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胜利/陈俊安

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获得胜利,可以解读为一群“愤怒者”的胜利。

何以如此说呢?根据统计,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贫穷的白人、失意的中产阶级,还有生活边缘化的拉丁裔或非洲裔美国人。

这些都是愤怒的一群,有些因工厂外移失去了工作,有些因长期经济不景收入受到挤压,有些更是领取救济金过日子!这些人投票,并非因为特朗普好,而是他能说出纾解他们愤怒的说辞。

在选战的最后一刻,看看特朗普说了什么,他说:“你们要美国人被贪污的政治阶级统治,还是希望美国再一次由人民来统治?”

言论击中愤怒者心坎

这句话正击中那群愤怒者的心坎!所以特朗普赢了!

其实这股“愤怒的力量”并非现在才有,而是延续了“占领华尔街”运动。2008年雷曼兄弟引起的全球金融风暴,愤怒已经在弱势者、养老金失去者、贫穷者、失业者、中产者中延烧,至今没得到舒缓。

从全球来视察,菲律宾选出杜特蒂当总统,岂非也是“愤怒的投票”?英国脱欧公投,更是“愤怒者”的选票,最终压垮了既得利益者和精英权贵们。

回看美国,如果希拉丽·克林顿代表了白人精英阶级与华尔街利益集团,选民自然把“愤怒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因为他说要企业者把工厂迁移回来,要驱逐抢饭碗的墨西哥非法移民,要禁止伊斯兰恐怖分子入境,都击中了“愤怒者”的弱点——尽管他是个富豪。

问题是,发泄愤怒后,美国真的会“再一次伟大起来”么?工厂都会迁移回来么?人民的收入会增加么?人民能当家作主么?反正愤怒者不管了,先把贪婪的精英们、华尔街大鳄们赶出去再说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