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跨协没了“美国肥肉”……/南洋社论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是在2005年由新加坡、汶莱、智利及纽西兰4个小国家发起,是一个很小的自贸协定。

配合美国“重返亚太”基调,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08年“钦点”了跨协,在美国高调加入后顿时令跨协重要性提高。

跨协在美国介入后,开始策略性的扩大成员国阵容,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虽然只有区区的12个国家,却占全球GDP的38%,占全球出口的24%。

虽然跨协的成员国来自亚太地区,不过P12却把位于亚洲,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摒除在名单外。

此外,美国跨协重要推手——强势的希拉丽,她在出任国务卿时,成功影响曾在南中国海主权纷争上与中国发生海战的越南加入跨协。她在自传中提到:我们结合越南的最重要工具之一,是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从身居决策地位的希拉丽谈话中可看出,跨协已在美国加入后,渗入围堵中国的元素。

在去年,12个成员国宣布长达5年的多回合谈判后达成协议,将回交各自的立法机构寻求通过,也就是距离正式落实,只差最后一里路。

很不幸,这最后一里路却因美国总统选举而生变,2位总统候选人包括希拉丽,都表明中选后不会推跨协。

与此同时,美国数个月前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及“今晚就开战”的武吓中,因面对不退让不怕吓的中国,多次踢到铁板。从今年8月起,美国领导人已没再对TPP有最新的陈述。

日本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曾说过,跨协不是经济架构,而是美国联手在太平洋围堵中国政治架构,在经济上毫无意义。他指如果日本加入而引来中国反击,日本将是输家。

可是,从最近种种动作中显示,身为跨协老二的日本,似乎有意“接手”没有美国参与的跨协,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甚至派出重要部长飞到一些国家,安抚成员国。

美国是跨协内的最大块肥肉,在这框架下她就得“自切、分享”才能换来“美国俱乐部”的主导地位。若把世界自由贸易分割成“美国俱乐部”或“中国俱乐部”的对立阵营,那是破坏世界自由贸易的最新一道导火线,最终自损伤人。

其实,对P12成员国而言,危机也是转机,就算少了一块美国肥肉,却可让跨协回归没政治干扰的正轨,长远而言,何尝不是好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