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解剖

解剖是为了找出死亡原因。可是,没有人愿意看到擎爱的人在过身后,遗体还要被裁切再缝合。

数码解剖(Digital Autupsy)技术的兴起,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而这个方案来自马来西亚企业!

经过扫描后所取得的影像可以放大、缩小、拉上、拉下、旋转……各角度查看都可以。

免受“刀割之苦”

尊重方式告别亡者

何谓数码解剖?传统解剖是动真刀的切开遗体过后再缝合,数码解剖就是不必动刀都可以达到同样目的!

死亡有分自然死亡和非自然死亡,凡是属于非自然死亡(意外、自杀、谋杀),遗体都必须被解剖化验,以找出真正死因。由于验尸能够提供死者的最直接信息,在科研教学、解决医疗纠纷,特别是案件侦破方面都有很重要的作用。

矛盾的是,尽管大家都想知道真相,但很多死者家属都会尽最大的可能对验尸说“不”。“不想让家人(死者)再受刀割之苦”是在验尸被拒时经常听到的话。在一些宗教人士看来,尸检是“亵渎灵魂”的行为。

总部设在大马iGene就提出的数码解剖,并已在英国、大马的部分地区落实。

说到底,数码解剖是怎么一回事?iGene联合创办人安奴希拉提穆都(Anu Sheela Themudu)披露,其实就是利用他们自行开发的影像软体,再搭配影像器材如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核磁共振造影(MRI)等,即可进行“数码解剖”或者是另一种说法,叫作虚拟解剖(Virtopsy)。

传统解剖方法

传统的解剖方法是把遗体搬到解剖台,打开裹尸袋搬出遗体,再由法医动刀切开死者的胸、腹部并取出器官样本化验。也许不少人都曾看过美剧《C.S.I.犯罪现场》的尸体解剖画面,还可以一边看一边进食。

电视剧,绝对是美化的版本。在安奴希拉提穆都播放的解说视频中,仅仅只是1至2秒钟就跳过的画面……不血腥却令人瞬间倒胃,解剖台上的人体就如菜市场里摊贩卖的排骨、五花肉、三层肉无异。

“我总是问人们,你愿意你的爱人被这样对待吗?答案永远是不,当你向他们说解时,他们才了解到解剖到底是怎样进行的。你不愿意自己的亲友被这样切开,我们就是为亡者提供尊严,让他们以受到尊重的方式告别。”

数码解剖的过程:先进行电脑断层扫描-资料数码化-分析-撰写多媒体报告。

数码解剖程序

采用数码解剖的程序,和传统解剖稍有不同。法医把遗体放置在设备上进行全方位扫描,再加上高性能电脑就能把所取得的数据变成骨头和身体组织的高清、3D图像,这些图像可以放大或缩小,也可以进行多角度旋转,这种灵活性是传统解剖手术不具备的。磁共振造影则主要负责“定点侦测”体内的特殊器官和柔软组织,以获得更详细的信息。   

“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检视遗体,包括X光版本、3D版本,例如死者可能死于车祸,所以你想看他的骨骼是不是有挫伤或者有什么其他内伤。”如果是采用传统解剖,这时候当然是要削皮肉才能露出骨骼,在数码解剖之下,只需一个按键就可以看见骨骼。

“如果你在过程中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软体也可以告诉你在哪里,并可测量尺寸。”

在高科技影像的辅助之下,遗体上任何的伤口、刀伤、痕迹……都一览无疑,负责解剖的法医或病理学家也可用电脑系统上的各种数码工具进行多角度“解剖”以找出死因。在过程中,电脑系统会记录下各种类型的结果,包括声音、视频等,几乎所有的分析都可以在电脑上进行,最后再由法医整合出一个多媒体的解剖报告。

更重要的是,遗体不必被切割,甚至连裹尸袋也无需打开,便可以找到答案,即保持了遗体的完整,也照顾了亲友的感受。

iGene的软体提供从犯罪现场调查、尸检到呈堂供证的一站式服务。

科技永远无法取代人

听起来,有了数码解剖岂非可以淘汰传统解剖?事实上,数码解剖有其局限性,“很多人都在问,光是靠数码解剖就可以决定死因?没有人可以办到,科技永远无法取代人。”

她指出,约75%至80%的案件可用数码解剖,在某些复杂的案例,传统解剖依然是寻找死因的唯一方式。例如,死者尸体没有表面伤痕找不到死因,在这种情况下也许就要怀疑是否死于中毒或食物中毒,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采用传统解剖方式切割遗体,从胃里抽取残馀物送去化验,尽管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动刀,但至少伤口比较小,因为采用微创手术。

