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政府财政紧缩买单
公共医保处于紧张状态?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255
作者:夏伟文硕士、殷嘉琳

最近,新山中央医院的火灾是一场悲剧,失去了许多宝贵的生命。

虽然当局正在调查火灾的原因,同时,这场悲剧可能给我们另一个隐藏的警告,我们的公共医疗保健,是否正在求救中?

政府预算紧缩和经济衰退的威胁,给公立医院带来了额外的痛苦。

承担着为公民,特别是为穷人福利服务的国家负担,他们并不能说放弃就放弃。

当然,他们的求救呐喊声,曾经被卫生部和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听到。

通过与当地大学的专业合作,“精益制度”在少数公立医院成功实施。

其中一个,便是在柔佛新山的中央医院,其他包括苏丹伊斯梅尔医院(新山),Tengku Ampuan Rahimah医院(巴生),Tengku Ampuan Afzan医院(关丹),Raja Perempuan Zainab II(哥打峇鲁)和Sultanah Nur Zahirah医院(瓜拉登嘉楼)。

在痛苦中燃烧?

我国人口预计将随着岁月的流逝稳步增长。

研究表明,到2020年,我国10%的人口,将是超过60岁的老龄人;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另外增加15%。

越多的老龄人口,通常需要越多的医疗服务。

我们的公共和私营医疗部门,能否应付这种情况呢?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2011年,马来西亚政府向公立医院和诊所提供补贴,占总医疗支出的55%,这是作为大多数人口医药支出的主要来源。

后来在2014年,政府已经为医疗行业拨款了221亿令吉。

这一数额相当于2014年国家预算的8.39%。

大马公立医院最大的问题是拥挤,这是因为不是所有的公民,都能够负担私人医院服务的价格。

此外,多年来公立医院的入院总数有所增加,在2014年达到近350万人。

由于病人负担过重,有些病人可能因为缺乏病床入住医院而得不到适当的治疗,并导致病人的状况更差。

表1显示,2012年至2014年公立部门和私营部门医院入院的患者人数。

社会福利应达高收入国水平

政府不断扩大医疗行业,根据经济转型计划(ETP)的报告,约40个医疗保健项目,将在医疗保健的“新关键经济区”(NKEA)下公布。

所有这些项目,预计到2020年将创造65.9亿令吉的收入。

然而,即使政府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我国的医疗服务,仍然面临很多挑战和障碍,特别是对于公立医院。

世界银行的数据(见表2)清楚地表明,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医疗保健依然有着很大的改进空间。

例如,我们每1000人的医生和护士的比例,比澳洲、德国、日本、韩国、英国和美国等发达国家低2至3倍。

我国的医院病床每1000人比例与越南相同,但依然不及中国和泰国,比日本低7倍,比韩国和德国低约5倍。

当然,我们比印尼和许多发展中国家更好。

但是,我们应该与他们相比吗?不,我们期待成为发达的高收入国家。

因此,不仅经济成就,社会福利如医疗保健也必须达到高收入标准。

表2显示,我们的医疗福利,仍远远落后于高收入国家。

事实上,我们也比一些中上收入国家差!

移动医疗减轻公立医院负担

对于一些农村地区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医生对人口比例的影响更为严重。这间接显示医生和护士的工作量可能太大,有时这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压力。

因此,政府和公民都需要为短期和长期解决方案采取行动。

医疗保健一直是政府的一个重点发展,因此,在经济转型计划(ETP)中有17个启动计划(EPP)针对医疗方面。

可惜的是,它与支持和加强公立医院并无直接关系。

最相关的可以说是移动医疗服务(EPP15)。

移动医疗服务重点在于提供老年人的医疗服务,特别是在他们的家乡或农村地区,这可能有助于减轻公立医院太多病人服务的负担。

ETP保健计划注重于改善大马制造医疗设备,研究和开发医疗保健的立法。然而,他们的好处只能在日后实现,而我们的公立医院现在更需要支持和加强!

表3显示,我国医疗支出只高于印尼,不过比美国小4倍,比其他发达国家少至少2倍。

将表3中的数据重新定位到图1中,以中上收入为标准,马来西亚的医疗保健支出总体情况算是“平衡”的。

英国、日本、德国和澳洲的医疗保健支出是巨大的,但严重依赖公共部门。

印尼是最糟糕的情况,而美国则是最好的。

可行的解决方案

美国的医疗支出是巨大的,但公共医疗部门只占总数的一半左右。

以美国为基准,大马政府应该为医疗增加更多预算,同时,需要大大的增加私人医疗界的参与。然而,大马预算至少要连续紧张几年。

国家债务需要减少,然而目前的低石油收入让实行这计划的机会更加渺茫。如果没多余的资本,为何不提高它的效率呢?

如果没有多余的预算大大增加医院及其设施的数量,为何不大规模提高公立和私立医院的质素(效率)呢?

精益系统 提高效率

卫生部和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发起的精益项目,已经取得了成功。

苏丹伊斯梅医院在其骨科诊所的等待时间减少了很多。

它从平均115分钟,减少到平均62分钟。Tengku Ampuan Rahimah Hospittal医疗队的拥挤度减少,患者的流动得到改善。

因此,为什么不保持势头,将这种精益制度引入更多的公立医院呢?而政府可以要求更多来自公立/私立大学和研究/咨询公司的研究人员,参与计划提升效率。

与此同时,有关机构也可以邀请高效的外国医院医生分享他们的知识。再者,为何不现在开始实行也更经常实行此种计划呢?

中医药和中国的投资

大马有许多著名的外国私立医院,但费用并不便宜。也许为了保持质量和品牌,私人医院建设和维护也很昂贵。

那么,为什么不尝试认可中医和其他传统的地方医学医药以及医疗呢?

当然,有关政府机构需要改变一些规则与法律,并且确保那些被认可的医院诊所遵守这些法规和标准。

中医药课程在大学提供,政府也授予经营许可。然而,这还不够。

许多公司甚至政府机构并不承认中医的病假单,这造成上班族或工人,不能从看中医的费用中向公司要求医疗费或医疗假,保险也可能不会承认他们的报告或索赔。

这一切都严重限制了实现中国和传统医疗实践的巨大潜力,也同时限制了改善大马医疗服务的过度需求的问题。

随着我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不断改善,进一步认识和实现中医药的潜力可以发展国内中国投资,并将中医药转化为产业。

紧随着的便是增强GDP并创造就业机会。

结论

有一个马来语谚语,“下雨前准备伞”。我们必须准备我们的医疗服务,因为统计数据显示,我们迫切需要加强与改进。

公立医院并不能自愈,它需要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来“治愈”他们,才能有效地治愈人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