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须加强与伙伴国合作关系/谢祥锦

寮国总理通伦西苏里(ThonglounSisoulith)曾在今年9月的13届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里指出,东盟可能将以7%的经济增速,2020年GDP达到4.7兆美元(20.68兆令吉),而在2030年,东盟或将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

而2015年东盟GDP为2.43兆美元(10.69兆令吉),是全球第6大经济体。无论对于东盟的6.25亿人还是该区域以外的人来说,东盟都充满机遇。

预计在未来10年里,东盟GDP总量可能会增长7.1%;届时这将创造1400万个就业机会,为实现将东盟发展成为2050年世界第4大经济体的目标打造基础。

在同一个月份,寮国国家主席本扬(BounnhangVorachith)也声称,当今世界正面临着多种挑战,这就更要求东盟加强与国际社会,特别是与对话伙伴间的合作以及时应对挑战。

如今有较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表现出了与东盟进行合作的意愿,东盟也希望借此机会通过国际合作获益。

在2003年里,东盟十国将其1990年代关于货物、服务和投资的贸易协定转变为东盟经济共同体(AEC);这是国际上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大进展。

新加坡每年都增加了其双边贸易协定的数量,而寮国、柬埔寨这些的欠发达国家则通过东盟地区机构成为自由贸易协定的一部分,与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签订贸易协定。

东盟关注联通计划(小题)

也因为如此,东盟拟定了《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2025》,主要关注五个战略领域,即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创新、物流、进出口管理和人员流动。

在在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东盟每年至少需要1100亿美元(4840亿令吉)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支持未来增长,而这更需要和区域内外的伙伴的投资。

在数码创新方面,预计到2030年东盟的数码技术价值将达到6250亿美元(2.75兆令吉),搭建基于数码技术的开放平台,让小微企业及中小企业更好地使用这些技术。

在物流方面,东盟则需要提高物流的竞争力可以降低物流成本;在在进出口管理方面需要注重在规划重点关注统一标准、相互认证、规范技术这些层面。

在人员流动方面,东盟的境外游客数量在2025年可能达到1.5亿,为这个区域带来极为可观的收入与就业机会。

加深合作应付挑战

安邦(Anbound)智库的分析表明,东盟尽管有庞大的互联互通计划,但因为各成员国的国情差别大,发展的差距需要巨大的投入才能缩小。

因此,明确优先发展计划,集中精力处理好几项工作非常重要。

以基础设施方面的缺口为例,如果每年需要11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那么到2025年,就需要9900亿美元(4.35兆令吉)的投入,即约1兆美元的投入。

这样巨大的基建投资仅靠东盟国家自己是难以完成的,因此,东盟与伙伴国加强合作,从伙伴国得到资金、技术及各项帮助,即为实现发展目标的重要途径。

不过,随着改革的成本下降,该东盟地区部分国家的优先事项发生了变化;有一些国家变得更加内向,将重点转移到国内关注的问题上,对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发展可说是一场挑战。

缺乏深化经济一体化的对东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参与国而言并不是好事,而在全世界各地反全球化的情绪加剧;英国今年的脱欧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反对12国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A),都对东盟或多或少都造成了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东盟更加更应该重新建立国际交流的战略,深化与伙伴国的合作关系,努力处理共同利益的项目。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