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美兰Batu Kikir村
吃腌榴梿

将腌制好的腌榴梿从裹好的叶子里挤出。

遇上榴梿盛产时,他们有个传统的做法,即将榴梿取肉弃种子,撒些粗盐,用绿色Lerek叶子将之包好后整包长长的挂着让水份留出,一星期干水后即成腌榴梿。

满载而归。

森美兰州的旅游景点不多,“不多”指的是旅游点不像马六甲红屋区古迹般闻名,亦不像槟城乔治市老街旧房和小食般集中在一起。

除了芙蓉市中心街上老建筑屋、天主堂、嘉美清真寺和米南嘉堡建筑等以外,著名的波德申海滩、靠近瓜拉比朥的米南嘉堡旧皇宫或以客家人萧氏为主的知知港新村等皆属森美兰州的特色旅游点。而个别城镇的小景点非常适合一两日自驾游的小旅行,最是吸引本地游客。

Abang Hamzah 捡了新鲜榴梿。

瓜拉比朥镇附近

小假日本地游较不受公共假日人潮的影响,像每逢榴梿季节,槟城浮罗山背人满为患,车辆将山路挤得水泄不通。换个角度,甘榜榴梿其实遍布全马各个乡镇,许多乡镇园主将自家榴梿供应到市场,亦有小部分友族于空旷屋旁或小型果园栽种榴梿和红毛丹树。

芙蓉素有芙蓉山之称,延绵山脉一直到靠近瓜拉比朥的Kampung Batu Kikir 山区有许多小果园。7月应马来朋友的邀约,从芙蓉开车随着N51号公路行驶一个小时左右,未到瓜拉比朥镇前左拐直入小乡村Batu Kikir。

那天晴,天正蓝,将车子停在马来人的住家旁,大伙步行往山坡处去,沿途可见依山而种的榴梿树,树枝上挂满累累果实,不禁令人雀跃,约20分钟的短程山路来到榴梿园,然后缓缓走向果园里搭建的小木屋,马来朋友Abang Hamzah 早已将清晨掉落的榴梿拾成一堆。

这是他们家族的榴梿园,他并非全职打理种植榴梿,但一年的好收成,却是经过他长年的管理和照顾。雨季时,需保留些野草抓着土壤免得山洪倾泻;雨季后则需斩除野草免得杂草丛生。

果园有大约80棵榴梿树,果树保持着距离的生长着。在小木屋下静心坐着,木屋里堆满清晨掉落的榴梿飘着阵阵香气,坐着未开口Abang Hamzah 已忙着开榴梿让我们尝甘榜榴梿的滋味。自家的果园,一颗颗的挑,不受限制的吃,最过瘾。树上偶尔掉落的榴梿,咚的一声后滚动落地。最好玩的是寻找榴梿的位置,捡起后可以新鲜的吃。

饱满的果肉。

过剩制作腌榴梿

遇上榴梿盛产时,他们有个传统的做法,即将榴梿取肉弃种子,撒些粗盐,用绿色Lerek叶子将之包好后整包长长的挂着让水份留出,一星期干水后即成Tempoyak (腌榴梿)。

至于吃法,简易的生吃将腌榴梿加入搅碎的辣椒仔和少许盐搅拌均匀即可吃。而想要烹煮一番,将嫩木薯叶、黄姜叶、小辣椒和香茅切片,然后加入江鱼子、椰浆和腌榴梿,再调味烹煮即成传统的江鱼子腌榴梿(Tempoyak Ikan Bilis)。

临行,Abang Hamzah载了一大篮的榴梿给我们带回家享用。如果你也想要一段个人的果园假日小旅行,榴梿季节到各州小镇或Kampung Batu Kikir一带的果园去寻味找惊喜。生活的精彩,常于许多转角处不期而遇,不是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