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置艺术 探讨永生

装置艺术—— 泛指针对一个实存或概念空间,借由艺术家用各种媒材设计及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跟大众或观赏者进行“互动”。 

较有趣的一点是,装置艺术不只是一个作品而已,它能容纳艺术家及观赏者“希望置入的内容”,然后去塑造出各自的艺术意涵。 

简单来说,装置艺术就是“空间 + 媒材 + 情感”的艺术综合体。

法国 杰尔埃斯特雷拉  废布传递讯息

这场装置艺术展的主题,其实是由法国籍的杰尔埃斯特雷拉(Jael Estrella)提出,她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欧洲国家的环保意识很强,政府经常会举办很多环保相关的活动,人民也很积极地响应绿色的生活模式,特别是‘再循环利用(Recycle)’。因此,刚抵达亚洲的时候,我感到很吃惊,有很大的文化冲突。

“普遍来看,多数亚洲人对环境问题都较无感,我甚至能在河流上,看到很多的塑胶袋,或是在街道上看见满地的垃圾等,环保意识和概念都较弱;因此我就决定要办装置艺术展,并且以环境课题为主,希望能够藉此机会去教育群众,尤其‘再循环利用’,让他们先从‘最基本的绿色生活模式’慢慢地做起。” 

地球濒死象征

而那一片彩色布帘,跟环境课题又能有怎样的关联呢?原来啊,她在制衣坊里搜集来一堆废弃布料,再把它们剪凑成一大片的彩色布料,她说:“这是一家小型制衣坊在5天内,所制造出来的废弃布料,试想全球有多不胜数的制衣厂,在每一天的制衣过程中会给地球留下多少废弃布料?……绝对是你无法想象的多。” 

若再仔细一瞧更会发现在布帘之下,能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圆状物,杰尔透露,那其实就是“濒死地球”的象征,“这一大片彩色布帘也代表着我们的‘外观形象’,因为我们很注重自己的外观形象,所以就买了很多服饰来装扮自己,但却也把很多东西都藏在光鲜亮丽的形象背后,包括真实的自己,以及濒临死亡的地球。”

法国籍的杰尔埃斯特雷拉说,我们只注重自己的外观形象,却忽略了身为地球的一份子,我们也有责任好好爱护它。

杰尔埃斯特雷拉

大马  郑宇能

多为动物界着想
在7位艺术家之中,郑宇能是唯一的本地建筑师。 
而他的主要素材,正是在每一个建筑工程里,均会留下的废弃建筑材料,包括钢筋和水泥。他说:“建筑是给人类居住或使用的空间,但在建筑的过程中,不管是有意或无意,都会不断地在破坏着大自然。因此我就突然想到,不如就尝试用剩下的钢筋水泥,来给动物打造一个居住的地方,譬如鸟巢和蚂蚁窝。” 
“因为在破坏大自然的同时,我们其实也是破坏着动物栖息或居住的地方。当然,这不是真的要给动物去栖息或居住,我只是想借建筑和艺术的结合,以带着点反讽和趣味性的手法,给人类带来反思。”虽然说,建筑是无可避免的,但或许在建筑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多为大自然或动物界着想,毕竟都有着共生的关系。” 
所谓的共生关系,正是两种生物之间“互相依赖和获利”的一种微妙关系,互相离开对方就无法继续生存。 

郑宇能

本地建筑师的郑宇能透露,在每一个建筑工程中都会留下大量的废弃钢筋和水泥,因此他就发挥创意把它们做成装置艺术,希望能给人类带来省思。

大马  哈里斯拉希德

破坏环境自食其果

本地新晋艺术家哈里斯拉希德(Haris Rashid),以印度传统元素曼陀罗(Mandela)去诠释,他说:“我想要表达的是,存在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事和物,均是紧紧相连着,因此保护地球是全部人的责任。若大家都不想负起责任,那就会像法图拉汗马兹班说的,人类将会自食恶果,毕竟大家都存在同一个空间里。

“发生在其它地方的环境问题,不代表我们就能置身事外,地球本来就没有国界之分,问题到最后还是会循环到我们的环境中,因此我们应该不分国籍、种族或宗教,携手对抗环境问题。” 

哈里斯拉希德

伊朗  礼萨默尔

善用废纸拯救树木

伊朗籍礼萨默尔(Reza Moayer),则是用废弃的纸张,透过加工处理做成装置艺术品,他说:“你知道自己每一天有多少纸张被丢弃吗?以全球的固体垃圾来计算,单是纸张类就占了28%呢!而这些纸张,均是我们大量砍伐树木来制成的,若我们懂得‘再循环利用’,那我们就能拯救无数量的树木了。” 

初看,还以为是金属做成的象形饰物,但原来都是遭废弃的纸张做成;而这就是伊朗籍礼萨默尔的装置艺术作品。

伊朗  法图拉汗马兹班

勿过度予取予求

伊朗籍的法图拉汗马兹班(Fathollah Marzban)也说:“没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就应该是紧紧相扣着的,就像有一条隐形链,将你我相互联系及团结在一起般。因此,对于地球的毁坏,我们其实都有应该要负起的责任,停止伤害它,别再过度地予取予求。” 

多年前,法图拉汗马兹班在海边散步时,突然看见了一幅,令他至今仍会觉得痛心的景象,“当时就在岸边看到一只死掉的鱼,嘴巴和肚里都塞满了塑料、垃圾及废弃物,而这些都是被人类丢弃的东西啊!天知道全世界的海洋里,究竟有多少只海洋生物,因为人类不负责任的行为而遭殃。” 

