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家浑水摸鱼/章龙炎

国会反对党公开甚至主导“黄衫军”,很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没有问题;相反的,要是有人仅仅是指出“红衫军”也有集会的权利,马上被套上支持“极端分子”的大帽子。我们常听到的是:“黄衫军”行使他们自由和平集会的权利,红衫军在“捣乱”(甚至使用“暴力”),所以支持“黄衫军”,谴责“红衫军”。

净选盟2.0已一再证明它不是为了“干净与公平的选举”而存在;它的集会也不是一些人一厢情愿的认为“完全是和平”的集会(对参与者砸汽车、“模拟”法事与葬礼的挑衅视而不见)。一句话,净选盟2.0在“真信徒”的眼中当然“玉洁冰清”,相信者可以自我满足为“正义的化身”;从局外人来看,那可不是如此。

支持黄衫军的——不管是因为理想、本身的利益盘算——对红衫军的出现,不能将心比心欣然接受红衫军“反集会”的权利,反而把它标签为“邪恶”的力量。可是,“正邪”是相对的。“红衫军”难道不可自以为像“黄衫军”一样,自我标榜为“正义的化身”?这样的说法,不代表相对主义,而是要指出要避免各走极端,双方都需要遵守游戏规则。

黄红“正邪”对立?

类似净选盟集会与红衫军反集会,是车马分明的公开对立,看来到截稿时,这对立已是没有妥协的余地,大家只能祈祷,不要让有意捣乱的人“浑水摸鱼”。

在过去三次的净选盟2.0(不包括第一次的超越党派的净选盟集会),头两次几乎没有什么大阻力;去年的第四次,红衫军出现,可不是偶然现象。如果你把净选盟2.0当作是社会运动,不要期望这个社会运动没有一股反制的力量。

那些自诩为“自由派”的人爱谈兼容并蓄,有时甚至置法律(当然包括律师)不顾,但面对与之相反的“杂音”的时候,表现的是“唯我独尊”。

说到底,我国有法律规章,要行使自由和平集会的权利,总不能超出法律所允许的范围之外;要是纯粹是为了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何不与警方及其他有关单位合作,让集会顺利和平的举行,为何就是要与警方抬杠?毕竟像净选盟这样具争议的组织主办的集会,参与者各有各的盘算,不排除有野心家真的要集会失去控制,到时承受后果的是普通老百姓,但带头者愿负起责任吗?

冥顽不灵的人话已说在前头了。确保集会和平举行是警方的责任,主办单位不依警方的指示是警方及相关单位的问题,不是主办单位的问题。我只能期望,更多民众看到这次净选盟集会已偏离了其成立的初衷,采取观望的态度。

不参与,没有什么损失;把净选盟的作用夸大,正中某些野心家的下怀。这些野心家,那里有关心公平干净的选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