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位处偏远或园丘
华小缺学生自动关闭

魏家祥:不能单从数据的表面来评定。

(吉隆坡22日讯)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说明,国家经济的增长,人民生活的改善及人口往城市迁移等,最后都影响了偏远地区包括园丘华小的存亡。

“我必须强调的是,国内华小的关闭是基于欠缺学生来源而自动关闭,並非政府强行关闭。”

他说,这些华小在相关历史背景下,因为没有了学生来源而被迫自动关闭,这是为何在表面数据上,华小的数量会有所减少。

“在失去学生来源,不少位处偏远或园丘的华小,就在这个原因下自动关闭。”

也是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的魏家祥今日发文告,回应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

他说,张念群于11月14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选择性采用1990年至2000年的华小数据。

他说,张念群后来发文告又拿出1970年到2016年1月份的数据。事实上1970年代之前,当时华人并未集中于城市地区的发展,一些园丘也有华小的设立。

人口往城市迁移

“1970年代之后,马华当时号召并领导华人全面强化经济,不少华裔从郊外往市区迁移。

“迈入1980年代后,安华出任教育部长时落实许多不利华小发展的政策,包括实行国小保留地政策,还有派遣不谙华语的教师到华小任高职事件,使到华小的发展受阻。”

他说,一直到了1990年代,华教的发展才再度现出曙光,尤其马华在1999年与时任教育部长拿督斯里纳吉确立增建和搬迁华小的政策后,华小就在较后的十多年间,搬迁和增建了104所。

“当我们要拿出数据来评断时,我们不能单从数据的表面来评定,而是需要了解其来龙去脉和华小的实际情况,因为表面数据看似减少,不代表华小的发展受阻或就此栽赃马华和政府关闭华小,而完全不考量历史背景,更无视华小规模更胜从前的事实。”

增建迁校双管齐下

魏家祥郑重声明,马华在华小建设方面的立场,由始至终都是以增建全新华小为主,并以各种方法确保华小提供的学额不会减少,如此才能保障母语教育的权益。

“当我们面对众多微型华小面临学生人数不足或没有学生来源,进而将自动关闭的问题之时,我们总不能对这些华小坐视不理、不闻不问。”

他说,当政府确定通过搬迁华小的形式,让面临自动关闭的华小得以在另一个地点延续其办学精神,同时也能满足人口密集区对华小的需求,马华认为这是一个可行性方案,也是一个得以更快捷纾解人口密集区华小爆满的问题,因此在华小建设方面,釆用争取增建华小和协助搬迁华小的双管齐下策略。

他也举出数个实例说明,即霹州哈古乐华小、柔佛列光镇培智华小、南兴华小、彭亨竞智华小。

“这些都是微型华小在面临自动关闭之际,透过搬迁浴火重生並得到更好发展的铁证,也符合我们力保华小学额有增无减和规模日益壮大的理念。”

少50华小 增10万学生搬迁微小浴火重生

魏家祥说,如今华小的学生人数远超于1970年,但华小的表面数目却有所减少,对于这现象的唯一解释,就是搬迁华小政策,意即面临自动关闭的华小在搬迁后,规模更胜从前也得到更佳发展。

他说,把搬迁后的华小规模更庞大的因素考量在内,这才足以解释,何以当华小数目如张念群所言般自1970年减少近50所之际,却在如今足以容纳较当年学生人数多了10万名的学生。

软硬体设施更完善

“显然地,张念群未说出事实的全貌,才显得她的‘华小减少学生人数却增加了10万人’言论如此不合乎逻辑和莫名奇妙。”

他也指出,华小如今学生人数上升也是基于友族学生前往就读,更占了华小学生总数的近18%,这是华社所欣见的。

魏家祥,自从1999年搬迁华小的政策确立后,华小的发展情况也有着正面的转变。

“搬迁的华小无论硬体或软体设施,都远远超越原本的微型华小。同时,在搬迁后的华小,其规模包括师资在内,都比原本的规模大许多,这与全新一所的华小无异。当微型华小因为学生不足或没有学生来源而被迫自动关闭之时,我们任由这些华小自动走入历史,却又在另一边厢筹组新华小,并且是从零开始即从学校的注冊开始建设,最后华小的数目依然保持不变,但过程或有所耽误,倒不如直接以搬迁华小的方式,更快捷和有效的于高需求量的地区设立华小。”

