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生存靠平衡外交/游枝

东盟国家多数以为民主党的希拉丽将是美国下一任总统,从区域事务到如何在中国、美国两超级大国的夹缝中生存的策略,也以希拉丽当选总统作为根据。

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希拉丽落选,一直受亲民主党的大媒体中伤攻击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上了总统,不只乱了东盟各国本来设计好的对中美外交计划,也令东盟国家之间,在外交方向各行各路,导致东盟的团结变得脆弱,甚至出现争执与分裂。

在美国总统选举未明朗之前,菲律宾新总统杜特蒂就公然反起美国来了,因为反美,杜特蒂得到中国巨额金钱的滋润。

在1MDB事件上,美国跟马来西亚外交上出现争执,国际舆论指美国把马来西亚推向中国。

菲律宾的反美及马来西亚跟中国经济关系紧密,是美国各大媒体认定希拉丽会当选总统期间内的变化。

特朗普出乎意料当选美国总统,中美关系当然跟继承奥巴马外交轨道的希拉丽有截然不同的发展。

杜特蒂的软化

东盟只是一个10国的结合,在中国主张有事时以一国对一国的方式处理下,10国团结已经松懈;而特朗普当选前已主张美国不再做国际警察,东盟国家须重新制定对中美的外交策略;万一特朗普不再为区域安全承担责任,东盟各国原来的经济亲中,防卫靠美的两面讨好的取巧办法,就可能变得不管用。

杜特蒂向特朗普释出善意,就是东盟对中美势力在东盟区域内引起不安的自然反应。

用尽下流话恶骂美国的杜特蒂,本来以为希拉丽会当选,也以为美国不会不顾区域安全,才那么放肆的骂美国总统奥巴马是妓女生的坏种;现在,他开始担心特朗普不再为菲律宾的安全设想,所以赶紧向特朗普示好。

投靠一边是危险倾斜

多数东盟国家,尤其是新加坡、印尼、越南,在美国这场异样的总统选举期间,没有听信一边的喧哗,不受立场过分偏袒希拉丽的主流媒体左右,始终中立,甚至跟特朗普阵营维持良好交流,在特朗普时代的到来,东盟国家中,越南、新加坡、印尼将更能于今后中美时好时坏的状态中取得安全与稳定的国家。

在中、美之间灵巧的穿梭,其实是东盟国家的生存之道,有意或无意间偏向一边或投靠一边,是一种危险的倾斜。这道理在东盟国家来说,是清楚又有过教训的经验。

东盟各国当政者当下最重要的是明白一个外交道理,能不落入一边的势力支配,就不致失去另一边的关系。这是东盟不可错判又必须把握住的小国生存平衡外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