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厨娘
大展厨艺

不知不觉,在欧洲打工换宿已经大概8个月。其中,我到过8个国家,有过8次不同的打工换宿经验。每次到新的宿主家,我不但有机会尝试到当地的食物,学到新的料理;更多时候,我会给他们做中餐,势必把中餐发扬光大!

法国学回来的薯泥,洋溢着淡淡的橄榄油香。

第一次打工换宿,是在湖区的一家B&B。女宿主Carey是个中国人,我从她的身上学会了做锅贴。当时适逢野韭菜丛生的季节,我们在路边採下野韭菜,烫熟后和炒鸡蛋一起裹入锅贴里。这锅贴学下来真管用,往后我到了别的宿主家都会给他们做这道料理,配上其他馅料,它可说是非常受洋人的欢迎,大家吃了都赞不绝口。

每个洋人都爱吃锅贴,不过每做一次要耗好几个小时,很考功夫。

在英国,我曾经在一个怪爷爷的家打工换宿,我每天都给他做饭。咕噜肉、叉烧、宫保猪肉、姜葱猪肉、照烧鸡、炒冬粉等等,他都很喜欢。有一次我非常想念家乡的食物,于是用了小辣椒干、洋葱、峇拉煎等等做了参巴,煮了一顿“辣死你妈”。那参巴好吃极了,一解我的乡愁,可是却把他辣得呱呱叫,想起来也觉得好笑。

异国版的椰浆饭,一解我的相思之愁。

来到法国,我在一家古堡的厨房内当助手,我的宿主Larry每天都得给顾客做法国菜。在这里我不必“偷师”,因为他很大方地和我们分享食谱,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学法国菜。他最爱的中餐是咕噜肉,于是,我礼尚往来地教他做。他吃了过后,说那味道简直和他在餐厅吃到的一样,后来还给机会我把这道菜做给客人吃,真是无上光荣啊!

咕噜肉是洋人最熟悉也最可以接受的中餐。

65度鲜嫩烤羊腿

到了冰岛,我化身为厨娘,做饭给8个人吃。在这里,我做了人生的第一道烤羊腿,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肉类温度计。当时的宿主跟我说等到温度高达摄氏90度时才取出,免得把肉切开是血淋淋;我向Larry请教时他却说不要超过60度,不然就过熟了。结果我在65度时取出,熟度刚刚好,肉质还算鲜嫩,试验成功!原来我不只会做中餐,西餐也一样行,呵呵。

人生的第一道烤羊腿,试验成功!

在苏格兰和威尔士,虽然做饭不是我的分内事,不过我偶尔也会给我的宿主做中餐。我给苏格兰宿主做了中式炒意大利面,他们没想到原来意大利面可以这样煮,味道是出乎意料的好,以前一直吃意大利式的,如今才知道错过了什么。我给威尔士宿主做了很家常的炒包菜,热锅下油后就加入手撕包菜一直焖烧至软熟,过程不加水。他们大爱这道菜,男宿主说比起其他的餐厅菜,他更愿意花钱吃这一道。

在威尔士创设了这一道中式意大利面,材料包括番茄、鸡肉和菠菜。

在这段过程中,我不停地学习和进步,偶尔创新菜色。原来,给别人做饭,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当我看到大家满足的脸,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莫非,上天在暗示我回国时应该往这方面发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