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留在阿斯塔纳

阿斯塔纳(Astana)是哈萨克的首都。我今年5月中曾经来过。那时是跟随商贸代表团前来视察商机的。当时认识了传译爱丽诗的妹妹。她的妹妹叫爱娜,今年三十多岁,是一名律师。爱丽诗说妹妹比她漂亮,但还是孑然一身,令爸妈担心。哈萨克女多男少,女生,尤其是高学历的女生,当然不易找对象。这和香港的情况没有两样。

我原意是想找一个本地人,帮忙我发展哈萨克的市场。当我知道阿斯塔纳将举办2017世博会时,这意味着我的机会已经来到。回到香港之后,我马上开始设计适合世博会主题的记念品。我把概念告诉爱娜,并请她和世博会当局联系,征求他们对设计的意见。如此往来商讨多次,7月间大家终于达至结论,于是我安排制作商品样板。样板在9月中完成,我把照片发过去,大家对样板没有意见,只是要我把样板亲自呈上世博当局并作介绍。这就是我在10月间再次踏足阿斯塔纳的缘故。

10月虽然还是秋天,但阿斯塔纳已开始落雪,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抵达阿斯塔纳已是傍晚7时。爱娜在机场接我。当我在犹豫伸出手的时候,她已把脸颊递前来。这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她是个穆斯林。我们在酒店的餐厅用餐,并商讨明天和世博当局会议的策略。谈完正事后,我把礼物拿出来送她,她开心得很,伸过头来吻了我一下。结帐时,她坚持付款。于是我打算在第二天晚上回请她和她的爸妈。她说不如到她的家里作客,吃一顿地道的哈萨克晚餐。我喜出望外,欣然答应。临别时,我要送她回家后再乘原车回酒店,因为我不想在风雪之夜让一个女孩独自回家。但她坚持自己回去,说我经过长途跋涉,需要早点休息。

吃哈萨克地道晚餐

第二天下午,爱娜陪我到世博会总部。当时下着细雪,地很滑,而总部离停车场有一段距离。我搂住她的手臂,她也依着我,两人小心奕奕地走向目的地。我向3个副总裁详细介绍产品的功能和品质。他们对产品没有异议,只是要我把样板留下,以供总裁作最后决定。这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心情放松下来,并期待晚上爱娜的家宴。

爱娜在傍晚7点左右到酒店接我。她和爸妈住在一间800平方尺的楼房,设计和香港的高楼大厦没有两样。但价格只是香港的百分之五六。 抵达家门时,晚餐已准备好。餐桌上摆了不少我不知名称的食物、糕饼、坚果、水果和各式酒类。爱娜妈妈能说一点英语,还到过大马旅游。她抱歉说不知怎样做素菜。爱娜细心地挑了一碟食物给我,用眼神叫我享用。因为饮食口味的不同,我其实食不知其味。但爱娜的温柔体贴,让我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世博会的热潮只是短暂的,世博会结束后一切商业活动都会终止。但此刻我只想把心留下,留在这位哈萨克姑娘的身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