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积岩

猪头山岩壁,其实是沉积岩。

上周与朋友们一同前往猪头山徒步,以前出于疏忽大意,一直都认为接近山顶上的那片岩壁是花岗岩,这次想稍微解释一下火成岩的菱角边沿构造,仔细瞧瞧,才发觉自己一直以来都搞错了。

岩面下,一层薄薄的苔藓里,水纹构成清晰可见。

“这是水成岩。”我把“花岗岩”3字吞回。

我仔细抚摸这片岩面,惭愧以前从来没有留意它,它的质地并不坚硬,也没有石英脉,不可能是变质岩,细致的砂石触感,连外行人都能呼出“砂岩”,也就是沉积岩的一种。

“砂岩。”我说。心里想着这片从前沉在海床下的细沙,怎样涌到高山上来了?

我回头望望,树林后是马来半岛南方的平畴绿野,一望无际,直抵汪洋,虽然说马来半岛几亿年前是淹没在海底的,而即使外行人也推理得出,这样一片平坦的土地,从前当然是海洋啦!

那么为什么这一块岩壁,这块从前一定是躺在海床下的沙层,被压实后蜕变成砂岩,竟然和周围不同,独独的竖立在高丘之上?

我怎么说?

如果我有一把锄头,我沿着这块砂岩石壁往下挖,不久,也可能很久很久,我一定会碰到一种东西——“花岗岩”。虽然马来半岛也有板块运动造成的山脉皱褶,但南方这片山群之所以涌起,更多的成因恐怕还是花岗岩入侵事件吧?

花岗岩石上涌

莫约两亿年前的三迭纪,半岛地区除了地块镶嵌所产生的马泰造山运动外,还伴随着地底被岩浆挤压而涌出的大量花岗岩石(花岗岩是由于岩浆在地底渐渐冷却而形成,因为较轻,形成后往往被玄武岩挤压而上涌)的入侵(也就是上涌),终于把马来半岛抬拱出海面(如今马来半岛有一半的地面是花岗岩基),形成了真正的陆块。

于是生长在陆块上的珊瑚礁也被抬出海面,那些从怡保到吉隆坡、话望生到而连突的珊瑚礁群,只好统统死尽,变成了石灰岩峰崚(另外二迭纪时期盘古大陆的形成,也导致海平面下降,珊瑚生长的浅海范围缩小,而二迭纪末期的大灭绝,同样也导致大量的珊瑚死亡)。

当花岗岩构造的群山随着地块挤压而隆起时,从北方的哥木峰到南方的布鲁木山、从东方的大卑山到西部的巫鲁加里峰,茫茫的山峰群陆续出现,这想必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漫长时代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