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称阳具过大无法性侵女儿
狼父被控方揪出四大破绽

控方指被告在案发的两年多内,侵犯女儿多达十次。(档案示范照)

(新加坡23日讯)狼父性侵亲生女儿案续审,被告庭上承认录口供说谎,谎称与妻子很“性福”,一周亲热两三次。被告辩称自己动阳具增大手术后下体变形,不能与妻子行房,但他觉得丢脸,才没有向警方说出真相。  

据新加坡《新明日报》,被告(42岁,摊位助手)面对10项控状,当中包括五项侮辱女性尊严、四项性侵和一项触及触犯儿童与青少年法令的罪行。 

他被指在2011年年底到2014年4月15日,在亲生女儿11岁到13岁5个月大期间,对她做出舔胸、舔私处、袭胸、用手指性侵和肛交等的行为。他案发时跟妻子、两名女儿、儿子及女佣同住在一个组屋单位,受害女生是被告的长女。  

被告全盘否认罪状

但被告全盘否认面对的罪状,辩称自己动过三次阳具增大手术,因此阳具太大,不可能性侵女儿。 

控方今早在盘问被告时,出示被告在前年11月25日所录的口供。 

被告在口供里声称与妻子很“性福”,一周亲热两三次。他称在接受手术前,妻子并不享受与他亲热,还嫌他下体小,没有感觉。但被告动了手术后,妻子较享受,愿意与被告生第三胎。 

控方于是问被告,为何没有告诉查案人员自己下体变形,太大不能性侵女儿。 

被告解释说他当时下体变形,觉得丢脸,而且认为这是私事,才会选择说谎,没有向警方说出真相。 

但被告称有告诉警方他有动过阳具增大手术,警方可推断他下体巨大,无法性侵女儿。 

阳具手术出现四个版本

控方指被告说谎,动阳具增大手术的时间点出现四个版本。 

控方指出,被告录口供时,称在妻子在生了第三胎后,才去做阳具增大手术后。他去看医生时,向医生说他在2008年至2009年动手术。不料到了法庭,被告在辩护文件里,称第一次手术发生在2004年至2005年间,第二和第三次手术则是在2006至2008年间。 

但被告在庭上突然又改口,称三次手术发生在2005年、2007年、及2009年,前后出现四个版本。 

不仅如此,控方也说,被告对律师说自己下体周长(girth)20公分,但去见医生时,却量出25公分。 

控方指被告撒谎,但被告称自己当时记不得细节,直到在庭上供证时,才回想地较清楚。 

被告称注射胶原蛋白导致下体变形起泡流脓,但控方质疑胶原蛋白只能维持1年多,若被告下体变形7年,早就去看医生了。 

称下体起泡流脓不能性侵女儿

被告声称下体注射胶原蛋白后起泡流脓,因此不能性侵女儿。 

但控方指被告说的若属实,2009年下体变形后至今7年,不可能不找医生求医。 

控方认为合理的推断时,被告在这一年间动阳具增大手术,以致下体变形。控方也指被告为不留罪证,用发胶,橄榄油等润滑剂与女儿肛交,让女儿不留疤痕。 

被告坚称没“动过”女儿

另外,据《联合晚报》报道,被告坚称没“动过”女儿,还在庭上大声说:“我爱我的女儿。”

控方指被告在案发期间的两年多内,侵犯女儿多达十次,包括要女儿为他口交,甚至逼她肛交。

控方表示,被告与女儿做口交和肛交,是为了避免在女儿体内留下医药证据。

被告对此再三否认,他坚持自己没有“动过”女儿。

他说:“我爱我的女儿,我希望能快点见到我的孩子们。”

控方揪出四大破绽破绽1:说不清楚动手术年份、地点

被告在答辩时声称,曾在2005年、2007年和2009年,到柔佛新山动过三次增大手术。

但控方指出,被告在辩方文件、医药报告和在录口供时,针对动手术的年份提供了另外三个版本的说辞,包括一会儿说是在2008年至2009年内动三次手术,一会儿又说只动过两次手术。

控方也指被告只含糊说出动手术的地点,但被告驳斥,那是因为他动手术的商店如今已变成餐厅。

破绽2:胶原蛋白填充剂的效果

被告声称,他的手术是利用胶原蛋白填充剂来进行增大,但因为其效果不持久,所以他才前后动过3次手术,最后一次是在2009年。

控方驳斥,如被告所说,胶原蛋白的填充效果只能维持一年多,但根据被告10月份的阳具照片,被告的下体还是肿大的,因此他最后一次动手术不可能是在2009年。

破绽3:性器官变形肿痛

被告声称自己的性器官在动手术后变形和肿痛,甚至是流脓和起泡,不可能性侵女儿,但控方驳斥,若被告真的是在2009年动手术,他不可能忍痛长达7年而没有去求医。

破绽4:妻女的“阳具画”相似

被告的妻子与女儿在审讯期间,相继在庭上画出她们印象中所看过的被告的阳具。控方指出,母女所画的性器官相似,包括被告的性器官肿大的部分,女儿并没有撒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