国小没出现学生过少问题

针对张念群所谓的增建华小比率远不及国小一事来批评马华,魏家祥指国小并没有像华小那样,出现全校只有不及10名学生的问题,因此,全新国小都是在增建的情况下设立。

“华小是基于面对微型华小自动关闭的问题,因此才以搬迁的快捷方法加上增建华小的方法‘双剑合璧’,共同缓和华小高需求地区的问题。”

他说,要比较华小和国小自2000年来的增设,就应该是104所搬迁和增建华小,与484所新建国小进行对比,而结算出来的比率是21.49%,意即比张念群口中的华小学生与政府小学学生比率的20%更高。我们不视这为马华的丰功伟绩,但这却也是事实的全貌,不会因为任何一方的刻意隐瞒而不存在。

勿光凭数据断定华小发展

魏家祥说,目前国内拥有数十所迁校后至今启用还未超过6年的华小,这在情况下,国内华小在未来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学额。

再说,根据教育部的统计,全国有472所微型华小,即学生人数少于150人,而大部分的微型华小位于砂拉越州,其中,少于30名学生的华小更是比比皆是。由于地方上的需要,一些华小即使学生人数少于10人,董事会也未决定搬迁,因为,当地还需要一所华小。一旦当中一些华小最终决定搬迁,同样的,也会为我国的华小带来更多学额。

综合观之,目前华小比以前更具规模,提供更多的学额。

“各方在看待华小发展的课题上,都不应只看表面数字而无视实在的内里情况,我们应该更理性的看待教育课题,而不是设法政治化教育课题。”

他也促请行动党停止把玩“数字游戏”,企图误导民众和煽动人民情绪,因为这都无利于华教的发展。

指政府政治考量增建华小行动党无的放矢

魏家祥说,在104所新建和搬迁华小当中,有55所是在非大选时期批准的,占了总数的53%。这又何来是大部分华小在大选来临前才获批的?因此,行动党指责政府根据政治需求选择性增建华小是毫无根据的。

他说,如果这一切就像张念群所说的增建华小是出自于政治目的,那是否当大选落幕后,国阵在相关地区落败,就不必再兑现建校诺言?事实上,加影新城华小和双溪龙华小就是例子,若非雪州政府在华小建筑图测等方面不给力,加影新城华小恐怕早已建成。

他也促请张念群不再只专注于她的“数字游戏”及隐瞒部分事实的“躲猫猫”游戏,尽全力促使其所属政党执政的州政府把最合适建设华小的土地献给华教,再安排发展商全力配合建校,就像柔佛州政府那样,马华也将乐见其成。

55华小非大选时期批准

“就像从瓜拉庇劳迁至芙蓉达城的巴力丁宜华小,就是由森州政府献地,发展商拿督李典和耗资1100万令吉承建了一间设备完善的华小,已在今年1月开课。”

魏家祥也说,1999年至今新增建並已全面启用的16所华小中,当中有8所是中央政府全力负责兴建,另外6所则是中央政府拨款数百万令吉给董事会兴建,而目前已完工90%的加影新城华小(加影先锋镇华小),则是政府提供6英亩的学校保留地,再拨款450万令吉供建校。

他说,在17所全新华小当中,有6所华小是非大选时期宣布的,如敦陈祯禄华小、柔佛再也华小、甲洞三校华小和永平二校、美里杜丹中华华小和敦陈修信华小,而87所搬迁华小当中,有49所也是在非大选时期批准的,如雪兰莪子文华小、柔佛文化华小、吉隆坡三育华小、森美兰芦骨华小、马六甲益智华小及槟城卿田华小等。

张念群引用过时数据

魏家祥指张念群引用董教总于2006年9月26日的文告数据指巴生河流域、柔佛新山县和槟州共缺134所华小已是过时的数据。雪州一些地区和柔佛新山,确实还需要新建华小,但数目并非这么多。

“马华近期向首相提出8所新建和搬迁华小,必定包括以上地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