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审计司揭14年前旧账
敦马擅批5亿工程

(吉隆坡22日讯)总审计司揭露,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2002年以财政部长身分发函,指示交通部将逾5亿令吉的挖掘河床工程合约,颁给当时仅成立一个月的大马海事与挖泥企业公司(MMDC)。 

马哈迪马哈迪被指担任首相兼财政部长时,指示交通部委任MMDC作为挖掘工程承包商。

最终,这项工程于2005年,在未通过内阁批准的情况下,由交通部秘书长和MMDC董事签署。

而且,事过十多年,总审计署调查也指,财政部一开始就委任MMDC作为挖掘工程承包商的决定不合理,除了MMDC刚成立没有相关工程经验,该公司处理的其他工程也不尽如意。

2015年第二系列总审计司报告指出,财政部在2001年8月20日及11月23日提出,共有15家公司有意参与挖掘河床工程的竞标。财政部也在2002年7月22日致函交通部,而这封题为“河口与港口挖掘工程建议”的信函中也表明政府有意成立一家国营公司,而这家公司也将拥有本身的挖泥机及相关设施。

负责全马挖掘河床

“根据这封信函,(时任)财政部长(马哈迪)已决定,由MMDC取得15年特许经营期的全马挖掘河床工作合约。” 

财政部接下来在2002年8月10日,取消此前公开招标的挖掘河床工程,并将合约全数颁给MDCC。 

总审计署也说,在审计工作进行中,没有发现交通部针对此决定的讨论、分析或是研究文件。

交通部没呈内阁批准

马哈迪退位后,由敦阿都拉巴达威接任首相一职,并且同样兼任财政部长的职位。

敦阿都拉接任后,财政部在2005年8月22日也答应批准MMDC获得长达15年的合约,前提是交通部必须获得内阁的同意。

“然而进一步的调查,没有证据显示交通部依据财政部指示的改变,而向内阁取得批准。”报告也称,交通部并没有任何记录来解释,究竟为何这宗事件没有提呈到内阁。

此外,交通部也没有按惯常的政府程序,向MMDC发出核准信(Surat niat)及同意接受书(Surat Setuju Terima)。

最终,这项合约也由时任交通部秘书长代表交通部和MMDC董事,在2005年10月19日签署。

委任没经验新公司不合理

根据总审计署的说法,财政部一开始委任MMDC作为挖掘工程承包商的决定不合理,且没有坚强的理由,因为MMDC刚成立,且没有相关工程经验。

此外,总审计署认为经济策划单位和财政部针对这项工程有不同的诠释,一者诠释为特许经营,另一方面则是诠释为长期合约,而这对于合约究竟需否内阁通过将造成直接影响

“一个没有经过讨论、分析和研究的决定将导致策划过程出现破绽,定位不明确,也将影响政府利益。财政部在批准给MMDC之前,理应先研究其他参与竞标的公司的建议书。”根据报告,MMDC负责的霹雳天定河工程较原定时间提前4个月完工,而吉打港口的工程则是按时完成,但是在登嘉楼瓜拉勿述工程则是迟了81天。

此外,玻璃市港口的工程则是因为MMDC没能够完工而被结束,而巴生特鲁山峇眼河的工程则是在共同协议下宣布结束。

创办人拥足够知识经验

MMDC成立于2002年6月19日,但在同年7月22日便获得价值5亿777万令吉的合约,15年的特许经营期是从2005年10月19日至2020年10月18日。 

然而,报告指在审计时没发现任何交通部针对有关决定的商讨、审评及研究记录。

尽管如此,总审计署说,也是MMDC创办人兼股东的拿督聂莫哈末卡马,在挖掘和填海方面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当时他手中的另外一家公司Tidal Marine工程私人有限公司也拥有三艘使用荷兰科技的挖掘船,属于当时最先进的科技。

与交通部一直未签约

根据总审计司报告,马哈迪在2003年10月退位,而经济策划单位(EPU)在2003年6月23日曾指示交通部,有关特许经营合约必须经过总检察署的审核,确保有序,且通过首相署部长的批准,并获得内阁的批准才能够签署有关合约。

“然而,在2003年6月25日,财政部指提供给MMDC的合约时长期合约,而不是私营化的特许经营,因此必须有交通部和MMDC签署一份特权合约。”

交通部此后在2003年7月8日告知经济策划单位,根据财政部上诉的决定,他们不准备提呈内阁文书。

直指马哈迪在2003年10月31日退位,这份交通部和MMDC之间的合约都还未签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