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还剩下什么?/黄子伦

如今离下一届大选已经不远,如果纳吉选择在明年解散国会举行大选,完全在合理预期之内。行动党在过去的两届大选中已经晋升为最强大的反对党,背负着人民许多的改革期望。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年,盘点行动党的表现,实在令人觉得惋惜。

众所周知,行动党虽然有让一些非华裔的代表上阵,但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承认,整体而言他们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基政党。而他们争取华人选票的策略无非是靠抨击马华和民政的表现,并给华人选民刻画了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种开明进步的愿景。

采取模糊策略

时过境迁,随着马华的选举成绩不断下滑,行动党可以从马华身上捞取到的华人选票已趋向饱和,加上回教党分裂及反对党重量级领袖的纷纷离去(包括安华入狱),行动党才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开拓非华人选票的市场,尤其是乡区的马来选民。须知马来乡区一向以来都是国阵的堡垒区,行动党是不具备任何竞争优势。

因此,面对这个市场行销难题,眼前的选项并不多,要嘛比国阵更加保守;要嘛向他们推销更为开明的愿景;要嘛采取模糊策略,看能不能吃两家茶饭。为了能够短期内拓展票源,行动党显然是选择了最后一者。

但问题并没随着行动党这个策略性模糊而淡化,因为马来人和非马来人,或者说是土著和非土著之间的权益本来就存在着许多尚未解决的矛盾。就像是室内禁烟的条文一样,烟民和非烟民在室内的权益博弈必然伴随一者的妥协为收场。

行动党在面对这些两难局面时,我们看不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个愿景被推销给马来乡区的选民,取而代之是一次又一次类似“新经济政策并未惠及真正有需要的土著”这种忽悠说辞。

选择搁置争议

当然,我能够理解行动党的动机,就像是很多“高瞻远瞩”的政治工作者都很喜欢说的那句:“以大局为重”。但,什么是大局?谁来决定?当华人选票已经成为行动党的铁票了(我姑且假设是),非土著的权益还在他们的“大局蓝图”中吗?

就算我退一步承认行动党这种“异中求同”的做法能够凝聚更多马来乡区选民的支持来实现改朝换代的目标,并顺利执政中央。那么请问,这时的他们会不会努力朝改革的方向前进?

须知,当你选择先搁置争议,以赢下选举为优先考量,你其实就是已经默认了这些争议性议题为合理存在。行动党尚未执政中央时已经需要做出原则性的退让,要如何让人们相信他们掌权之后,有勇气冒着可能丢掉中央执政权的风险来进行改革?

看看近期的例子,两名行动党的党员因为分别说了一些可能不利于该党的“新方向”的言论,结果不但没有得到党内领袖的支持,其中一个还被林冠英以他个人的牢狱史来反驳。就连铁骨铮铮的卡巴星,生前也曾经因为公开抨击回教党要建立回教国的目标时,遭到林冠英公开批评他“没有政治智慧”。

或许在下一届的大选,行动党还是会获得很多华人选民的支持,甚至搞不好还争取到不少的马来选票。但一个不断妥协原则,不愿意推销一个更美好,进步和公平的愿景给全国选民的政党,我实在想不到这个国家在他们的带领下可以变得有多好。这样的政党,在来临的大选中输掉手中的议席,除了一丝丝的痛心,我并不会觉得惊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