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外劳却忧遇竞争
日人对外劳心态复杂

日本17岁锡克男子古尔塞瓦克的父母于1990年代从印度到日本寻求庇护,获得“假放免”(临时免除)身分,但无法享有健保和出入境自由。在日本出生的古尔塞瓦克日语程度流利,可轻松阅读报纸(下图)。他7年来给日本司法部写了超过50封信,要求当局承认他和弟妹的居民身分。这是他与父亲走上街头,为超过500名相同际遇的孩子请愿。(路透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办公室的官员们日前提出,计划提起议案引进更多外籍劳工,应对本国劳动力日益减少的局面。此举再次透露日本面对人口挑战的担忧。人口数量下降和快速老龄化导致日本劳动力严重短缺,尤其是在建筑行业。

日本未全面开放移工

日本未全面开放移工,现有的蓝领外劳皆是以发展中国家的人以“技能实习制度”为名在日本工作,分布在建筑、农渔业等缺工场域,中国最多。日本卫生劳动部研判,以提高薪资等对策吸引日本本国人投入被视为“新3K”(辛苦、肮脏、危险的日文发音以K 字为首)的行列缓不济急,须开放外劳补足缺口。

但日本对中国的劳工心态复杂,既需要他们的劳力,由担忧对方成为竞争对手。

日本人把建筑业形容为肮脏、危险、辛苦,这种看法进一步加剧行业劳动力供应不足。年轻人普遍上不愿涉足建筑业,而据估计,未来几年日本全国范围将需要超过2万5000名建筑工人。

日本“外交学者”报道,由于本国劳动力无法满足岗位需求,许多建筑企业目光转向外籍劳务市场填补空缺,其中大部分外劳来自中国。

解决劳动力短缺的一个方法就是把外籍工人聘为正式员工。让他们享有长期稳定就业的保障,企业负责员工的月薪、奖金以及其他福利。

作为工作保障的回报,正式员工必须比其他形式的雇员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要求全身心投入工作,忠于公司。

尽管日本、外籍员工都将从这种岗位安排中获益,但日本向外籍工人打开大门的做法将遇到重大挑战。

众所周知,日本人对自己的独特认知和文化同质性十分自豪,要认可不同文化习俗,就需要日本社会作出重大改变。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日本坚持多元化政策,切实保护外劳的权益不受盘剥。但目前无法保证日本政府已准备好施行接纳外籍工人的政策。

日员工恐被“抢饭碗”

此外,对外劳的偏见给工作环境造成负面影响。许多日本员工担心,这些外籍工人最终会“抢他们的饭碗”。

例如,一些日本工匠不允许技术熟练的外劳承担相应工种。这种害怕业务竞争的心态导致外劳被指派低水准、低技能要求的工作。

中国工人在接受采访时对这种情况表达了无奈,说他们往往在六个月后就对工作失去了兴趣,因为他们迫切希望学到更多东西,但就是没有机会。

日企“魔鬼十训”
女雇员月加班逾百小时致过劳死

日本广告巨头“电通”要求雇员长时间加班,导致一名24岁女雇员不堪重负自杀。这起被认定为“工伤”的过劳死事件,将电通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彭博社称,当前的舆论环境致使电通面临巨大压力,对方重新审视被称为“魔鬼十训”的严格社训,以期改善高压工作氛围。

据报道,在2015年圣诞节,入职不到半年的女雇员高桥祭因工作劳累,患上忧郁症并最终在宿舍自杀,被日本当局判定为过劳死。

日本劳动法令规定,每月的总加班时间最高70个小时,但高桥平均每个月的加班时间都在100个小时以上。

日本劳动部成立一支“过劳扑灭特别督察队”,自10月开始“临检”电通一些部门,到了本月还搜查电通总部和两家分公司。

电通内部“魔鬼十训”

有分析指出,电通内部制定被称为“魔鬼十训”的严格社训,教导雇员把工作看得比生命更重要,

其中一条是“不准放弃工作,宁死不放手,直至达成目标”。而这种高压式的劳动氛围,是过劳死的真正病源。

高桥的母亲在新闻发布会上,指责电通的“魔鬼十训”暴露了剥削压榨的企业文化。

彭博社称,经此事后电通或在下一版分给新雇员的公司手册中,删去“魔鬼十训”。

在女雇员高桥祭不堪重负自杀后,日本广告巨头“电通”或将废除被指剥削雇员的“魔鬼十训”社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