因此他就决定把自己看见的景象还原,但却把原本的海滩,换成了餐桌,同时也摆上了餐具,以此告诫人类“若再不改正,最后将会是自食恶果”。 

看似很简单的装置艺术作品,背后却隐藏着很值得你我去省思的道理。

法图拉汗马兹班

伊朗  安娜希塔加赞法里

从自我检视开始

伊朗籍的安娜希塔加赞法里(Anahita Ghazanfari),她的装置艺术作品看似一张画,但其实是集摄影、绘画、图像编辑软件及实物于一体,以多种媒材来制作的,她在受访时就说:“我很喜欢大自然,因此有很多画作都跟大自然有关,这次的装置艺术,则是在描写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

“这世界,原本拥有一个美丽的大自然,但在人类踏足地球之后,为了要创造一个生活的空间,我们开始‘无意识地’伤害地球;当人类越来越进步时,向大自然予取予求的行为也随即变得越来越严重。这时候,天灾发生的频率也就越来越高。

“你有否发现,我一直在强调‘我们’?因为我觉得,其实大家都有份对地球的毁坏做出贡献,所以我们不应该把责任推卸给别人,我们应该要先检视自己,而不是去指摘别人。”她甚至认为,多数人都有一个通病:即别人没做,那我为什么要做? 

减少地球负担 

因此她希望大家都能养成以身作则的好习惯,凡事都从自己开始做起,当别人看见时也会被感染,然后跟着我们一起去做。“这也是我在自己的装置艺术作品中,用自己的人头像来代表人类的原因,那是一种‘从检视自己开始’的隐喻。” 

“当然,我相信多数人都没有要故意去伤害地球的意思,但正因为没有足够的意识和概念,多数人都不知道在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举措,其实正在逐渐破坏着地球的环境。因此,我希望能借机向大家传达一个基本的信息,从今天开始,尝试多花一点心思去看顾自己的周遭环境,并努力改掉浪费的坏习惯,以减少地球的负担。” 

伊朗籍的安娜希塔加赞法里尝试用多种媒材,包括摄影、绘画、图像编辑软件及实物来呈现,以极富创意的手法来影射人类和大自然的微妙关系;你能感受得到,当中的含义吗?

德国  费里德里法里德津克

撕裂的棕榈叶

最后,再给你介绍一位德国籍艺术大师,费里德里法里德津克(Friedrich Farid Zink)的艺术装置作品。 

经过加工处理的棕榈叶,其实是在述说着人类如何对待大自然的悲惨故事,他说:“大自然原本好好的,但人类却一直去破坏它,包括砍伐森林来建造各种建筑、非自然景观和公园等;甚至帮自家花园的植物做修剪,让它们呈现出自己喜欢的形状,而不是让它自然地健康成长……这就是人类的习性。

“我们很喜欢跟随自己的意愿去强迫大自然,慢慢地,大自然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很多动植物都濒临绝种的时候,我们才来想尽办法去修补它;正如这个艺术装置的制作过程般,我首先把棕榈叶县剪开来,再加工处理成我想要的形状,所以我就把它命名为‘切割——破损——修复(cut-broken-mended)’,就跟人类对待大自然的行为一样。”

“天使的翅膀”(Angel Wings)艺术装置很特别,只有11厘米高的精致尺寸,但却能把天使的脸孔雕刻得很细致;同样是用大自然素材来制作,包括木棉树叶和树枝等。

费里德里法里德津克

*******************

安娜希塔加赞法里(左起)、杰尔埃斯特雷拉、法图拉汗马兹班(Fathollah Marzban)、费里德里法里德津克、礼萨默尔(Reza Moayer)、哈里斯拉希德和郑宇能。

挑起欲望的艺术

作为一种艺术品,装置艺术的生命,其实很短暂,在居多的艺术家眼里,装置艺术的价值是什么? 

郑宇能:传达重要意识

本地建筑师郑宇能说:“多数装置艺术的保存度,均没有传统画作来得高,无法作长期收藏的用途;因此装置艺术在本地市场的起步较慢,毕竟是不能卖钱嘛。”虽然装置艺术的商业价值较低,但对7位艺术家来说,要传达给大众的意识、信息和概念才最重要。 

杰尔埃斯特雷拉:挑起好奇心

杰尔埃斯特雷拉(Jael Estrella)说:“身为一位艺术家,我当然是希望能透过艺术视觉去传达环保信息,但我为何要选择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装置艺术来做呢?比起传统画作,我相信装置艺术会在传输信息的过程中更有影响力。人们在看传统画作的时候,通常都会把它看做一个装饰品,但装置艺术就不一样了。

“你喜不喜欢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装置艺术能挑起一个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你去提问或阅读它,那艺术家要传达的信息,才能真正地被大众接收到。” 

哈里斯拉希德:展现影响力

本地艺术家哈里斯拉希德(Haris Rashid)说:“没错,我觉得艺术家的工作,不应该只是描绘出美丽的画作,或制作出让人惊艳的艺术品,我们也要把重要的信息或意识,传达给更广泛的人知道,尤其是环保这一块,它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课题了,身为艺术家,若我们有足够的影响力,那我们就有责任去倡导大家关注它。

“尤其是装置艺术,当你看着它们的时候,你不只会接收到艺术家要传达的信息,同时也能挑拨你的情感,让你有想要去关注它的欲望。” 

安娜希塔加赞法里:唤起自觉性

安娜希塔加赞法里(Anahita Ghazanfari)说:“有时候,当你用有趣的方式去传达较沉重的信息时,会比你直接跟对反说教来得有效,人们会更有想要参与的欲望。相反的,当你直接告诉对方说,你应该怎么做,你不应该怎么做时,对方很容易产生一种被冒犯的情绪,继而表现得更加的抗拒。

“在这种情况下,你得以欣赏美丽的作品,同时又能接收到重要的信息,以唤起他们的自觉性,我觉得会是一个更管用的方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