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同一方式“洗污垢”又如何?/郑喜文

无意间读到一篇出自于本地著名论坛的某女编辑的文章,大意是她曾几何时也会因着“净选盟集会”而热血沸腾,甚至积极参与其中,然而她不会出席这一次所举办的黄色集会,因为“如果用同一个方式清洗污垢也没有效,那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说法,而她的文章也获得了数千个“赞”及许多的“转发”及“分享”。

首先,毫无争议的是,我们眼前那一团是囤积了50逾年的污垢,无论体积、面积、色相、味觉等都达到了会令人作呕的窒息。

然后,黄色大集会出现了——且别说你是否会出席,先谈谈你是否认可相关集会?

要知道,出席与否其实和是否支持相关集会并没有相对的关系——有人在经过“案发现场”时,会以“响车笛”支持;有人购买周边产品、有人捐款——他们也许没有出席,然而并不表示他们不认可。

然后我们才谈“净选盟”——它扮演着清除污垢的角色?

污垢需“一同清洗”

你错了。

净选盟是一支患有“洁癖”的人士,他们比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忍受“明明污垢就这样摆放在我们眼前而我们却选择看不见或不加以理会”的情况,于是他们卷起了衣袖,打算蹲在地上日以夜续的清洗,然而他们想起了,这团污垢必须要在“大多数”的我们选择“一同清洗”之后,才可以成功被执行。

少数服从多数,是最为悲催的民主真理——于是,他们站了起来,四处拉拢旁观者及沉默者加入他们的阵列——这才是净选盟真正的角色。

我们才是清除污垢的关键,问题是在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或不知道“如果污垢不被清洗”的话会有有多严重,而净选盟所奢求的仅仅是一个“干净的环境”,以让你我决定到底要不要“清除这些污垢”。

理念很重要,出席的人数也是,尤其在我们这种国家——如果10万人的集会都会被解读为“还有2990万人支持国阵政府”,那5万人又是什么呢?

对于在超过法定年龄即21岁却没有登记成为选民的人,我会苦口相劝,甚至鄙视、奚落,因为他没有履行他的国民责任;然而我不会去嘲弄一个没有出席净选盟的人,就像我不会去鄙视投选马华的人一样(我尽量)——大前提是你必须在不涉及个人利益之下,以自己的信念、理由去促成这个举止——投给谁人是你的权利,没人有权力干涉,大前提是你必须投票。

国家到底腐败到什么程度,大家有目共睹,而净选盟的提倡是在促进一个更为有效的机制,去防止这一切的重演,我想不到任何反对的理由。

而如果你所关心的是“怎么用同一个方式清洗污垢”,那不晓得我们还有什么方式去反映心声?

如果“达不到目标就不去做”,那每每比赛都拿第四名的选手,是否应该放弃其选手生涯了?成绩不好的学生在“找到更好的方法之前”是否应该停止学习?

到底有几个人觉得“如果今天有20万人走上街头的话,国阵政府会集体下台,或从此清廉如水”的?没那么天真的吧?

集会像民生考卷

于我而言,净选盟的集会大概就像一场民生考卷,我们往往是不及格的,然而不及格也有一个分数,而我们在“承办集会”这方面是一直都在进步的,无论次序、规模、安全防范措施、宣传方式、游街形式等都不会过分激进,在面对“挑衅人士”方面也是越加成熟的。

如果你选择不奔跑的原因是因为“无法确定自己会拿第一第二”,那是很遗憾的——新加坡的Schooling在挥动双手之前,也并不知道自己可以一举打破奥林匹克的记录。

在大选来临之前,净选盟成功把这团“他妈的和他爸的投选出来的污垢”摆放在各个民族的眼前,大家来一个“脑力激荡”,我想这效果也是很正面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