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良树老师
——中文系永远的招牌

中文系办公室门口,“马来亚大学中文系”8个字为郑良树老师所书。(照片提供/潘碧华)

2016年11月19日,一早出门,准备先去八打灵晶冠酒店参加“晋江经济文化国际论坛”,然后再到南方大学的“世界华文文学高峰会议”,妹妹追出来提醒我,去新山不要忘记去探望郑良树老师啊。郑老师一向爱护他所教过的学生,经常送字画鼓励。最近家里又找到郑老师写给我们的二幅字画。想起老师那些年来的殷切关怀,作为学生,我的确应该去看看老师。

郑老师在70、80年代在马大中文系执教,我在大学3年都上过郑老师的课。记忆中的老师讲课讲得很细,《庄子》内篇讲了一年都没讲完,可是印象深刻,如今还可以想起当年老师上课的表情,仍然记得他舒缓有致的声音,说《逍遥游》北海那只大鹏鸟,“大得很,至于大——到么地步呢?”我仿佛还可以想起他强调“大——”时候的神情。

1988年,我大三,上课上了半个学期,老师就到香港中文大学去了,一去又是15年。1997年我重回到马大中文系当讲师后的第二年,郑老师介绍我到香港中文大学参加香港文学研讨会,那时听说郑老师已经可以用粤语讲课,只觉得惊骇莫名。

2003年郑老师从香港中文大学退休之后,受邀到当时的南方学院,当中曾回到马大担任客座教授一个时期,许多学生都获得郑老师的字画。其中最珍贵的是那时写下的“马来亚大学中文系”8个字,自然而然成为系的招牌,就挂在上楼即可看到的地方。众多系友、访客,在此招牌下留影时,我们必然自豪地介绍说:这是郑良树老师的字,郑老师曾在这里17年。

2005年我博士毕业回国,郑老师也寄来一幅画,现在挂在我的办公室。题曰:

“高中时余向往至中国大陆深造,梦寐就读北京大学。惟时局所限,转往台湾大学。台大以承继北大自居,师长皆来自北大,然终以无法进读北大为一憾事。今中马开禁,门生多往大陆深造,颇能赓续余意,甚感快慰。就中潘碧华女隶最先抢攻北大,且得最高学历而归。壮志凌云,完成余昔日未达之意愿,最得我心,因写更上层楼以勉之。千禧年开五中秋后郑良树写贺”

过去几次我到南方大学,都想起郑老师,然有愧于自己成就不大,三番几次裹足不前,没敢去见老师。这次南下停留的时间较长,或许正是时候去探望老师。谁知就在前往新山的路途中,一打开手机就接到来自南方的短讯:郑老师于11点20分与世长辞了。原本的探望变成了去送别,我看着短讯,只觉造化弄人。

如今想起老师写给我的字,更感觉老师当年对我的勉励之情,而我毕竟辜负了他的期望。坐在灵堂前,与郑老师的的两个孙子折纸元宝,一边闲聊小说。最小的男孩就读中学二年级,最喜欢的是《左传》和《史记》,还有金庸武侠小说,我竟也和他聊了半天。

下午5点,天空的云层压得很低,或许今晚有雨。我想,从今以后,我们只能从郑老师的字画去缅怀他亲切温和的音容笑貌了。

郑老师赠送《更上层楼》字画。 (照片提供/潘碧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