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破天荒合作
17后座议员重获辩论机会

议长刘子健针对州议员要求恢复辩论环节进行训话。

(槟城21日讯)朝野破天荒合作,让17名后座议员重新获得机会参与辩论!今季槟州议会罕见发生17名朝野后座议员在上周五因各自理由,而在辩论明年度州财政预算案的环节时,错失为选民辩论的机会,“缺席”率更高达60.7%,堪称缔造槟州议会最糟糕的纪录,使得州议会提早进入行政议员总结环节。

不过,州议会周一复会一开始,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即向议长拿督刘子健提议重新开放州议员辩论环节,好让17名后座议员重新获得机会参与辩论。

他指出,议员参与辩论对选区和选民都是相当重要,因此希望议长考虑,好让后座议员扮演自己的角色。

难得的是,黄汉伟的这项建议,竟获得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的附议,而一向与反对党唱反调的希盟后座议员主席雷尔也支持这项建议。

另外,雷尔也就自己没有扮演好希盟后座议员主席的角色向议会道歉。

这也是一众朝野主要关键人物,首次在议员薪金制度外的课题上,齐齐合作让后座议员重新获得参与辩论的机会。

询问3次无人要辩论

槟州议会共有40名朝野议员,其中扣除11名行政议员、2名正副议长,共有27名议员必须参与辩论,惟是次仅9名后座议员参与辩论,18人则错失了机会。

若在扣除因早前中风而当天缺席议会的巫统峇六拜区州议员诺丁阿末,共有17名后座议员没有参与辩论,这数目占了议会的60.7%。

17名朝野议员是在上周五参与辩论2017年供应法案(财政预算案)时,由于副议长询问3次后无人愿意辩论,于是宣布提早休会,周一(21日)复会时直接进入行政议员总结环节。如今则重新开放辩论环节。

刘子健为副议长澄清“依据常规执行任务”

副议长被责怪,议长极力捍卫!

槟州议长拿督刘子健表示,尽管有报章言论指副议长拿督马达是造成17名议员无法参与辩论的关键人物,不过他澄清,马达其实是依据现有的议会常规来执行任务,反之是后座议员没有认真对待议会,所以才错失辩论的机会。

“我支持副议长的看法,他已经根据现有的法令去执行,甚至询问大家有没有人要站起来(辩论),是大家没有站出来。”

他表示,一切对副议长的指责似乎不公平,因此他有必要澄清。

另外,他说,当时议会内人数是足够的,因此根本不需要按铃提醒议员。

尽管如此,他表示,为了议会好,他接受黄汉伟的建议,同意重新开放辩论环节。

沙希旦(中)打趣雷尔(右)应穿黄领带,而非红领带。

槟州议会速读区

1.槟州行政议员2013年至2016年9月份的出国考察开销及成果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从2013年至2016年9月为止,州政府总共花费了444万3766令吉34仙,在131项行政议员出国考察的开销。

他在周一上午,在州议会口头询问环节回答行动党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的提问时这么指出。

他表示,这些考察所带来的成果涵盖了经济与国际交流、旅游及环境、农业及农基、教育、医药及科技工业。

根据首长办公室所给予的数据显示,2013年的16项国外考察,总开销是44万4968令吉60仙;2014年的46项国外考察,总开销是127万7940令吉;2015年的35项考察,总开销是194万2708令吉79仙;而今年截至9月份的34项考察中,总开销为77万8148令吉95仙。

2.2017年槟州财政预算案

巫统直落巴巷区州议员沙希旦在口头询问环节时,质疑州政府为了让财政预算案达到盈余,而进行不必要的节约,导致人民生活品质受影响。

他说,他重新看完过去数年的财政预算案,发现每年的赤字都很高,但是最终都会有盈余,他认为州政府纯粹是为了让“账目漂亮”,而报大数。

“在经济蓬勃时节约,以便能在经济低迷时花钱在人民身上,才能确保人民生活受保障。”

他指出,根据2015年财政报告,共有2836万4746令吉,即占了预算案21%的款项,并没有被善用,其中以公共工程局为例,该局有高达42%的款项并未被善用,令他非常纳闷。

对此,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蕾拉提问,这些未被用到的款项,是否可以拨到有需要的选区,以便能维修村子已损坏的道路。

林冠英澄清州内没人因为水灾而丧命,并要《星报》道歉。

误报槟水灾有人罹难林冠英要求《星报》道歉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怒斥《星报》作出不实报道,该报日前封面错误报道槟州水灾导致有人罹难。他要求该报撤回相关言论并道歉。

他周一在槟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及行政议员彭文宝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并出示《星报》及《新海峡时报》的报道,揶揄前者是大骗子,后者也报道相关新闻,所以也是骗子。

