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尽瘁 死而后己
——出席嘉福叔追思礼有感

对大部分认识嘉福叔的人来说,他的离去是突然的。本来刚刚和一群朋友到泰国出席陈平周年逝世活动,而后到新加坡探访儿子,听闻他因肺积水入院的消息,第二天即接到他已经离逝了。嘉福叔的社交活跃于吉隆坡,除了新加坡亲人的举殡仪式,9月下旬也在吉隆坡孝恩馆举办另一场追思礼,出席者大部分都在60岁以上,约有百多人,足以见得嘉福叔的人缘极好。

嘉福叔75岁,3个孩子分别居住于新加坡、吉隆坡和英国。从职场上退休之后,他的生活是充实的,大部分时间与太太在吉隆坡带着双胞胎的孙子,偶尔到各地探望亲友,他也奔走于几个社团之间,扮演着执行秘书的角色。他是位亲切的叔叔,找他就能够问到当时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左派人士的动向。

年少时候奔走于新马二地,50年代在马来西亚建国独立时期,参与左派所动员的活动、活跃于当时新加坡左派的职工会——书报业、参与新加坡五一三学潮。然而这群左派少年大多数都有被拘留或被新加坡驱逐出境的共同经验,却少了对目前时政的参与。他们的焦点多着重于史料的汇编、举办抗英、抗日罹难英雄纪念公祭、关心华文教育等活动 ,也自成一个圈子。

马新建国初期,共建多元种族的国家是大家的理想,那一辈人与早年马来同胞领袖,如:赛札哈里、赛胡先阿里等熟识。新马分家,即使时移事易,每逢聚会,嘉福叔都会主动开车接送比他年迈的朋友,如:陈炳泉、傅树介医生等出席活动。无论是在农历新年期间,陈凯希先生和陈秀英女士家门户开放时;赛札哈里在世时,每年开斋节期间的拜访活动;文运出版社举行一些相关人士的书本推介礼时;都会看到嘉福叔的身影。

上一辈的亲身经历

陈凯希先生和陈秀英女士都出席这一场追思礼,并称赞嘉福叔是位标青的社会主义工作者。郭义民律师则分享6年前当他的父亲郭仁德过逝时,嘉福叔与他谈起父亲生前所投入的工作,他才知道父亲的贡献。而今,面对嘉福叔的骤然离去,他从没有想过没有他的日子。他则跟嘉福叔的儿子述说着他的父亲与他并肩所参与的工作。

这些上一辈先贤们的亲身经历,是历史课本没有记录的内容,对于出生在太平盛世的晚辈,出席这一场追思礼,听着那个年代的音乐,感受他们的情怀,表现他们对于生命的礼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无形中也正是一门历史教育的活教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