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一定要勇武抗争?/廖珮雯

净选盟社运已来到第五场,由于去年才刚举办净选盟4.0,转眼一年过去,净选盟5.0又再上演。有鉴于去年声势浩大的净选盟4.0又上街又过夜,比以往形式改变许多,仍无法改变局势。今年宣布净选盟5.0后,声势颇不如前。

去年首相纳吉大动作稳住其政治地位后,令吉持续疲弱,兑美元汇率下跌。今年美国更爆出一号官员事件,涉及国家如瑞士、新加坡,都已针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全球金钱流向实行大调查,并将涉及人士控上法庭。

和平集会像嘉年华

然而,与1MDB牵连最紧密的大马一号官员仍逍遥法外,随着国内百物上涨,失业率增加,薪水无法追上通货膨胀的势头,人民生活可谓雪上加霜。

在此当儿再次举办净选盟 5.0具有切合时局的意义。只不过,关于社运的辩论,已从当年应不应该上街,来到上街形式的辩论。

据笔者观察,有关上街勇武派的讨论,是从去年开始提出,主要是在2014年旁观了台港两场激动人心的太阳花学运和占领中环运动之后。

提出勇武斗争的朋友,有他们的看法依据,笔者认为受台港两场社运影响较深是一大因素。同时,本地社运也或许有斗争升级的需要,因为和平集会越来越像嘉年华。

大家上街喊喊口号,制作几张创意卡片,表达心声,政府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满足人民发泄不满情绪,结束后又继续为生活打拼,缴纳消费税,马照跑,舞照跳。

抗争越来越没有效果,也引起人们对抗争意义的质疑。因此,勇武抗争在此当儿提出,也有其时局意涵。

勇武抗争代价大

但是,可以预见勇武抗争,或会付上极大代价。和台湾不同,大马面对的政府仍处于威权体制,“民智未开”,和台湾多元开放的公共论坛讨论氛围差距颇远,更遑论一直由英国殖民的香港人民,每年举办六四纪念和七一大游行的社运传统。

若坚持勇武抗争,首先要考虑是否能获得社会大众的支持,抑或只是沦为少数社运分子带头的运动。

其次,若不介意孤独抗争,人数少没关系,带头的社运分子在采取激进行动后,必须准备面对国家机器的大反扑,如警方、司法的逮捕和判刑。

这可能要赔上下半辈子、事业、前途,一生奉献给抗争。甚至,在社会大众的不谅解或异类眼光下被歧视,承受家人、朋友、同事、社会人士的鄙夷,赔上亲情、友情,甚至爱情。

那些认为净选盟5.0还是在和平集会,而非勇武抗争,又觉得提出质疑就引来拥护净选盟众人的反驳,而选择不再支持的朋友,请先看看自己的生活,拥有稳定收入的你,每年可以到国外旅行两三次,是否愿意放下优渥薪水,投入勇武抗争?是否愿意每年都没办法出国旅行,享受物质美食,只能生活节省只因没有工作收入,反而需要不断付出精神时间,在毫无金钱回报的社运工作?是否准备下半辈子在监牢内度过?是否能承担家人因你的勇武抗争而被世俗眼光歧视?

同理心看待社运

如果你自己亲身试想之后,也无法放弃你的优渥薪水,每年出国旅行的生活,请你也以同理心看待大马社运人士的种种考量。

大马社会大众仍处在“民智未开”,多元讨论匮乏的社会氛围,加上威权体制国家机器仍然强大。社会深层结构根深蒂固,连争取自由的人士想溷口饭吃都困难,明明在做正确的事却无奈频遭指责攻击的社会现况下,如此大众思维溷沌的时代,勇武抗争仍不符合大马国情。

而净选盟5.0只能走符合大众,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斗争路线,这是一种依据时局做出的选择而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