“用数码解剖先排除了75%至80%的案件,剩下的才必须进行传统解剖。”

事实上,数码解剖只是iGene软体的一部份功能,iGene的软体可以为犯罪现场调查到解剖的整个过程提供一站式的报告。

“现在的作法是把罪案现场围起来,然后用文字、视频、照片、描绘来记录下现场情况,我建议的是拍摄360度照片(拍4张照片然后接缝起来)、可以标签证据、地点、打造3D现场等等,过去用传统方式进行的采证工作,我们现在用一个软体就搞定,并可以完成一个多媒体的完整的报告,而且可以用作呈堂证供。”

 数码解剖的优点:

■在大多数情况下,让亡者遗体保持完整不必遭受切割和缝合

■找出死因之余也减少丧亲家庭的煎熬,并避免宗教信仰的忌讳。

■加速解剖案件处理

■法医人数:非自然死亡案件不少,但法医人数却有限,在这种情况之下,导致死者家属必须等待一段时日才能领出遗体入土为安。在英国,iGene推动一项计划,让法医可以进行远距离工作,例如人在新山的法医可以接触到吉隆坡的多媒体解剖报告并进行研究和撰写,无需亲自来到吉隆坡查看遗体和撰写报告。

人人都在说大数据,在尸检上当然也讲大数据。目前iGene与英国布拉福大学展开实验性计划,准备收集尸检的数据用做教学、培训和研究。

从虚拟到数码

数剖解剖并非iGene的创举。早在30年前放射医学便用于检视头骨,而以色列1994年首先提出虚拟解剖(Virtopsy)的概念,瑞士也是落实虚拟解剖的先驱国家,美国部队则从2004年开始以电脑断层扫描辅助传统解剖,了解在阿富汗及伊拉克阵亡士兵死因。

然而,iGene却是全球首个提供一系列配套并加以商业化的公司。安奴希拉提穆都表示,该公司花了将近8年时间才推出上述软体,并在2005年获得当时的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拿督贾马鲁丁拨款540万令吉做为研发用途。

目前,全马各地的医院当中,只有吉隆坡中央医院拥有一套数码解剖设备,而大马皇家警察则拥有16套用于犯罪现场调查的软体iCSI,均由iGene供应。

在英国较广为人知

在英国,谢菲尔德(Sheffield)、布拉福(Bradford)和桑威尔(Sandwell)的市议会均引入iGene所推出的数码解剖科技和设备,同时,iGene也与布拉福大学(University of Bradford)展开一项教学和研究的实验性计划。

安奴希拉提穆都披露,iGene在大马负责提供技术、培训和软体,在英国则拥有整个生态系统,包括遗体的数据,“要找遗体很难,但现在我们可以有成千上万的数码遗体。我们要用在教学、培训和研究上,这正是我们要拥有整个生态系统的原因。”

iGene的科技来自大马,总部也设在大马,但反而是在英国较广为人知,在当地的子公司甚至被当成英国企业,受邀出国宣扬英国的科技成就。她直言,当提到这项科技来自大马时,并未获得关注,当说科技来自英国时,每个人都会关注。

纯粹只想查看脚趾骨是否有任何创伤,或者要看附带皮肉的,只要一个按键便可切换看到。

免费工作换来股份

39岁的安奴希拉提穆都是iGene的联合创办人。同时,她也是今年度Telstra“亚洲杰出商业女性奖”的7名入围者之一。Telstra为澳洲电信龙头,上述奖项的成立是为了表彰亚洲地区卓越商业女性的成就与贡献。

她升任iGene联合创办人之路,始于实习开始。由于在实习期间表现优异,她受到当时的老板麦特詹德兰(Matt Chandran)的赏识,当后者创业时便邀请她加入公司。

“我们这一行很不容易,这门科技(数码解剖)也很难推销,因为它很新、很贵,人们不愿接受也不愿意改变。我们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售出第一台设备。”

几乎有将近一年时间,麦特詹德兰无法支付她薪水并劝告她另寻出路,“我告诉他,我相信你做的这个事是对的,也是对社会有好处的,我相信不久后人们会接受这项科技,不用紧,我可以免费工作。后来他就说,那我给你股份,所以我就成为iGene联合创办人。”

安奴希拉提穆都是今年度Telstra“亚洲杰出商业女性奖”的7名入围者之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