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政治谋略
是否关心选区看YB提问

YB们,您的问题未免也太… …

议员在议会上的提问,不仅反映出他们的知识水平、权限掌握,同时也检视他们是否关心选区、是否掌握时事发展,同时更考验他们是否有政治谋略。

第13届第2季第4次槟州议会中,包括反对党及后座议员在内的26名议员(不包括行政议员、正副议长,以及首长政治秘书)就提问了合计76道口头询问,而北贯线团队就尝试为选民们梳理这些询问,让大家看看究竟他们的水平去到哪儿。有提问,也具备概念植入的做法。

同样水灾,不同水准!
最差提问:丹纳(峇眼达南区)
询问:

州政府在解决州内水灾上采取了什么方案?

理由:

这样的提问,就算没有留意报纸,也可以从州政府的宣布中获悉,更何况他还是执政成员党之一的行动党资深领袖,不必在议会上多此一举。法力(浮罗勿洞区)、再因(本那牙区),以及林秀琴(双溪浮油区)其实也询问了相同提问,不同的是,他们询问更细节的事项,而再因甚至也询问如何处理过多的雨量;反观丹纳就只是询问州政府做了什么?身为律师,身为公账会主席,YB你的问责层次与提问水准不会就只是如此吧?

最佳提问:郑来兴(光大区)
询问:

今年槟岛多处在雨季时发生水灾,请问主要原因究竟是什么?第二期治水计划的进展究竟如何了?

理由:

一众水灾课题的口头询问中,仅郑来兴询问水灾原因。懂得追根究底,从源头下手是难得的。另外,他和林秀琴也懂得追问扮演关键角色的中央政府治水计划进展。

同问官联机构,不同深度与努力

最差提问:马目(双溪赖区)
询问:

请列出槟州供水控股公司成员、槟州供水机构的董事成员,以及2015至2016年的津贴。多少个组长、局长、执行员以及新执行员被委任(依旧种族区分)?列出2008年至2016年的生水收费?

理由:

YB啊,这个官联机构多年前就已经是上市公司了,就算不看新闻,没去公司委员会查,或没机会出席股东大会,只要花一些时间与努力,你上网也能查到的,没有必要在议会上询问。再来部分的提问其实议会也给过了答案,YB你还在状况吗?

最佳提问:法力(浮罗勿洞区)
询问

槟州发展机构卖峇眼珍珠地段后的5亿令吉究竟去了哪?目前这笔钱的花费进展如何了?解释土著房屋基金的花费程序,以及这笔钱的执行程度?

理由:

同样追问官联机构,不同的是,法力懂得追问进展,尝试从程序与执行程度做比较,借此从中问责。这样的提问无疑是比较有深度的。

同样大型计划,提问显差异
最差提问:丹纳(峇眼达南区)
询问

由政府建议兴建,并由ZENITH BUCG执行的3条大道何时落实?

理由:

YB啊,首先可否像其他议员般清楚列出是“州政府”还是“中央政府”,再来3条大道的落实期其实之前就已经多次被列出来了,就算有展延也不时经由媒体汇报了,相关行政议员也给予了回复,这些若勤劳阅报就可以得知。再来,身为公账会主席,你应该可以从州政府内部取得资料,无需在议会上提问。另外,温馨提醒,ZENITH BUCG老早改名了,这点媒体也写了。

最佳提问:叶舒惠(浮罗池滑区)
询问:

为何光大至峇六拜的轻快铁是SRS财团第一个要处理的计划?我们有多确定丹绒武雅至垄尾将会在最近的时间内与第一条轻快铁链接起来?另外,如果整体交通大蓝图因为金钱问题而受阻,那么人民会如何?

理由:

她连续追问3道问题,并尝试从不同角度切入探讨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检视当局与州政府执行之际,也借助提问点出民众若没有这计划会如何。

不知权限VS了解范围
最差提问:雷尔(斯里德利马区)
询问

州政府是否有建议打造一套以打造“槟州种族”(Bangsa Pulau Pinang)为依据的做法的教育体制(类似柔佛王储建议“柔州种族”概念般)?其主要目的是团结不同种族、宗教和语言,因为由中央政府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明显已经失败了。

理由:

YB啊,身为律师,你不会不知道教育体制从来就不在州政府权限内的吧?再来,若是以团结为主的话,为何要以“槟州种族”为依据?如果雪州也这样,那么我们究竟是在分化?还是在团结?身为议会党鞭,我们建议YB你发挥角色,带领一众后座议员监督行政议会吧。

最佳提问:郑雨周(丹绒武雅区)
询问:

请列出州政府大数据系统的政策、执行计划、长短期的策划、相关的法令、分局、训练以及预算。至今州政府的大数据策划来到什么阶段?委员有谁?角色扮演是什么?有哪些工作是已经、正在,以及即将落实(如果有的话)。

理由:

这样的多角度切入提问,无疑对监督州政府开销,以及执行来说是相当可取的。

追钱追对了吗?
最差提问:孙意志(爪夷区)
询问:

中央政府在2014、2015,以及2016年,给了多少钱予工程局,以及水利灌溉局来进行提升?

理由:

YB,你提问的是槟州的工程局和水利灌溉局吧?如果不是的话,每年中央预算案有记录的,如果是槟州的话其实可以向相关部门联系即可。或者我们建议YB你在追问多少钱的同时,也问看这些钱都花在什么工程?开销的落实程度与进展?其成效如何?这样或许更全面,也更有问责精神。

最佳提问:王国慧(武拉必区)询问:

请依据每个槟州行政议员管辖的行政范围,列出他们2013年6月至2016年10为止的出国次数、去了哪些国家、花费多少?同时清楚列出这些拜访后究竟带来什么成效?对槟州带来了什么好处?

理由:

既然是用人民的纳税钱出国,那么我们就有权知道他们花了多少钱?去了哪些地方?值不值得?这些拜访是不是真的与他们的行政工作有关?最重要的是,他们一次次的出国,究竟带来了什么?槟州究竟有什么好处?如果只是出国做朋友、打好关系,却没有实际的成效,那么就可能无法体现州政府提倡的“物有所值”了(Value For Money)了。这样的提问无疑具有问责与监督的精神,相当可取也值得其他议员学习。

一个问得简单一个问得深入
最差提问:沙勒曼(峇东巴西区)
询问:

州政府采取了什么努力来鼓励各区域使用科技提升蔬菜种植?

理由:

YB啊,这点其实每一年的预算案都有提及的,建议你不妨去预算案看看州政府拨款多少。另外,首长预算案演辞也有提及一些建议。

最佳提问:李凯伦(马章武莫区)
询问

列出槟州有多少地还是用来进行稻米、蔬菜及水果耕种(依据县属和地点)?在市区还有哪些地段可以用来耕种?请列出地点和多大?州政府对于落实“花园城市”的努力究竟去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理由:

多角度询问,而且问得相当仔细。另外,在进入粮食危机时代之际,城市耕种已经是一种欧美流行的概念,李凯伦无疑尝试把此概念带入槟州,即有提问,也具备概念植入的做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