多专家原本预期国行周三会再次降息,但是在意识到令吉汇率跌跌不休后,看法马上改变,国行也果如后来所料,保持利率不变。’

金融失衡受抑制

国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其每两个月举行一次的会议后,发布声明重申当前国家经济正走在正轨中,今明两年都分别能达到国行所预期的4.0%-4.5%和4%-5%增长率,同时有信心通货膨胀率会偏低,保持在2.0%-2.5%之间。

在这样情况下,国行认为金融失衡风险已经受到抑制,意思是存户满意当前利率,不会因为扣除通胀率后的实质利率过低,导致金融失衡现象浮现,令存户将辛苦储蓄的血汗钱,往高风险处送,衍生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

金融失衡一向是国行提高利率主因,这段声明意味国行暂时不考虑升息。然而,对于普罗大众,他们恐怕不容易相信通货膨胀会保持在如此偏低水平,汽油、食油涨价后,现在据说连糖都闹起价,通胀率如果高过存款利率,所谓的金融失衡现象恐怕会浮现。

但是,在目前现实情况下,国行更不敢无视美国经济变化,国行声明警戒说,先进经济体财政政策上的变化,保护主义抬头和金融市场动荡,区域货币,特别是令吉汇率锐跌等,都是不可忽视的下行风险。

令吉跌势待休止

针对令吉汇率大跌的政策反应,国行表明会持续提供流动资金,确保国内外汇市场有秩序运作。简单来说,就是会继续在有需要时进场干预,确保令吉汇率不会动荡。

国家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对于令吉汇率跌势不止的声明太过简单,不能反映其严重性。令吉汇率目前的跌势,不管是深度和广度,都非常严重。

令吉兑美元周四闭市下跌至每美元兑4.4450/4550,已经很接近去年9月的每美元兑4.48令吉,这是自1998年东亚金融风暴以来最低纪录。

至于下跌广度,自2015年8月令吉跌破每美元兑4令吉迄今,已经深陷这水平以下超过一年,这是历史上最久一次。在这期间,除了今年3月29日至5月5日逾一个月时期,曾经短暂摆脱每美元兑4令吉窘境,当时以每美元兑3.88至3.99令吉之间交易外,其他一年半时间,都无法脱困,目前更是越陷越深。

半管制不如不管 

国家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之后,令吉周四继续下跌,国行声明起不了作用,当然,这也不是有关声明的本意。上周五国行已经高调干预市场,并没有带来多大效果,令吉还是继续下跌。从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迄今,令吉兑美元汇率已经下跌超逾5%。

国行高层认为令吉汇率锐跌,主要是因为岸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NDF 或Non Deliverable Forward)促成。

当这类岸外交易的汇率跌幅远远比国内实质市场大时,国行赶紧发文告,表明其一向禁止任何提供令吉NDF相关交易便利的活动,并劝告外资的资产与基金经理,要他们和国内注册的银行进行所有有关令吉的交易。

这反映大马虽然没有完全实施资金管制,却“半管制”令吉汇率交易,而这“半管制”情况是促使令吉大幅下跌不止的主因。在半管制情况下,岸外市场缺乏令吉进行交易,但是,基于在大马投资的外资基金经理,与涉及大量外汇利益的本地商家,不想承担外汇波动风险时,只能被逼在岸外这类“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市场”进行令吉护盘交易。

由于岸外市场没有令吉供应,一旦有风吹草动,起落就会比国内市场大,这就是当前令吉大幅波动主因。国家银行如果不准备实施全面资金管制,或许应该检讨如何放宽岸外外汇交易,以其“半管制”不如选择“不管”或“全面管”,避免两头不到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