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到韩国最东边

虎尾岬最引人瞩目的“相生之手”与日出,若没有云层遮住,可以欣赏完美的日出。

对首尔不再一知半解,对釜山也不再陌生,那就走出熟悉的版图,发现更美的韩国吧!这次去韩国最东边,好吗?

小孩指的方向正是太阳升起的东方,地板则有指南针图案。

海边观赏完美日出 
感受浦项魅力

如果每次只在首尔与釜山著名景点走走,好像缺少新意,年轻人总想要不一样的行程,寻找有特色的地方,越有挑战性,满足感就越大。这次要到大邱“妹妹”珠熙家小住数天,行程就从首尔南下到大邱、浦项、釜山及统营,再返回首尔。

《Running Man》在新年特辑介绍虎尾岬后,那只埋在海中的“相生之手”就一直印在脑海里,难得大邱与浦项距离不远,就大胆地走一趟!虎尾岬位于浦项,是韩国最东边的地方,若把韩半岛看成是老虎形状,东海区域一带就像是老虎尾巴向上翘起的部分,因此也有人称为“虎尾串”。这里也是韩国迎日庆典“圣地”,元旦前夕会举行大型倒数活动及看日出。

前往虎尾岬的交通有点复杂,不管是高铁或长途巴士都只能抵达浦项市中心,需要换乘两趟巴士才能抵达。一早从大邱东部市外巴士站出发,约1小时后抵达浦项巴士站。下车后,发现车站外有游客中心,马上向驻守的两名姨母查询行家拍卖竹蟹的地方,才得知他们是在清晨3至4时拍卖,所以建议我去竹岛市场看类似拍卖就好。这两位姨母英文不错,还热心地写了巴士时间表,担心我们错过虎尾岬末班车。

头戴红色帽子的商家清晨拍得大批竹蟹,再转售给客人。

错过班车却发现惊喜

抵达九龙浦换乘中心,要搭另一辆巴士进入虎尾岬,但我就如戏剧倒霉主角一样错过了,下一趟要1小时后……既来之,则安之,就在附近逛逛,没想到还捡到“宝”!换乘中心旁的九龙浦码头正是《Running Man》宋智孝与李东旭拍卖竹蟹的地方,看来还有老天眷顾,当时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从低冲上高处。如姨母所言,大白天是看不到行家比手势拍卖叫价情景,但可以看到行家转售竹蟹给客人。

回到换乘中心,乘客陆续出现,数名姨母突然搭讪,这种情况并不陌生,可能额头上写着“外国人”吧,不时遇到大叔姨母或爷爷奶奶主动问两句。与他们聊天可以锻炼我的韩文,偶尔还得到一些美食和景点“情报”,何乐而不为?最近上韩文课才知道,这是韩国人习惯,即便是初次见面的人,都会问两句,了解他们背景。

巴士顺着弯曲的山坡路前进,沿路两旁多为平房,远处还有蔚蓝大海,顿时想起济州岛,那种平凡又亲切的感觉。

抵达终点,不忘入乡随俗,恭顺地向认识不久的大叔姨母们道别。下榻的民宿托珠熙预订,若不是假日,尚可抵达才找民宿过夜。民宿老板把钥匙放在门灯上方,方便随时入住。放下行李,再搭巴士回到九龙浦近代历史街及吃晚餐。

九龙浦近代历史街恢复日战时期的街区,不少日本观光客慕名而来。

错觉身在日本

九龙浦近代历史街是在1910年代,约78户日本人移居到渔产丰富的九龙浦而形成的日式街区,之后也吸引韩国人居住。讲究木材与木匠的日本人,当时从日本空运木材和人力过来兴建民宅;二战后,日本人因战败回到祖国,使这里开始没落,房子也老化腐蚀。直到2011年3月,浦项市政府在457米长街道上的27栋建筑展开重修,但翻新过程中,被迫拆除一些老屋而引起学者的抗议,最终按照旧有建筑的规划地图翻新,才平息这场风波。

走在传统日本老街,似乎坐上时光机穿越回到100年前,若游客穿上和服,还有身在日本的错觉。街上有文化体验馆、茶馆、专卖儿时玩意和零嘴的“记忆商会”等,街道另一端是浦项市政府买下九龙浦渔业组合长桥本善吉故居,翻新后成为近代历史馆,保留了一些文书资料供参观。

九龙浦据说是新罗真兴王时期的某天,突然电闪雷鸣,九条龙从大海腾空出世,飞奔云天而得此名,日本人在后方建了九龙浦公园,爬上公园顶欣赏九龙浦港口夕阳景色,还不错!

蟹钳比拇指更大,腿部也比手指粗。

美味竹蟹大餐

回到主街,一整排海鲜店店家拉客,谈好价钱再进店内吃竹蟹大餐!

九龙浦特产是竹刀干鱼及竹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怎么能错过竹蟹?与姨母讨价还价后,两只普通竹蟹和一只大竹蟹只需10万韩元(约380令吉)成交,还附赠平日需要2000至3000韩元的炒饭!姨母也介绍了最高级的檀木竹蟹,但令吉贬值,檀木竹蟹超过小资女能力,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竹蟹按照规定的时间内蒸好,保证蟹肉鲜甜,闹钟一响,店员马上端上到眼前,慢慢剪开蟹脚,再把剩余的蟹肉及内脏拿到厨房煮成海鲜大酱汤,饭后再端上蟹壳炒饭。冬季竹蟹一入口,马上美食专家“上身”,每吃一口犹如泡在海洋里,肉质鲜甜到停不了口,这顿竹蟹大餐已被列为此行美食No.1!

“相生之手”采用青铜材质,一只在海中,一只在陆地,寓意大海与陆地间和谐相处。

海浪声伴眠

两年前,江原道正东津日出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次也冲着日出来到虎尾岬。冬季日出时间大约是早上7时30分,我们提早1小时出门,已有不少摄影爱好者摆好器材等日出。

太阳还未升起前,先看海鸥飞到以青铜打造的“相生之手”,但要看到5只手指都站满海鸥,一点都不容易。这天天气不好,太阳被云层挡住了,当日出时间已过,意味日出无望,人潮逐渐离去。看日出,果然要运气,回想起第一次就看到看日出,真的太幸运了!

没有日出,虽有点遗憾,但这两天一夜,住在没有WiFi的民宿,只能放下手机,听着海浪声入眠,到底已多久没享受过这种宁静?

下期预告:

巨济岛南端西边约1公里的海上,有一个长得像蛇形的岛,因“都教授”空降而成为著名旅游胜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