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政冲击危机四伏/杨名万

国家银行甫宣布,第三季经济增长4.3%,表面看起来比第二季4%强,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刚好答谢选民,简单道出他上任后准备处理的经济策划方向,扩大基建,大兴土木振兴美国经济。

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是对于到处择人吞吃的鳄鱼潭,投机客马上就行动,从新兴市场调资赴美,令亚洲金融市场震颤,大马股汇变色,原本看起来比预期强的经济增长率,即刻失去光彩。

在大家的焦点都投向特朗普,这还处于“意愿”阶段的谈话,所谓的“黑天鹅”即时效应过后,我们更需要检视我国经济状况,当前的经济体质或实力,衡量我们应对特朗普政策变数和冲击的能力。

外债高升易受攻击

特朗普“黑天鹅效应”导致大马股汇上周五大跌后,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本周一就迅速反应,对大马当前情况特别警惕,指我国中央银行,没多少空间可以降息或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应对经济问题。

穆迪是以我国高升的外债走势作为他们的观点基础,认为我国在面对信心震荡时,会处于容易遭受攻击的弱势处境。

根据他们的看法,从2012年至2015年这四年期间,我国外债增加幅度介于30%至100%之间,这外债上升速率是我国容易招惹攻击的弱点。

在这弱势情况下,大马任何降息行动,都会触动庞大资金外流底线,这对大马非常不利。实际上,即使国家银行没有调息,上周五“黑天鹅效应”所导致的令吉汇率大跌,以及接下来令吉回弹乏力现象,已经反映出这方面的弱点。

根据国家银行最新的截至今年第三季末数字,我国外债总额近达8653亿令吉。其中联邦政府欠下2322亿,除了近69亿是贷款外,其余都是债券,这意味总达2253亿债券。银行领域负债2860亿,这当中2359亿或逾82%是供短期业务转动,并非实质债务,真正的长期负债约为501亿,绝大部分是债券与贷款。

外资握五千亿令吉

最后则是其他领域,包括公共非金融企业与私人界,这领域所欠外债最多,高达约3300亿,其中2445亿是长期负债,当中绝大部分或2410亿(98.6%)是债券或贷款。

综合这些数字,总共逾5000亿令吉,其实是操在外国投资者手中,金融市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些数以千亿令吉计的债券一旦遭抛售,等于同样等值的令吉货币遭抛售,本身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灾难。难怪国家银行周日要发文告重申,我国货币令吉并不是国际货币,国行不承认岸外进行的无本金交割远期令吉外汇交易,那是非法的,岸内银行不可协助客户进行这类交易。

这种衍生金融产品由于不需要实际的令吉交割,除了小部分的护盘性质外,其余大部分是投机性质,会导致货币汇率出现夸张的大幅度起落或动荡,肯定会伤害到国家经济。

最后,当前国家经济的底子还是同样受关注,刚公布的第三季经济增长是最新的财经数据,表面看起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4.3%,这是今年最高增长率,同时也是经济增长在连续5个季度放缓后第一次加速,表面成绩的确不俗。

但是详细察看这些数字的素质,却不稳固。外需(净出口)增加5.9%,是在出入口双双萎缩下,完全靠入口比出口萎缩大(负2.3%对负1.3%)达致,这不是健康增长。

底子弱防御力不强

内需方面,私人界消费虽然增长6.4%,稍微比第2季6.3%强,但是再细看经过季节调整的按季增长变化,就可发现到这是连续第三季放缓,国内消费情绪明显在走弱中。 

这样的弱势底子,加上潜伏的庞大外债(债券可能遭抛售)压力,政府高官不能忽视这轮美国新政带来的金融市场冲击,除了国家银行稳定令吉采取的行动外,政府更应该加强实质的经济增长实力,同时关注联邦政府开支,避免债台高筑,危及国家经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