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国家的法案不应放行/南洋社论

事件越闹越大了,非回教徒的担忧、烦恼也将像头一样越来越大了。

现在,不只是伊斯兰党有本身的私人法案,巫统也将于下季国会提呈政府的私人法案。看来,不只是伊党矢志成为回教国,巫统领导的政府一样为了争取马来选票,而越来越回教化了。

昨天,哈迪阿旺提呈私人法案修改动议, 一旦获得通过,势必掀开“谁更回教化”斗争的序幕,因此,不能有所妥协。开了头,肯定难以收尾,后患无穷,后果严重。

不要说只是听取意见无妨,既然都有了立场——一国不能容二法,我国也不是回教国而是世俗国,加入特别委员会也是多余。

除了直截了当拒绝特别委员会,更应果断,完全切断私人法案的所有管道和可能性——彻底反对哈迪阿旺动议的提呈,并且逢动议必反。

哈迪阿旺提呈的是动议,不是法案,因此,只需普通多数票即可通过,过后则由相关的部长着手草拟法案,在未来国会提呈。

这会是故事的开头, 一旦打开了潘朵拉盒子,巫统为了显示对回教的重视不亚于伊党,以及争取马来选票的大前提下,必然亦步亦趋,于是更回教化的征途,将由此而开展。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强调不会支持伊党的私人法案,也置疑其优先政府事务,获得“爬头”提呈。但,以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一旦提呈“政府”的私人法案,马华及国阵内的非回教政党,包括民政党、国大党及东马的沙巴与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又将如何自处?

避免夜长梦多,祸患的开始,现在是大家坚持立场的时候到了!两届大选反映,几乎可以肯定,要是连这底线也没了,民政与马华必然也将连底盘也输光。

覆水难收,所以,立场必须坚定,没有妥协,它可以撕裂国阵成员党,也将撕裂希望联盟,最终分裂了这个国家与社会。

事实证明,反对回教国、回教法的不只是非回教徒,也包括了回教徒——知识分子与城市回教徒。

但是, 我们都忘记了,或甚至有意忘记,包括国父兼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第三任首相胡申翁有关我国不是回教国,是世俗国的历史性谈话、训诫与提醒。

我们甚至忘记,不顾,也不愿理睬历史。我们可能因此而走向一个未明,甚至极度危险的未来征途——政党联盟的撕裂、政府的撕裂、宗教之间的撕裂、信徒内部的撕裂,以至社会与国家、种族、宗教的分裂。

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前首相们强调的不只是我国不是回教国,不应该成为回教国,更重要的是我们是一个多元社会、民族与宗教的国家。

我们要自问一国岂能容二法,又何以实施?不要说它不针对不同的宗教,当出现重叠、模棱两可时,何以诠释?

不要回头才来想,才来后悔——的确,它已经产生“分裂”的元素、氛围与后果。事实摆在眼前,失意的政客、政棍已经借民粹以自利。

想想,避免祸患的开始,祸起萧墙前,将它铲除吧!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一刀两段,连动议都别提了,门儿都没有呢!否则后果自己想想吧,然后自负……肯定为时太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