彭文宝在记者会中指出,于11月19日在北赖糖厂里面码头发生的命案,死者是意外坠河而溺毙,并非因为水灾。

林冠英也强调,当时并没有下雨,也没有发生水灾,并怒斥该报没有道德,作出不实报道。

林冠英指出,《星报》封面刊登的水灾照片,实为位于霹雳州宜力,不是槟州。

彭文宝也念出警方的报告指出,有关意外事故是于11月19日晚上10时在上述地点发生,两名工人从舯船上意外坠河,其中一名溺毙,另一名则被救起。

彭文宝在记者会中详细念出有关意外坠河意外事件的报告。

促出示指控槟政府证据首长再给邓章耀48小时

随着周一期限已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再给国阵槟州主席邓章耀多48小时,要后者出示证据,以证明对州政府所作出的数项指控。

林冠英周一在槟州第二首长拉马沙米、行政议员彭文宝、罗兴强的陪同下,在州议会会议室召开记者会发表上述言论。

指国阵掌控数家纸媒

林冠英也指控本地数家纸媒,已被国阵掌控而变得不专业和没道德,因此邓章耀可肆无忌惮的撒谎,而这些纸媒也没有要求对方出示证据,却要求州政府出示证据,持双重标准。

另外,他不满地指出,邓章耀于11月16日批评指槟州政府将木蔻山热带度假村有限公司TIRSB的49%股权售予宏升集团,但本地两家华文报却拒绝刊登他对上述严重指控的声明。

他表示,邓章耀非但拒绝出示证据,却还回应指会相继公布他在2013年拒绝了可以为槟州发展机构带来2亿2000万利润保证交易的真相。

“我提醒邓章耀,这并不是一场游戏或脱衣舞秀,这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若邓章耀是认真的,就应该现在就示出证据,而不是在玩玩。

“难道这就是国阵槟州主席的水准吗?一个撒谎、敢做不敢当,被挑战的时候无法示出证据的人?”

他揶揄对方拒绝出示证据,展现了对方是如何的没有原则及不负责任,根本不适合成为政治领袖。

他更当场告诉被他指为国阵掌控的纸媒:“你们要对我怎样就怎样,我预(预料)了。”

老翁不满心声没被聆听,隔着槟州议会大铁门大喊希望引起注意,以告知事实真相。

违例停车接罚单老翁大闹槟议会

不满停车在路边被开罚单,华裔老翁在槟州立法议会前大闹!

这名老翁日前到打石街做墓碑给岳母时,因街边的停车格已占满,就将车子停在店屋前面,离开不到几分钟即被槟岛市政厅执法员开罚单。

由于不满被开罚单,这名老翁在今早约10时30分时前来槟州议会外大声喧哗,惊动州议会保安人员,并隔着铁门询问老翁何事。

老翁愤怒地表示,他来到州议会并不是为了要找茬或骂人,只是心中非常不满,因为他曾尝试到光大行政中心想见官员解释,却被告知没有权力见官员,而来到州议会大门处却被拒于门外,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大喊引起注意,以便能讲事实告知大众。

“我停车在街边被开罚单我认错,但是我来这里(州议会)是要告诉他们不要滥用权力!”

不满针对华裔

老翁说,槟首长林冠英曾说消费税连死人都要付税,而他只是去做墓碑而已,为何那些人要开罚单惩罚他?

他也大骂“你们都没有心”(You all no heart)!

“我是停放一下就接罚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华人?有关官员不应滥权,请去看看浮罗池滑区,那边有更多违例停放的车辆,为何执法员不取缔?”

他点名要掌管槟州福利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彭文宝出来,要求与其对话5分钟,将心中的不满告知对方。

彭文宝过后出来走到州议会大门外与老人对话,老人见到彭文宝第一句话即表示,他非常不开心。                        

“该处没有别种人,只有华人会去那边做墓碑而已,为何要捉我们,有什么理由!我已经付了罚款,来这里只是要出一口气,我要问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华人,因为那个地方只是做华人墓碑而已。”

而在彭文宝调解下,阿伯过后在保安员的护送下越过马路离开州议会大门。

彭文宝:老翁只是要表达意见

针对老翁因不满违例停车接罚单而往槟州议会“闹场”事件,槟行政议员彭文宝表示,老翁只是要见议员以抒解本身意见,并非要博同情或闹事。

他表示,老翁知道本身违例停车而中“三万”是无可厚非,所以没执意要求情,他要见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志在要对事件抒发本身意见和解释。

他说,老翁是因为中“三万”后欲到光大政府行政中心见曹观友却被官员阻止,并被指示到槟州议会见议员。

“在光大见曹观友不果后,老翁遂往州议会要求入大厅会见曹观友,惟再遇阻挠。在高度不满下才在议会厅外高喊引关注。”

他说,一般上,民众往光大行政中心求见议员都不会被拒于门外,只要是办公时间,都被允许上行政楼。

“我们的门户都敞开准备会见民众,能够为民众服务是难得的机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